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16节
小说作者:苏梵汐   内容大小:730.61 KB   下载:玲珑计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7-10-22 09:04:19
三个字啊!
  所以说……他们会跟她一直走一!条!道!
  所以,自己本是有出穆国躲躲穆阳的意思,可这下倒好,不仅没躲过,还亲密接触了一次,说不定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自己可能都得与之同行了。
  不不不,她必须得先离这穆阳远点,必须避上一阵,仔细思索一下接下来一步才是!
  安玲珑眼珠一转,正想推辞离开这里,关心美人的向申良却抢先开了口:“安小姐你瞧,这眼下也不太平,再者你的马车也有些损毁,不若先与我们同行,到了下一个城池,便再去安排车马,如何?”
  不如何!
  安玲珑狠狠瞪一眼向申良,眼睛一瞥却见穆阳注意着这边,马上便换了一副温良娇羞的笑:“这主意是不错,可是皇上的队伍里都是男子,是不是……有些不方便?”
  向申良被瞪得莫名其妙,听见安玲珑这话来不及思考就顺口答下:“我们不全是男子的,只是各位小姐正在另一边的马车上休憩呢。”
  他又指了个方向给安玲珑:“我们是听到这边的动静,才骑了快马过来,喏,马就留在那儿呢。”
  ……是吗?
  安玲珑颇有些痛苦地将僵硬的脖颈一点一点扭过去,果然见远处草绿水清天蓝,一副如画的美景里站的有好些戴着马鞍的马匹,似乎一点都不为着血腥的场面感到震惊或害怕,只优哉游哉地吃着草,在原地打着旋儿,看起来分外驯顺。
  看样子这些马也是练过的。
  安玲珑真想一个白眼儿一翻,什么都不知道了才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作者有话要说:  二更送上~


☆、这不算

  完了完了,至少得同行一段路了。
  不过想想也并不是没有女子,她也就好受了不少。大不了过会就往女人堆里躲,总是行的。
  安玲珑这才强迫自己露出微笑道:“那便多谢向公子美意了,只是皇上……”
  穆阳戏谑道:“朕自然是不会拦的,正巧,我们要夺那归尘令,还缺上一个人,安小姐聪慧过人,不如一起?”
  “这个……臣女愚钝,恐误了陛下大事。”
  “不打紧不打紧,尽力就好,尽力就好。”
  这算是没理由了,行吧,同行就同行!
  安玲珑暗自一咬牙,这穆阳又不是什么凶禽猛兽,虽贵为天子,却仍是肉体凡胎,自己怎么,还怕他不成?
  “那便多谢了。”她微微福身,笑答。
  安玲珑便回了马车,在一众“驾前侍卫”的簇拥下,向着他们原本落脚休息的地方而去。
  这一去啊,才发现,熟人真不是一般的多。
  “珑姐姐,你怎么在这里?”王瑶嘉第一个看见下了马车的安玲珑,忙冲了过来,很是好奇地问道,“本来我们这次出来,便是打算叫上你的,谁知你走得早,陛下圣旨下来时,你已不在安府了。”
  “是吗,那我算是倒霉,连陛下圣旨都是错过了,实在不幸。”安玲珑笑吟吟地开口。
  “不过这不打紧,你看,现在你可是在这儿了,跑也跑不掉,哈哈。”
  “那,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  此时又有几人从马车上下来,前两位位倒都是熟人,谭悠之、谭蔚然姐妹,倒是后面还跟了一个女子,举手之间都是大家风范,一身素白衣裳,看起来颇有风骨。
  王瑶嘉见安玲珑略略疑惑,便低声解释道:“这位是赵太师的次女,赵静婉。”
  安玲珑点点头,笑道:“赵小姐。”
  赵静婉也贞静点头,道:“安小姐。”
  再与谭家姐妹打了招呼后,安玲珑又环视一圈,见在场男子倒是不少,认识的有穆阳、穆简、向公子向申良、方才那罗公子罗毅辰,谭英周,倒还有两位不认识的,一位看起来英武不凡,另一位看起来温润如玉,但都不似等闲之辈。
  王瑶嘉知安玲珑还是有许多人不认识,便又低声一一介绍了给安玲珑,原来那位英武不凡的乃上大将军嫡次子舒平坤,那位温润如玉的乃太子太师嫡长子赵康俊,也是赵静婉的长兄。
  安玲珑一一见了礼,又被王瑶嘉拉着准备说些悄悄话,却见穆阳大步走来,笑道:“安小姐恐怕不知我们这夺归尘令是怎么一回事吧,朕既诚心邀请安小姐,便应是有义务向安小姐解说的,但眼下朕有其他事,恐怕一时脱不开身,就劳烦王小姐替朕讲解一二了。”
  王瑶嘉急得脸通红,连连摆手道:“不劳烦不劳烦,能为陛下解忧是臣女的荣幸!”便拉了安玲珑走向一旁。
  穆阳见此,满意笑笑,几个跃身便消失了踪影。
  王瑶嘉一时看着穆阳远去的背影,眼中露出几分痴色,突又觉得不妥,忙规规矩矩站好,端了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,亭亭玉立。
  安玲珑颇为好笑地在王瑶嘉脸前晃晃手:“喂,回魂啦。”
  王瑶嘉一愣神,随即脸变得通红,一跺脚,小女儿姿态尽显:“珑姐姐,你还这么作弄我!”
  “哪里哪里,咱们皇上如此玉树临风的男子,瑶嘉妹妹动心,也很正常的是不是?”
  王瑶嘉羞恼不已:“珑姐姐你就取笑我!”
  “嗄,我可没取笑你!咱们瑶嘉妹妹才貌双全,看上的男子可也不一般!说不定你努力努力,还真能入了皇上的法眼!”
  “珑姐姐你……”王瑶嘉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,只支吾半天,最后才憋出一句,“我看皇上可是更关心珑姐姐呢。”说及此句,王瑶嘉不禁眼神黯淡了几分,长长睫毛垂下,企图遮住眼底泛起的一丝伤怀。
  安玲珑这边却有苦说不出,与其说穆阳是在关心她,不如说是监视她。毕竟自己可是还在“考察期”的人呐。
  “好了瑶嘉,你可别郁闷,皇上可不见得就不喜欢你了,不然怎能委你解说这如此重任呢?快给我讲讲吧,到底这归尘令是怎么一回事儿?”
  王瑶嘉垂眼,低落了一瞬,又很快笑笑说:“你应是知道这归城的重要□□,尤其是对于中原两国和我穆国而言,毕竟,它处于我们三国的交界处。”
  “归城独立于各个国家之间,又是一个商贸大城,其军事地位也不可小觑,可想而知,各国君王可都对这归城垂涎不已了。”
  “也不知是哪一代开始,归城有了这归尘令,得令之国国人不必交入城费,商队可享受税率的优惠,更惊人的是,还有一次号令归城军队的机会。”
  “因此这归尘令一出,便是天下争夺,此令十年换一次主,按时间来算,今年便又是归尘令出的时间了,只是尚未明说。加之我穆国此前称霸,上一个十年便没有出现,可如今陛下登基不久,才需这归尘令以巩固势力。”
  “每次夺归尘令便是一国派出十人的队伍,且女子之数不得少于四人,相互比试,胜利次数最多的一国便能夺得这归尘令,然而每年比试的题目都是千奇百怪,除了正常的如作诗作画比武等,还有很多……很为难人的题目。”
  “怎么一个为难法?”安玲珑忍不住有些好奇。
  “嗯……此事我也不好细细描述,你到时候就能知道了。”
  “到时候?”
  “对呀,珑姐姐,你不是也要参加吗?”
  “我……参加?没有啊。再说,你们这可不止十个人了。”
  王瑶嘉促狭笑道:“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,再说,珑姐姐你可是皇上钦点的人呢。”
  “我一个女子……”安玲珑有些推脱。
  “女子如何?”却是一旁谭蔚然转了头来,眼里笑意充盈,然安玲珑看见的只有威胁,还有威胁。
  “对呀对呀,再说我们本就缺了一人,皇室是不能够参赛的,若不是蔚然妹妹一口咬定你会来,我们就会再带一人了。”
  原来……是组织上出了叛徒!安玲珑阴森森望向那边,大有磨刀霍霍向蔚然之意,谭蔚然却是一笑,丝毫不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作者有话要说:  这章有点水,过个渡嘿嘿


☆、你个土包子

  “可我性子鲁钝,恐担不起诸位厚望呐。”安玲珑仍是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脱身。
  “不打紧不打紧,大不了你就选那些变态题目,反正这最近几十年可都没几个人对的上来,主要是凑个人头,”一旁罗毅辰也笑嘻嘻地凑了上来,“再说安小姐这美貌,说不定一上场,立即惊艳四方,惹得裁判立即判我们一个胜利也说不定呢。”
  “去,”王瑶嘉啐一口,“少说些浑话。”
  安玲珑只有苦笑应承,只是心里却更坚定了偷溜的决心,让她上?赢了还好,输了,她可怕穆阳上来就扒她一层皮!
  她紧了紧袖中的令牌,心中有了定计,不再与几人纠缠分辨,只以手支着额头叹道:“我……我有些头晕……”说着便欲往地上倒去。
  王瑶嘉骇得一把抓住安玲珑的胳膊:“珑姐姐你这是怎么了?可别吓我!”
  含蕾自是懂自家小姐的意思,赶忙上了前扶住安玲珑,担心道:“我们方才遇了劫匪,多亏了皇上几人相助才逃出生天,小姐恐是受了惊吓,正需要好好歇着呢。”
  “劫匪?!”王瑶嘉惊呼了一声,又拍拍胸口道,“万幸珑姐姐没有事儿,来吧,我把她扶回车上去。”
  安玲珑在几人搀扶下回了自己的马车,不多时便使了含蕾便进来。
  “小姐可有什么事吩咐?”
  安玲珑神色坚定认真:“我或许得避开这归尘令之争。”
  她继续道:“后日便是下一个城池,到时我们收拾些银钱偷偷离开,直接去肖家隐世之地。”
  肖家隐世之地离归城不远,快马加鞭又抄近路的话大约两个时辰即可,到了后日也的确该是岔路的地方。去肖家,一来了却肖夫人夙愿,二来可以试探一下这个家族,看看是否有合作的可能,三来可以就近传递归城消息,若归城有什么变故她可第一时间得知,如此一来,便是一举数得了。
  含蕾低声应道:“是,小姐,我过会儿便去通知含蕊和弘大人他们。”
  待含蕾出了马车之后,安玲珑也疲惫地揉揉眼,小憩了一会儿,毕竟遭遇劫匪,她的神经还很是紧绷了一阵,再加上旅途劳顿,眼下的确有些累了,是以她阖了眼,竟睡沉了过去。
  叫醒她的是一阵吵闹的声音。
  “香蕉你个巴拉的穆阳!爷不干,爷就要这么穿一身!你是不是嫉妒爷长得比你帅,打扮的也比你好看,姑娘们更喜欢爷这样的爷们儿,是不!是不?!”
  好熟悉的语音和语调……不过这人胆子忒大,居然敢当着穆阳的面直呼其名?!
  “文轩!你给朕听好了,现下你这么穿朕可以暂时不管,可若是到了归城你还给我这么一身打扮,朕回去就剥了你一层皮!”穆阳的声音却是难得的狂暴。
  文轩?
  那个鸿庆伯府世子文轩?
  那个疯子文轩?
  安玲珑回忆着那天文轩惊世骇俗的打扮,也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  她又偷偷掀了帘子往外偷看,先看到的是穆阳一身贵公子的打扮很是风流俊逸,只那额头跳动的青筋和略显抓狂的面容有些破坏这美感,不过有一身皮囊在远远看上去倒还是很赏心悦目的。
  而他对面,站了……应该是一位公子吧。
  这位说是公子,倒更不如说是个乞丐。一头长发并不若其他人般以玉冠束起,而是编成了几十条细小的麻花辫,头上带了一条抹额,颜色老气堪给七八十的老太一用,身上穿的……依稀是一件一普通布料裁剪的一件袍子,只是已被撕得零零碎碎,补丁破洞皆有,脚上连靴子都没有,只一双大趾同样漏风的雪白袜子,脸上那是沟壑纵横,一脸的灰,涂抹得还不甚均匀,堪称是一张……旷世奇脸……
  安玲珑不忍猝看地默默放下了帘子,捂住了自己的眸子。
  辣眼睛,实在是辣眼睛。
  怪不得穆阳不许他穿这一身去归城,这……实在有损国家形象啊这。
  还没等她缓冲过来,便又听见文轩跳脚闹腾的声音:“这一身怎么了?这一身有问题吗这一身!这叫潮流,这叫时尚!破洞装!没见过吗?!你个土包子!”
  土包子……
  安玲珑只觉得过不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能听见文轩人头落地的声音。
  可是一次呼吸,两次呼吸,三次呼吸……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  她正准备继续偷看,却听见穆阳压抑着怒气的声音:“文轩,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你是个聪明人。”随即便是他甩袖离去的声音。
  文轩却还犹自高呼着:“你害怕了?你认输了?你服气了?爷就知道你吵不赢爷!”
  却是嗖的一声,一柄匕首射来,斩去文轩鬓边一根麻花辫,稳稳钉在树上。
  这下可好,文轩也不说话了。
  安玲珑实在忍不住,暗想,其实这穆阳还挺宽宏大量嘛,若是寻常君主对于这等货色早就是拉了出去大卸八块,穆阳却只取一缕发丝,算得上仁慈。或许,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?
  腹诽间却听见一阵脚步声。
  “咦,这里怎么多了两辆马车?”文轩见斗不过穆阳,心思一转便又使起了性子朝着这边想要发难,“里面是何人,见到你文轩文大爷竟不出来打个招呼?”
  这厮!
  安玲珑一掀帘子便踏了出来,一双美目里平和下暗藏无奈:“敢问文世子有何指教?”她想起那日宫宴上坐在鸿庆伯身边的那个冰雪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16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16/77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