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66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,朝周一诺指了指床边的椅子。
  在坚硬的地板上躺了一晚,骨头都僵了。没跟他们客气,周一诺径直坐下了。
  “嫂子,明哥那边,怎么样?”张哲担心地看向周一诺,眼里全是真诚。
  “目前看上去还行,估计还得在ICU再呆几天,”周一诺叹了口气,微微低下头,眼里全是落寞,“只是觉得自己好无能,当初要是继续读,学个普外或者胸外也好,也不至于像这样,干看着。”
  “嫂子你千万别这么说。”
  听了她一席话,李东石正想出言劝慰,无奈张哲的嘴皮子动得更快,抢在了他前头。
  看着嫂子这不哭不闹的模样,想起家里那个一样让人心疼的小婉,石头选择了沉默。
  “你得这么想,知识改变命运。你要是读个硕士,再读个博士什么的,估计就碰不上明哥了。”张副营长语重心长的模样,看得李东石十分想冲上去给他两拳头。
  这时候说这些干嘛!有用么?
  隐隐察觉了石头的不满,张哲眯了眯眼,“缘分嘛,向来都是刚刚好。你要相信他,他一定能挺过去,对吧?”
  周一诺重重地点头。
  “我们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。”李东石终于插得上话了,重庆男孩腼腆的脸上也带了温柔的笑。
  “对啊,嫂子,你可不能拿几颗糖就打发我们。上回要不是石头帮你撒了谎,就我们营长那个胆小鬼,怕是还要在地里多埋一会儿呢。”张哲瘪瘪嘴,歪着头朝李东石做鬼脸。
  一天一夜,神经一直高度紧张,直到这会才能轻松地笑出声。周一诺很清楚,这两个男人和她一点交情都没有,纯粹是因为程梓明,因为他们是过命的兄弟,所以他们想尽办法照顾她的一日三餐,照顾她濒临崩溃的心情 ,即使自己浑身是伤地躺在病床上,也要拐弯抹角地逗她笑。
  “好好养伤,伤养好了,嫂子陪你们喝酒。”周一诺的目光扫过躺着的张哲和一旁立着的李东石,面上带着浅笑。
  坐了一会便离开了,毕竟还是放心不下程梓明。和李东石约好一起吃午饭,周一诺关上了病房门转身离开。
  “你这个不仁义的,就把我丢这一天一宿啊?”张哲不耐烦地看着李东石。
  李东石懵懵的,嘴里念念有词。
  “中邪了啊你!赶紧给我回神!有你这么伺候人的吗?老子才是伤员!”张哲吹胡子瞪眼。
  “嫂子刚才说什么?请我们喝酒,还是陪我们喝酒?”石头迷瞪地瞧着床上的病号。
  “啊?你不会真的中邪了吧?有明哥在,他会让他媳妇陪我们喝酒?你是不是傻!”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张副营长险些要砸床。
  “哦,也是。”要是我,才不会让小婉跟这群单身狗喝酒,见都不想让他们见,简直不够烦的。
  重症监护室每天仅允许一名家属探视30分钟,时间安排在下午三点到三点半。吃过午饭,周一诺回酒店小睡了一会儿,出门前特地洗了澡,换了新买的衣服。
  换上隔离服,戴好一切防护措施,周一诺很安静地走到了程梓明的床边。护士说他仍在昏迷,虽然用着呼吸机,但有自主呼吸,血压和心跳一直正常,情况还算乐观。周一诺点点头,轻轻地附上了他的手。
  这只手没有以前温暖,隔着乳胶手套都能感觉到手掌的粗糙。她俯下身子,凑到他耳边轻声说话。
  程梓明,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拉我的手是什么时候吗?我当时吓得连电击棒都抓不住,却那样傻乎乎地拽着你的衣服,连哭都忘了哭,只觉得要拽住点什么可靠的东西,心里才踏实。你呢,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拉着我的手,一直念叨着别怕,没事了,有你呢。你说,当时我是不是吓傻了?但凡我的脑子正常点,肯定会想,怎么可能没事,那是两把刀子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凶器,有你,就算有你又有什么用,你又不是我的谁,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,你还能护着我吗?
  你就那样拉着我的手走了一路,一直送我到家门口,而我,居然呆傻得忘了害羞。现在呢,我就在你旁边,一睁眼就能看到的地方,我拉着你的手,合理合法地拉着你的手。你说,这是不是很神奇?
  时间过得可真快,转眼就一年半了。这一年半里我们见过几面?我们经历了那么多,承受了那么多,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了,你可要努把力,花了大价钱娶回家的媳妇呢,总不能这样白生生便宜了别人。你的好兄弟们,还在外面等着你出去呢,这屋子里仪器虽多,空气流动不足,你不觉得憋屈吗。还不准我进来,每天就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能跟你说说话,你说,就为了跟我多呆一会,你是不是也应该好好努力,赶紧好起来?等转到普通病房去,我就能整天整夜地守着你了,是不是很好?所以啊,你一定要赶紧好起来。
  半个小时,连份监察记录都写不完,又能说得了多少话。探视时间结束,周一诺一步三回头地朝他挥手,也不管他看不看得见。
  到了ICU门口,程伟国看到的便是这一幕。年轻的女人朝自己的儿子挥着手,没有哭没有闹,乖乖地跟在护士身后出来了。
  两只红眼出卖了她的哀伤,周一诺自顾自地往外走。
  “丫头。”程伟国轻声唤她。
  没听见周围的声音,脑中全是程梓明闭着眼插着管的模样,平时多阳光多好动的一个人啊,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躺在床上,衰弱而单薄。她憋了半天眼泪,不敢给里面增加一丝传染源,直到现在,眼泪才开了龙头一般往外流。
  “一诺!”程伟国上前两步,拍了拍从身边经过的姑娘。
  滚珠般的泪从脸上滑落,周一诺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,“爸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  “我刚来。梓明他,他情况怎么样?”看到泪人般的儿媳妇,程伟国的心跳到了嗓子眼,这个儿子再跟他不亲,也是他的儿子,唯一的儿子。
  周一诺赶紧擦泪,摇了摇头,“没事的,没事的,会好的,他现在状态还行,只要能醒过来,就没什么问题。”
  喘着粗气,程伟国茫然无措地点点头。从大哥那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他就崩溃了,推掉所有的工作,紧赶慢赶,就怕儿子有个什么万一,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。一路上,他甚至考虑到了最坏的可能,如果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办?虽说当兵就应该有这样的自觉,何况他还在那样的单位,但作为一个父亲,谁又忍心看儿子走在自己前面?还好,还好,儿媳妇已经早他一步到了这里,她是学医的,应该懂这些手术啊,急救什么的,既然她说没事,那就应该没事。
  程伟国也湿了眼眶,看上去面色苍白憔悴。但他仍在安慰周一诺,告诉她,放宽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  吃过晚饭,周一诺要去医院,程伟国不放心,也要跟过来。发现她的背包里只有一片瑜伽垫子和一张薄毯,程伟国又开始忧心,这丫头,夜里就这么过的?怎么受得了?
  他找到值班的护士,申请要床位,可就算是移动床,也没有摆在大厅的道理。周一诺拍着公公的小臂,直说没关系,守在这,离得近,至少心安。他的战友在楼下的病房,还有一个跟着的战友陪护,很安全。
  通宵有护士值班,安全倒是安全,可人这样熬着,熬不住啊。儿媳妇有这份心,程伟国很感动,劝了半天劝不动,只能随她去。他也不愿意走,到大厅侧面找了座椅坐下,一起守着。
作者有话要说:  写最后这一段剧情的时候经常会想起这个短片。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557100/
BGM是Two steps from hell的Victory。
每次有危险都是这样一群人在往前冲。
虽然文章写的比较没波澜,也没太多人关注,这种又老又冷的题材。。。
但是隔几天看到有网友给我留言,心里还是挺高兴的。
军人不容易,军嫂更不容易,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,就是希望共和国的战士都能收获自己想要的爱情。
虽然这在现实生活中,实在是很难实现。
也希望那些已经成为军嫂的,或者即将成为军嫂的,或是想要成为军嫂的妹子们,都能勇敢的坚持下去。

☆、转危为安

  手术入院后的第三天,程梓明睁开了眼。入目是满眼的白色,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床单,还有白色的人,在屋里来来往往。
  主管医生告诉周一诺,再观察两天,呼吸机撤下来,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。
  没到探视时间,站在落地窗前,周一诺一直盯着那张床,她看不见程梓明的脸,却希望他能察觉到自己的目光。医生说他已经醒过来了,那就意味着他一定能很快好起来,他是她最爱的男人,她的丈夫,外可保家卫国,内可相妻教子的丈夫。
  而她呢,无时不刻不在等待这个男人,等着他回电话,等着他休假,仿佛人生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等待,如果只是单纯的等待也罢,却没有哪一次及得上这次悲凉。周一诺几乎求遍了所有宗教的漫天神佛,最终却只能苦笑着摇头,一个从来没有信仰的人,要去哪里寻求慰藉和宽恕?短短的几天,像是比一个多月还要漫长,坚硬如斯的地板上堆积了多少思念,单薄的瑜伽垫上流淌过多少无声的泪水。记不清多少次从梦中受惊醒来,必须确定仪器上泛着荧光的数值确实平稳,才敢继续安睡。无数次安慰自己,一切都会好起来,程梓明一定会挺过去。而脑海中响起的声音是那样没有底气,医学上永远没有绝对,却有很多万一,任何一个万一发生在她身上,都是万分之一万,她无法想象,如果一万真的发生,会是什么样子。
  最终,当所有事物都向着她所期待的那样成功转变时,所有的担忧与忐忑都已经不再重要了。
  程梓明从ICU被推出来的那一刻,周一诺从护士的身后攀到推床边,她甚至不敢去碰触他身体的任何一部分,害怕这样便会又将他伤得很重,他还得住回重症监护室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人承受痛苦。她紧张地抿起唇,扶着推车的把手,担忧地看着他。
  程梓明的脸色依旧不算太好,面上却带了淡淡地笑,无声地朝他的妻子吐出三个字,辛苦了。
  读懂了他的唇语,周一诺一直摇头,耳旁的碎发扫荡着早已没有一丝红润的脸颊,抓住扶杆的手臂像是又瘦了些。直到程梓明被推进了张哲的病房,她还一个人站在门边,额头抵着墙,再次捂住了嘴。听不见哭声传来,却能看见她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  “老头。”程梓明仍旧打着点滴,轻轻唤出的这一声,让一旁的程伟国老泪纵横。
  老程擦了擦眼,笑着点头,此刻他不是领导,不是政要,只是一个单纯的父亲,一个在受伤的儿子身边守了几天,面容憔悴的父亲,“我在,冇得事的哈,慢慢养倒。”
  程梓明点点头,侧过头看了眼张哲。小伙子又愧疚又激动地盯着他,迎上他的目光,亲昵地喊了声明哥。
  石头站在一边,眼里同样闪着兴奋的光,程梓明看他一眼,朝门外点了点下巴。
  石头会意,轻手轻脚地出了门。
  嫂子蹲在墙边,蓬乱的头发遮挡了面容,还在擦泪。
  “嫂子,”李东石也蹲下身来,他将语气放得更轻,小心翼翼地说,“明哥在等你。”
  “哦,好。”周一诺单手撑住墙,慢慢地站起来,“我先去洗把脸。”
  李东石具有狙击手的大部分特质,心思简单,言语寡淡,心性坚韧,波澜不惊。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心里没装事的人。事实上,自从和温婉在一起以来,对女朋友这个生物,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认知,关于如何爱,如何付出,以及如何被依赖。他不像张哲,喜欢把什么事情都挂在嘴边,谈恋爱谈得惊天动地,失恋也失得人神共泣。相比较那样的轰轰烈烈,他更喜欢细水长流。
  他甚至无比庆幸,庆幸他遇上的是温婉,如果他的女朋友是苏米那样的性子,他无法保证在一次又一次争吵中,稀薄的感情能维持多久。
  与周一诺见过几面,印象算不上多深刻。但在李东石看来,她无疑和温婉是一类人,偶尔也会撒撒娇,嗔怪两句男友不够体贴。但在绝大多数时间里,她们都忙着自己的学业和事业,基本以自己的生活为重心,不奢求,不指望,在明明应该享受二人欢愉的时光里,过着一个人单薄无依的日子。
  到医院这么多天了,这是李东石第一次看见周一诺流泪,蹲在墙边,不停地用手背擦着脸,强忍着哭腔,只余喘气声。
  都说战士们是最可爱的人,可在他们眼中,这些在身后默默付出的军嫂们,远比他们可爱得多。
  周一诺进门时,大家都在病房里。李东石和张哲礼貌地跟她打招呼,她尴尬地笑笑,朝着程梓明的病床走去。
  程伟国让出座椅,站在了一边。
  程梓明朝她缓缓抬起右手,周一诺连忙伸出双手,将他的手掌包在手心。
  “还躲着我哭啊?”程梓明笑着开口,眼里只有他赤目的妻子。
  “才没有咧。”闻言,周一诺抵赖,眼睛却不敢抬头看大家,脸上的红云却更深了。
  刚才的举动太明显,他们肯定都知道了,他们肯定都要笑我。周姑娘心里暗暗地呐喊着。
  “一诺,对不起。”深深地看着她的眼,程梓明的脸上仍旧带了淡淡的笑,再次郑重地道歉。
  “哦,”从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66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66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