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8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。”
  看着王磊紧张不安的模样,她又好气又好笑地站起身,“没关系,祝你尽快找到你想要的。”
  周一诺头也不回地往外走。把女性贞操看得太重,其实侧面体现了男权主义至上,这种观点出自一个并无太多阳刚之气的男人,也真是让人无话可说。在周一诺看来,贞洁这种东西,只要女人看得不太轻,男人就应该看得不太重。
  每个人都有自己所追求的东西,我们无法责怪别人的选择是对是错,既然不合适,那就这样吧。
  希望我也能尽快找到我想要的。
  好不容易挤进电梯,想起刚才只喝了一口的玉米排骨汤,真浪费啊,居然忘了把汤喝完。哎,被人鄙视了,还能挂念着汤,是有多贪吃。周一诺笑得很坦然。
  低头看看表,一点多。现在去武昌太早,不如去民众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电影。来到大街上,看着人来人往,周一诺戴上帽子,整了整头发,迈脚走了几步,很快便淹没进了人群中。
作者有话要说:  论相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。。。说实话,蒋博导没经验。

☆、偶然再见

  程梓明在停车场绕了一大圈。幸亏出门早,留给堵车的时间差不多贡献了一半给找车位。原本他打算坐地铁去汉口,却在前一天晚上被陆宇苦口婆心教育了半天,大意不外现在出门相亲,没有车的男人会被鄙视,并且随着车的等级越高,妹子看你的眼光才会越欢喜。
  程梓明笑着摊手,可我确实没有车。
  陆宇叹气,拐子,你长年不在家,的确不需要车。可现在,你不是要去相亲么。人靠衣装马靠鞍,如果让人姑娘陪着你挤地铁,你信不信,还没到站她就能把你拉黑。
  于是,大年初二的晚上,陆公子把自己的SUV停在了外公家,好脾气地坐在老爹宝贝朗逸的后座上,听老娘陈述了半个小时,梁思颖是个多么优秀的好姑娘。
  擦一擦眼角流下的辛酸泪,陆宇默默呕出一口血,我的好拐子,我真的不能帮你更多了。
  新民众乐园程梓明并不常来,只是听人提起这里有很大的IMAX厅,他对电影院没有太高要求,从前读书时,光谷还没建起来,只是偶尔去亚贸。后来工作忙,便也没时间去电影院。最近一次进电影院,大约是在三年前,那时他也是来相亲,也是和一个姑姑介绍的姑娘。
  那个叫做颜冰的姑娘,隐约记得她有些内向,不太爱说话,吃过一顿饭之后,再约她便被婉拒。后来回了部队,这事便没了下文。不知是不是被自己的模样吓着了,但她肯定不满意。三年前的程梓明还曾纳闷过,究竟哪个地方不满意呢?让他在短暂的假期中一连折了六个姑娘。
  姑姑还责怪自己不主动,程梓明简直有苦说不出。过了两天,我还约她出来吃饭,我哪里不主动。是你们女人的世界实在太难懂。
  这次回家休假,他便想到姑姑会来这么一出,这些本应由母亲张罗的事,如今也只有姑姑才会如此关心。他已经做好了准备,无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感觉,都要请人再吃一次饭,至少别给姑姑留下消极怠工的印象。
 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。在一楼走了几步,发现全是卖各种小饰品和化妆品的柜台,程梓明兴趣缺缺,拐到麦当劳坐下,转头看着窗外。
  人流如织的中山大道在他的印象中始终是一抹淡淡的灰色,老租界的旧房子蕴含着历史的沉重,岁月的变迁给这片地段添加了无数现代血液。然而有生就有灭,雨后春笋般的店铺出现,必然伴随着废旧房屋的消失。新闻还称,为了修建6号线,江汉路老天桥也将暂时退出历史舞台。
  冬日里温和的阳光在午后洒向街道,远处的景色在微霾中若隐若现。
  多年的部队生涯让程梓明对时间精确度相当敏感,但他仍旧没脾气地等待着迟到的姑娘。一个习惯精神高度集中的猎人,放松起来就会变得无所事事。观察行人其实是件很有趣的事,每个人脸上不同的表情,背后都暗含着不同的故事。程梓明就这样望着窗外,直至梁思颖在又一个一刻钟之后,终于出现在麦当劳门口。
  只一眼,程梓明便敏锐地发现,梁思颖基本和颜冰风格无二。
  正所谓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姑姑介绍的姑娘也总是惊人的相似,无论外貌条件或是家庭背景,姑姑或多或少会按照自己的标准来判断。
  梁思颖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长大衣,一圈毛领显得脸颊娇小精致,虽然五官不如照片看上去清秀,但确实也能称上一句漂亮。目测身高一米七左右,只是她蹬了一双跟长十多公分的及膝长靴,站在程梓明身侧,两人居然能平视对方。高个而又干练的短发姑娘,凛冽的眼神似是闪着寒光。
  二人简短地做了自我介绍,决定先上楼买票。
  程梓明始终站在扶梯临着悬空的一侧,随着楼层上升拐弯,他的视线一直在场内四处观察,同时,他发现身边站着的梁思颖也在观察自己。
  他回过头,努力向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姑娘挤出一丝笑,却发现这不苟言笑的姑娘,两眼带着一丝审视看向自己。
  程梓明转过头,略微有些尴尬。
  到了影院大厅,程梓明听话地买了两张爸爸去哪儿大电影。问了梁思颖吃不吃爆米花,看她轻轻点了点头,于是他又转回去买了爆米花和奶茶。
  梁思颖站在一边,等着程梓明走过来,接过他手中的爆米花,她眨了一下眼,唇线笔直,“我不喝奶茶的,热量太高。”
  程梓明点点头,“那你想喝什么?我再去买。”
  梁思颖表情无波,“矿泉水就行,有恒大冰泉就买恒大。”
  于是程梓明又折回去。
  经过大厅中间时,他精准的目光定位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。他走到侧面多看了一眼,果然是那个还未开口必先笑的姑娘。她穿了件深色的大衣,头发挽到耳后,露出小巧的耳朵。不时埋头看看手机,又抬头看看电子屏,好像没有找到什么好看的电影,鼻头微皱,轻轻叹了口气,从侧面看上去,倒也生动有趣。
  “周一诺?”由于预告片声音较大,程梓明微微侧过身,稍稍抬高了音量。
  周一诺惊讶地抬头,陆宇家表哥一手一杯奶茶站在旁边,穿着一身黑色呢大衣,神采奕奕,笑得温和。
  “表哥你好,”一瞬间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,周一诺尴尬地朝他点点头,继而笑着说,“真巧啊。”
  “程梓明。”他清晰说出自己的名字,看着这姑娘一脸羞赧,脸上的笑意不由自主地加深了些。
  “看电影?”他继续礼貌地问,嘴角一直噙着笑。
  周一诺点点头,心想,我站在电影院里,不看电影还能干什么?看在你冲我笑得如此美丽的份上,不跟你还嘴。
  “买好票了吗?”看她表情如此纠结,估计是不知道看什么。不知是不是刚才被梁思颖的眼神凉到,程梓明突然特别想再跟她讲几句话。
  “还没,感觉都没什么兴趣。”周一诺瘪着嘴摇头,无奈地笑笑。
  原本程梓明想说那要不一起,又觉得唐突,而且对梁思颖来说,再加一个人无异于砸场子,于是他不再继续。他低头看见手里的纸杯,不知脑子哪条线短路,随意地问了句,“喝奶茶吗?”
  说完这句话,他意识到有些不妥,毕竟对于一个才见过两三面的女孩,这样有些冒失。
  周一诺的确不明白这家伙从何方蹦了出来,更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自己喝不喝奶茶,于是她抬头看了看程梓明的眼,又低眼看了看他的手。
  程梓明抿了抿嘴,从愣神中醒过来的他清了清嗓子,低头说,“买错了,得换矿泉水。”
  他的眼神很坦诚,恍然大悟的周一诺点点头,从善如流地接过一杯奶茶,“可我只有一个人,就帮你消灭一杯吧。”
  救场如救火,这点小忙不算什么。
  程梓明又笑了。不知是不是梁思颖从内到外流露出的距离感,相比之下,这个只见过几面的姑娘,貌似格外地容易亲近。也许是爱笑的姑娘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,原本并不熟悉的两个人,居然像老友一样熟稔地化解对方的尴尬。
  “你女朋友真漂亮。”周一诺眨眨眼,冲着陆宇表哥的身份,人家还一而再的帮忙,嘴巴还真应该甜一点。她回头看了眼盯着二人的梁思颖,啧啧,这身高,这长靴,如此高冷,也就他这种肩宽腿长能hold住哇。
  没有过多解释他和梁思颖的关系,程梓明淡淡地摇了摇头,不知是在否认女朋友这三个字,还是在否认真漂亮这三个字。
  “那你们好好玩吧,我先走了,”把手机收到兜里,周一诺决定到附近的卖场逛一逛,“谢谢你的奶茶,呃,还有,新年快乐。”
  周一诺举起杯子晃一晃,一点都不介意的模样,笑着转身离开。
  “新年快乐。”程梓明微笑着目送她下楼,去买了恒大冰泉,递给原地等候的梁思颖。
  “你同学?”梁思颖开口问道,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情。
  程梓明摇头,“我表弟的大学同学。”
  “倒是挺熟的样子,还以为是你老同学。”梁思颖继续皮笑肉不笑。
  程梓明从口袋里掏出电影票,不理解梁思颖为什么纠结这个,“也算是吧,我们是校友,见过几面。”
  梁思颖不再说话,跟在捧着另一杯奶茶的程梓明身后检票进了影厅。
  即使没看过这个综艺节目,程梓明也知道它很红。虽然不知道正常节目内容就是做游戏分房子,星爸萌娃逗逗乐,但电影里的父慈子孝还是让程梓明生生地看出了些感触。
  父亲程伟国工作一直很忙,每在一个地方呆上几年,就要换到另一个地方。程梓明幼儿园和小学前两年在同一个地方,二年级一结束便办了转学,初一时又换到另一个城市。当时的他已经明白,每一次的搬迁意味着父亲工作的升迁,但对于还是一个孩子的他而言,父亲官位的升迁并没有什么作用,母亲没有因为这些变得更开心,反而父母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,直至母亲突然大病一场……13岁的他便成为了一个失恃的少年。
  印象中,好像还真没跟父亲这样亲密相处过。程梓明面上浮现出一丝苦笑,却在影厅的黑暗中一闪即逝。
  身边的梁思颖倒是一扫刚才的清冷,盯着大屏幕不时失笑出声。在程梓明看来,这并不像一场电影,它更像是一个记录这些明星带着孩子做游戏的纪录片,丝毫没有剧情可言,想起同期上映的天将雄师,也许那个还能好看些,至少有动作戏。他不明白笑点在哪里,于是开始发呆。
  不知为什么,他又想起周一诺,看她刚才的反应,貌似她对这些电影都不感兴趣。大年初三,她居然一个人来电影院,难道是因为无聊吗?
  除开姑姑的一番心意不想违背之外,程梓明差不多也是因为无聊才来相亲的,即使在这无聊之中,他仍旧还有一丝期待。
  关于遇见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的期待。
  电影散场已是三点多,梁思颖恢复了冷漠的表情。下楼时,她轻轻吐出一句,找个地方聊聊吧。
  程梓明没有异议。
  梁思颖走在前面,领着程梓明进了咖啡陪你。
  点单之后,梁思颖微微抿起嘴,看向程梓明,言简意赅直击重点,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  程梓明抬眼,看着这个把双臂平放在沙发扶手上的女人,看得出她沉默而又挑剔。这个不多话的女人,眼神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深沉,据说她已经在一家大型外企做到了中层,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强人。
  “精干。”程梓明下了很中肯的评语。
  梁思颖嘴角微弯,但很快又放下,“我了解过你的背景,各方面条件都不错,只是,”她优雅地端起咖啡杯,轻轻含了一口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转业?”
  程梓明直视着她,唇角勾起一抹无奈,“暂时没有打算。”
  梁思颖点点头,“我不可能离开武汉,也并不想两地分居。”
  程梓明也点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了。
  两人无声地喝完咖啡,程梓明提出送梁思颖回家,被她拒绝了。
  告别之前,梁思颖面无表情地说,你适合找一个能让你随意笑出来的女人,比如刚才那个小姑娘。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笑起来的样子,还不错。
作者有话要说:  好想回民众看场IMAX,塘沽的IMAX屏好小。。。。

☆、原来如此

  程梓明默默叹了口气,又折了一个,回去要怎么跟姑姑交代。她那个泼辣性子,又爱碎碎念,回去后肯定会苦口婆心地训很久。毕竟在她眼里,无论家世或自身条件,梁思颖都是个门当户对的优秀女青年。而在这个优秀女青年的眼里,自己被评价为,笑起来还不错。
  这算是个什么评价,程梓明有些哭笑不得。
  像刘延钊他们进队晚一些的人,并没见过程梓明的青涩时代,初见时程连长便以认真严谨闻名,能让他开怀大笑的事情并不多。升职之后,程营长操心的事更多,常见的开心表情不过就是勾勾唇角。也只有朱碧波或是季晓晨敢一边叼着狗尾巴草,一边搂着他的脖子调戏,明仔,来,给爷笑一个。通常这个时候,程梓明也只是微微笑着,任由他们笑闹。看着队员们笑得开心,他的心情总是舒畅又平静。
  而面对梁思颖这样的姑娘,好像真不太容易笑得出来。女孩子还是应该开开心心的,心里压太多事,人会不快乐,不快乐是会相互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8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8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