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70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的红钞票,不对,得记账,瞬间警醒的程夫人像只大白鹅一样晃到写字台前,拿出本子和笔,有模有样地做起了记录。
  见她如此认真,程梓明乐得捧场,两人继续分工合作,他念名字和金额,她来记。程梓明的老同学来得不多,包的金额倒是不小,周姑娘地主婆附身,看着一张又一张红钞票,笑得眼都没了。正因为先前随过礼,所以对方的金额才会变大,见她如此开心,程梓明哪里忍心拆穿。念着念着,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,王凌成。
  程梓明照常念出名字和金额,就像丝毫没发现这人有什么特殊。
  “咦,怎么还有他,还随了六百?”名字还没写完,周一诺抬了头,仔细将红包背面的字看了一遍,确实是他没错。她吞了口唾沫,继续耐心地写完。抬头看看程梓明,表情不像生气的样子,她有些心虚,望着他尴尬地笑。
  “昨天,他来了吗?”程梓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他没什么想法,就想知道她究竟怎么看待这事。
  这姑娘倒也干脆,直接答了一句,“没看见他啊,何况我压根都没通知他。”
  程梓明没说话,淡定地等着她下决定。
  在周一诺眼里,钞票这玩意向来没什么高低。于是她半安慰老公,半安慰自己地说,“无所谓啦,估计找别的同学带过来的吧,送到手里的钱,不要白不要,”她挤挤眼,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“再说了,差点被他的神经病老婆揍一顿,给点钱慰问一下也是应该的。”
  话还没说完,她抬头看向程梓明。他一脸无奈地摇头,确实没生气。
  瞧她那忽闪忽闪的大眼,程梓明一点脾气都没了,“好啦,别看了,我只是在想,他老婆居然敢推你,要是他昨天来了,岂不是我默默地放了他一条生路?”
  程梓明,你只是说说而已吧,你要真打人,他岂不是连残废的机会都没有?
  

☆、生而为人

  生而为人,总要经历些不同的阶段,为人女,为/人/妻,为人母。月经推迟了五天,警觉的周一诺自知不对劲,买了HCG试纸回来验晨尿,果然,中队长。不敢声张,默默地去医院测了血清HCG和孕酮,确定怀孕,她才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  掰着手指头算日子,果然是办婚礼前就怀上了,程梓明这厮着实是个奇葩,貌似他拥有传说中野兽的血液,身体康复的速度实在令人叹为观止。若是一般人,至少静养三个月才敢开始运动。这家伙,为了千载难逢的假期,竟然真敢不辞疲累的进行男女运动。
  真的有了,这就意味着,去海南度蜜月的时候,受精卵就已经着床了。要知道,那时程少校的兴致和体能比在家时更好,搭配上海天一色的美景,运动强度似是更大了些。
  看来这个孩子相当皮实,天南海北走一遭也茁壮发育到了现在。
  小腹有颗胚胎在发育,这种感觉很奇妙。怀着忐忑的心情给孩儿他爹打电话,想要同他分享快乐,一个没人接,三个五个还是没人接。晚上回家继续打,手机直接被打没电。
  每次想找他都找不到,真是个神仙一般的人。
  抱怨归抱怨,周一诺仍旧不愿声张,再怎么说,孩子的父亲总该第一个知道这件事吧?就为这个,她死死地忍住了,一丝消息也没放出去。
  孕六周,开始对油烟味有反应。周一诺每天捏着鼻孔炒菜,菜品也从以前需要红烧、炖、蒸的大菜,慢慢替代成了速炒速成的小菜。开始觉得肉类油腻,从超市囤了不少牛奶回来,一天一斤,生生喝出饮料般的风采。
  孕八周,吐了一次,去医院做B超,胎心胎芽都有,一切正常。闻到炖肉的味道就干呕,肚子饿了也会干呕。呕着呕着,就是吐不出。
  孕十周,吐了第二次。从厕所扶墙而出,周一诺笑得挺开心,和许多孕妇相比,她的妊娠反应不算太严重。每天晚上一到八点,眼皮就开始打架,早早地躺在床上,不过一会便能睡着。幸亏她平时不爱在客厅活动,没被郑书奇发觉什么异常。
  孕十一周,NT筛查,结果一切正常。融科天域顺利交房,开始联系装修队,对着设计图改意见。毕竟是自己以后的窝,总会有些独特的想法和要求,无奈那个一头黄毛的设计师看上去并不专业,画的CAD还能看,样图实在是不堪入目,周一诺不觉有些头大。
  孕十三周,渴睡状态有所好转,对油腥味的忍耐程度逐渐康复,再也没有吐过。周末开车去新家,看师傅贴瓷砖,周一诺买的环保漆,但还是觉得屋里有味道。不敢久留,回到出租屋,翻翻手机上程梓明没有更新的信息,继续喝牛奶。
  孕十四周,终于与孩子他爹取得了联系,每次他打电话来,周一诺都有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感叹,只可惜电话那边是个糙汉,并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。
  当周一诺说出这个消息时,对面半晌没有声音。程梓明的大脑突然放空,眼还眨着,呼吸瞬间变得粗重,手心也开始冒汗,只觉口干舌燥,灌了大半杯凉水下肚,他才镇定下来,舔舔唇,问了一句,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要当爸爸了?”
  “是啊,还有半年左右吧。”周一诺轻快地回答他。听上去,他好像有些震惊。之前也曾一起畅想过,未来若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模样,可毕竟现在发生的是事实,半年之后会有一个孩子呱呱坠地,拥有他的基因,带着他的血脉,喊他爸爸。
  粗略地算了算时间,程梓明拧紧了眉头,“那预产期不是七八月份?到时候你多辛苦,坐月子也热,正是夏训的时候,万一我不能回去陪你怎么办?”
  原以为他已经被初为人父的喜悦包围,呆呆地憧憬着是男孩还是女孩,像她多些,还是像他更多些。却没料到他的第一反应会是她生产和坐月子会辛苦。仿佛看见一朵花儿安静地绽放在眼前,周一诺想着,就为你能这样考虑问题,永远最优先我的辛苦和付出,我也舍得给你生孩子,不论你在不在身旁。
  “没关系,你好好工作,家里一大家人呢,你就算回来又能怎样,还能替我生孩子吗?”话虽这么说,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,若是没能在孩子降生时见他一面,多少也是人生一大遗憾。
  “反应重吗?吐得厉不厉害?”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考虑,现在都是未知数,到时尽力请假就是。程梓明现在明显更关心妻子的身体状况。
  “都还好,没怎么吐,而且感觉反应已经过去了。”为了最先告诉他,传说中最危险的前三个月,就这样在周一诺的密不可宣中结束了。
  “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不行的话,叫你妈过来照顾你,要是她不方便,你就去爷爷家住,我跟张阿姨说一声,多做些你喜欢吃的菜。问题是,去爷爷家的话,你上班又不方便。要不你别上班了,在家休息一段时间?”程梓明的大掌在头上拨来拨去,挤压变形的短寸,他有些着急,这些事本应他来做,可现在条件不具备,他很担心周姑娘那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,别的时间段也就罢了,怀孕过程中万一有点不好,可是极伤身体。
  听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语无伦次,周一诺开心的笑了。有什么能比被人惦念更开心的呢,不管他走多远,心永远在这里。两人就这个照顾不照顾的话题讨论了半天,周一诺坚持以一个医学生的身份说服程梓明,孕妇需要注意,但不必特别小心,营养也不用刻意大补,多补充蛋白和维生素就行。
  明白周一诺说的有道理,程梓明却仍是放心不下,千叮咛万嘱咐,你可千万不要大意,万事以你的身体为先,不要太勉强,不舒服就一定要休息。
  被他念叨得脑袋快要爆炸,周一诺急中生智,捧着电话哼哼两声,“其实还是有点不舒服的。”
  听到她这样说,哪还听得见其他声音,程梓明捏着手机,心情却比捏着炸弹还紧张,“哪,哪不舒服?”
  “胸长大了好多啊,”这点她真的没说慌,各种激素作用之下,乳/房/长大属于正常现象,“原来的胸罩都不能穿了,胸大好烦恼哦。你看,我现在就捏着呢,软软的,比之前大了好多。”
  程梓明一头黑线,这算哪门子的不舒服?而且,你也不用说得这么详细吧?两个多月没联系,深更半夜的,你告诉我,你现在穿着吊带睡裙躺在床上,摸着胀大的胸,说自己好苦恼?
  我才是真的苦恼好吧?胸中似是有火在烧,程少校无语望天,这姑娘真是个转移话题的高手,她总能找到办法治我,女人太聪明,果然不好。
  脑海中出现程梓明脸红燥热的模样,周一诺哈哈大笑,小样儿,就不信治不了你。
  第一步妥善解决,接下来,周一诺分别联系了娘家和婆家,收到叮嘱和惊喜若干,都被她一一接受。最难捱的日子已经过去,肚子却还没显,这样的日子很惬意。新房装修暂时告一段落,家具进了场,缓些日子再搬。既然这样,过年干嘛呢?总不能让日子过得淡出个鸟来。
  撒娇、讲道理、恳求、恐吓各种招数轮番用上,周一诺终于让程梓明松了口,同意她去部队过年。
  程梓明让步的前提条件是,来可以,多请几天假,必须提前来,压后走,错开人群最高峰,并且必须坐飞机。他叮嘱陆宇,一定将人安全送到机场安检口,四个月是没那么危险,可一样大着肚子,不能掉以轻心。
  部队的年味真浓。不是那种外在的装饰挂件,而是每个人脸上的笑容。留守值班的人各自分配了任务,即便要战备,年饭也一定得好好吃。军嫂们来了不少,约着一起帮忙。周一诺作为营长家属,自然也在其中之列。
  活不重,打扫卫生的活自有小兵们干,嫂子们主要在炊事班帮厨,毕竟年饭才是重头戏,花样比平时多,嫂子们也有各自拿手菜,正好聚在一起露一手。准备场地从后厨搬到食堂前厅,周一诺跟着瑞轩嫂子,手里的活干得不错。
  “哎哎,你怎么又站起来了?站好一会了吧?坐下坐下,不用干得那么快,”张瑞轩嗔怪地瞪着周一诺,“程梓明可是提前给我打过招呼,千万不能让你累着。”
  “就是啊,妹子,有了身子还是注意些,慢点就慢点,要是累着你了,程营长肯定要来怪我们。”另个一五期士官家的嫂子跟着笑道。
  “其实没那么严重啦,嫂子们你们都是过来人,肯定都知道,哪里就有那么娇弱,动一动,孩子才健康呢。”周一诺继续择菜,脸上已有红云。
  “哎呀,那还不是程营长在乎你,”另一个嫂子笑得开心,“我们家老魏才不会这么细心,你啊,这是有福气!”
  一群人有说有笑,从早上干活到中午,午休完后继续,程梓明不放心,下午转到食堂来看了两遍。
  “哎呀,都跟你说了没事,嫂子们和妹妹们都很照顾我,你这样是搞特殊化,不好。”喝着程梓明端来的热牛奶,周一诺浅笑着瞥他两个白眼。
  用帽子拍了两下她的脑袋,程梓明抿起唇瞪她,“晚上回去,给你捏捏肩膀。”
  “哦。”周一诺乖乖点头,送走了管家公。
  吃完年夜饭,程梓明早早地陪着周一诺回了寝室。洗完澡,程梓明又端了热水来给她泡脚。他粗黑的手搓着她白嫩的脚丫,逗得她咯咯笑。
  “还好,还没肿。”程梓明抬头看着她笑,一脸欣慰。
  “一般到了最后才会肿的。”周一诺耐心地解释。多傻气的老公啊,一碰到老婆孩子的问题,平日的英明神武便消散得无影无踪。为了学习怎么当爸爸,他的书柜里还多了几本育儿书。可就因为他这么傻气,周一诺才觉得自己没有嫁错人。他总是那样小心翼翼地把她捧在手心里,让她觉得自己每分每秒都被珍惜着。她为什么如此执着地要来这里过年?因为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第一个团圆年啊。
  耳朵贴着周一诺微微隆起的小腹,程梓明亲了一口,笑得极天真,“乖,喊爸爸。”
  “要跟你说多少遍!他现在不会说话!”揉着程梓明的耳朵,周一诺失笑出声。
  他抬起头,看向躺着的妻子。此刻,他的世界全都在这里,他的妻子和孩子,和他一起,听着新年的钟声敲响。
  周一诺,我爱你。
  敲敲腹中的小精灵,爸爸也爱你。
作者有话要说:  昨天早上六点半见红,去医院检查宝宝一切正常。于是只好在家待产,幸亏我在生娃之前把存稿箱贴满了。。。我真是个勤劳的小嫂子。

☆、新的生活

  这世上总有太多的人算不如天算。
  比如,永远不知道程梓明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出现,又比如,不知他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  周一诺的预产期是7月25日。临近生产,她仍旧挺着大肚子去上班。见她大着肚子踱步,同事们惊呼,你怎么还不回家休假,你怎么还敢开车上班?
  她摸着肚子,笑着答,还早,还没到出来的时候。
  原以为月份大了会特别受罪,却没想她的肚子并不大,直到现在,还能保证在踩到油门和刹车的情况下,不被方向盘抵着肚子。老公不在家,长辈们有点小事就紧张兮兮,还不如就待在出租屋。郑书奇要上班,若是一个人在家,反而总会挂念孩子什么时候出来,心里更焦躁,不如到公司来,手里有活干,心里不多想,时间才过得更快。
  7月18日,程梓明打来电话,表示仍在努力请假中。电话这头,周一诺糯糯地说好,不着急,我们娘俩等着你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70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70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