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17节
小说作者:苏梵汐   内容大小:730.61 KB   下载:玲珑计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7-10-22 09:04:19
男子,终于觉得自己应该是记错了。
  “好你个…个如斯美人呐!”文轩一时未收住自己狰狞的表情,说出的话也是生生转了个弯,他认出安玲珑来,当即就涎着一副脸凑上去就要摸美人的小手,姿态猥琐无比,“姑娘…嘿嘿……咱们真是有缘啊。”
  安玲珑一闪身避过文轩,脸上隐有不适,冷声道:“请世子自重。”
  一旁谭悠之见了,上来便想解围。
  “文轩!”她皱皱眉,语气里不乏厌恶,“这是安尚书家的大小姐,不得无礼。”
  “哦哦!原来是安小姐啊!”文轩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,转了脸却又对安玲珑殷勤地笑开,“安小姐,咱们真有缘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作者有话要说:  不好意思~今天有点晚
  小天使们在哪里,快出来冒个泡收个藏呗


☆、忘记带钱

  “……”这是安玲珑。
  “……”这是谭悠之。
  “嘿嘿嘿……”这是文轩。
  “啪!”这是王瑶嘉一巴掌拍开了文轩。
  “文轩你给我少来这一套!除了安姐姐回来不久,咱们谁不知道你就是个泼皮!”王瑶嘉竖了眉毛斥了一声。
  文轩也瞪着眼反驳一句:“泼皮?爷是泼皮?你丫就是个泼妇!”
  “你!”王瑶嘉一噎,却是一时词穷,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  文轩见王瑶嘉说不出话来,方又得意洋洋转了身继续讨好安玲珑,才发现美人早已不见了踪影,看样子是溜之大吉了。
  失落地叹口气,文轩潇洒一甩头上的一把麻花辫,风骚开口:“我看你们就是嫉妒安小姐得了爷的青睐,心里醋着吧。”随即不等两人回骂,屁股一扭一扭也向着远处而去。
  “登徒子!”谭悠之骂了一句,要知道她一直自矜为大家小姐,尽管看不起这文轩,但若让她开口骂人却是鲜之又鲜的,如今她会这么说,想来也是被文轩气得有些糊涂了。
  安玲珑也没去哪儿,只是她见穆简正怀抱了一把剑,倚在一棵树上,眼睛却看着他们这边微微失神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略显懵懂。
  说起穆简这个人啊,她觉得实在古怪。
  努力想要营造出一种自己风流纨绔的模样,却总在不经意间显得自己纯稚如一张白纸,但也并不让人觉得蠢笨,反倒自有一股灵气。
  她不禁走上前去,想要仔细打量这个人。
  你是大哥吗?
  她福一福身子:“见过世子。”
  没有回音。
  安玲珑也没管,径自站直身子。
  她轻声开口:“世子有心事”
  穆简此时才微微回神,他转头打量了一下安玲珑,见她稍微侧着一点头,眼睛直对向他的目光,全然一副懵懂无辜的模样。
  其实他早知这个女子不简单,比如说,她的武功。
  但是不知为何,见她这样纯然无辜却又暗含一点关心的样子,心里面有个地方,突然就软了一下。所以,他一直未曾告诉过皇兄,关于她的秘密。他隐约觉得,他应该是帮着她的。
  他稍微定定神,脸上又挂起他标准式的风流笑容:“安小姐多虑了。”
  “那么,”安玲珑脸上多了一点坚定,“既已说皇室成员不得参加这归尘令之夺,皇上和世子怎的都要来呢?”
  “这是,”他刚张嘴想要辩解,却又想起什么,话到嘴边就突然改了口,“安小姐不必知道缘由。”
  安玲珑心知这其中一定有秘密,却也知道不管是穆阳还是穆简定不会轻易告诉自己,毕竟,知道的越多,死得越早。然而穆简此举却让她有些摸不清,这究竟是一种保护,还是一种防备?
  看到穆简脸上笑容渐渐沉寂下去,安玲珑知道,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,至少这证明着,他所要隐瞒的秘密,远远胜过了一直以来保持的伪装。
  又想想当日穆阳的发作,还有穆简隐瞒自己会武的事实,这两兄弟,看来也不若表面上的亲密无间吧。而他们的背后,定有一个巨大的、可以颠覆整个皇室的秘密,而这个秘密里,一定隐藏着哥哥的线索。
  她看得出来,能让一国之君和亲王之子忌惮若此,这背后所牵扯的力量必定极为强大,而现在表面上的风平浪静,恐怕不过是一个脆弱的平衡,一旦打破,便是天翻地覆。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她想,也许哥哥也深藏在这网的下面,而他若一动,整个繁华盛世的局面,恐怕会支离破碎。
  所以若要明哲保身,最好的办法便是远远逃离皇室,一辈子只安安分分如上一世般做一个闺阁小姐,沉溺在自己的富贵梦里。
  然而她要带走哥哥,要知道前世真相,甚至为当年侯府覆灭报仇,她就必须得接近这个局,以身试险,进入这个局,才有机会做到这一切,毕竟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
  而她的选择呢?
  前一世她便安安分分了一辈子,可最后迎接她的,却是年少而亡。谁知这一世她再安分下去,便能不做一颗棋子,逃离悲惨死亡的命运吗?
  所以她甘愿入局,看看自己是被执棋人一军将死,还是身份对调,自己成为那个执棋人,谈笑间便能一定他人生死!
  这皇室的水再深,她也要往里跳!
  而她的突破口,便是这穆简!
  “的确是臣女失言了,”她露出一个微笑,又款款行了一礼,“臣女告退。”
  不能急,她不能急。
  眼下显然不是她与穆简交涉的大好时机,是以倒不如以进为退,先放松放松对方,在寻到薄弱点之后,一举突破来得好。
  她又回到马车上,闭眼养神,只有保持充足的精力,才能保证她接下来的逃跑大计,才有精力去加固自己的精神堡垒,顺便寻找突破的机会。
  她只有一次机会,绝不能输!
  两日时间如流水般而过。
  距离归城已然是不远了,而眼下他们停留的这一个临城,便是穆国边城之一。
  眼下已是到归城之前的最后一站,做了那么多天的马车,身上也颠得很不舒服,所以众人都决定这一日便停在临城,好好放松一下。
  是以在入住驿馆后,众人都各自散了开,三三两两地去逛了。
  与安玲珑同行的,自然是王瑶嘉。
  安玲珑倒是不太愿意去逛,奈何王瑶嘉却是兴致勃勃,她实在不愿意拂了好友的意,才勉勉强强跟了去,只不过暗自吩咐了含蕾含蕊他们再去偷租一辆马车,随时准备启程。
  “珑姐姐!没想到这临城虽是我国边城,但繁华程度却丝毫不啻于穆京!”
  “临城紧靠归城,自然会分上些许油水,再者,穆京也并非我穆国商贸最发达的城市啊。”最发达的城么,自然是临海的几座城池。
  王瑶嘉了然点头,笑得却有些勉强,她又拉起安玲珑的手,遥遥指向远处一块招牌:“逛了许久,珑姐姐想必也累了,不如我们去那酒楼吃些东西,歇一歇?”
  安玲珑远远看向那招牌,隐隐约约见到有冷氏两个小字,便知定是冷家的酒楼了,如此一来,倒也很是方便她行事,是以她点点头,笑说:“那便依瑶嘉妹妹所言吧。”说罢,便朝着那边行去。
  两人要了一间雅座,吃吃喝喝一阵子,便觉得有七八分饱了,是以两人纷纷放下筷子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。
  “珑姐姐,你可还记得那文轩?”王瑶嘉吃吃而笑,一双美目间顾盼生辉。
  听王瑶嘉提起,安玲珑也被勾起了兴趣,是以答道:“当然,这文轩,怎么了?”
  “他可是我们穆京最有名的公子哥儿了,”王瑶嘉饮下一杯酒,又把杯子掷开,“当然,不是什么好名声。”
  “他当真是鸿庆伯府世子?为何往日宫宴从未见过他?”
  “这不就是他的有名之处了呀,珑姐姐。”
  安玲珑一笑,正准备继续听王瑶嘉讲,眼睛随意往窗外一瞥,却突见一邋遢模样男子正大步迈入酒楼,小厮上前想要说些什么,那男子却从怀中掷出一个金元宝,大着嗓门道:“给爷来一个雅间,最好的那种!”
  此人不是别的,正是“第一公子哥儿”文轩。
  小厮看着那手中的金元宝,本想说些什么,却又止住了话头,满脸堆笑地送着他上楼。
  安玲珑赶紧截住了话头:“瑶嘉妹妹,咱先不提这文轩,以后你再慢慢说与我听。”
  王瑶嘉不知文轩已然上楼,闻言乍然蹙了蹙眉,却没再说什么,只道:“那咱们聊些什么呀?”
  “聊些——”安玲珑笑得促狭,“不如咱们聊聊皇上吧。比如,咱们瑶嘉妹妹对于皇上这般丰神俊朗的人物的看法?”
  王瑶嘉脸色通红,急忙啐了一口道:“珑姐姐你总是这样取笑我。”
  “怎么,难道你不喜欢皇上?是讨厌他?”
  “这…这……”王瑶嘉却是一时口吃,找不出话来回敬安玲珑,一张小脸都快憋紫了,犹自还想着怎么辩解,“那日元宵,我可见着你和皇上他们站了一处,要说谁对皇上有意,珑姐姐你可也不差。”
  安玲珑颇为惊讶:“那日你都看到了?”
  王瑶嘉却是低下头去,不再言语。
  一时间,气氛有些尴尬。
  “好了好了,”还是安玲珑开了口,打破了眼下的静滞,“我们把账结了吧。”
  她朝王瑶嘉挤挤眼睛,笑道:“今儿可是你该请客了,掏钱吧。”
  王瑶嘉也抬起头来,伸手便去摸自己系在腰间的钱袋。“你不说我可都快忘了,”却突地惊呼了一声,“我的钱袋呢?”
  “怎么?”安玲珑也凑了前来,问道。
  王瑶嘉翻找了一番,郁郁垂下头来:“我的钱袋不见了。”
  她想了想,又咬牙切齿道:“我今早出门明明是带了钱的,怎的这逛了一会儿就不见了?定是叫哪个贼子给偷去了!”
  “早知你我就不该不带侍女出来,说好的你请客,我这身上也是分文没有的。如今怎么结账呢?”
  王瑶嘉咬了咬唇,一跺脚,道:“这里离驿馆也不是很远,我要是速度快些,取了银子赶回来也是来得及的。只是要委屈珑姐姐你,要多等一会儿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作者有话要说:  今天就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哦
  小天使们求收藏啊


☆、不如私奔

  安玲珑眼中闪着无奈,却还是道:“那你便快去快回吧。”她苦笑一声:“要是今儿咱俩没钱给扣在了这酒楼里,那脸可丢大了。”
  王瑶嘉唰地站起来,道:“珑姐姐,那我便去了。”说罢,转身便出了门要去取钱。
  安玲珑倚在门口,见王瑶嘉已出了酒楼,抬手便招呼了伙计道:“结账吧。”
  很快便有小厮拿着账单上来,笑道:“这位小姐,一共是十八两银子又三十二文钱。”
  安玲珑直接丢出二十两,吩咐道:“不用找了,待会儿若有一位小姐来说是要结账,你便将这字条和着这绣囊给她,说是我先走了便是。”又将字条和绣囊递到小厮手里,字条上只写着四个字:安好,勿念。
  其实王瑶嘉的钱袋,便在她的手上。
  之前进酒楼之时,她趁其不备,悄悄扯下了王瑶嘉的钱袋,目的便在此时,能够引开王瑶嘉回一趟驿馆,给她一点时间离开,如今王瑶嘉已走,自然该替她付钱,又留下一张保平安的纸条,也避免了误会。如此,很好。
  小厮接了东西收好,便送了安玲珑出去。
  安玲珑出了门,七弯八拐了几条路,到了一家离城门不远的茶肆处,茶肆旁正停了一辆通身藏蓝色的马车,看着甚是低调。马车前还站了一位黑衣的男子,像是在等人的模样,马车里好像还坐了两位女子,不时伸出头来看看,脸上一副焦急的神色。
  安玲珑一见他们,眼前一亮,低着头小步快走走到马车前,弘元正要拦着,一看便马上让开,恭谨道:“小姐。”
  安玲珑“嗯”了一声,几步上了马车,便道:“走吧。”
  弘元点点头,坐在了车厢前,一挥马鞭便要出发。
  “梆”的一声,像是一个人的手掌拍在车厢上。
  安玲珑眉心一跳,便听见外面有男人似笑非笑的声音:“安小姐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安玲珑稳稳心神,一边思忖着自己要以怎样的角度出手才能把他拍晕,一边又沉静地开口:“怎么,文世子要拦吗?”
  “不拦不拦!”文轩一脸灿烂的笑容,一蹬脚上了马车,直接伸了手要去掀门帘,“在下怎会拦着安小姐做事儿呢?”
  “那既然这样,世子又是要做甚?”安玲珑声音渐渐冰寒。
  “爷说,”文轩又凑近了一点,笑得颇为暧昧,“安小姐一人路上该多寂寞,不如……”
  他顿了顿,恶趣味地笑着:“不如咱们私奔吧。”
  ……
  “世子真爱说笑。”安玲珑这下真的动了些怒意,却强忍着没有发作。
  “本世子可没有说笑,”文轩直接倚在马车旁,懒洋洋开口,“毕竟,一路从冷家的酒楼追来,还是颇废了爷一番功夫呢。”
  他是从酒楼追来的?
 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?安玲珑不禁额上逼出了一滴冷汗下来,原想这文世子不过一纨绔公子,平日里也是不修边幅,只当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,可没想到,这人哪,也是不简单!
  以后是断断不能轻视任何人了,她想。再者,既然这文轩头脑不错,不是那等草包人物,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17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17/77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