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63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起嘴,周一诺继续凶道,“那你倒是讲一讲,你都做什么好事了,需要一次性花这么多钱?”
  “哎,包裹还没到吗?算着日子差不多了啊。”这下轮到程梓明纳闷了。
  “我勒个去,程梓明你个败家玩意儿!窝在山沟沟里都能花出去这么多钱,我对你的敬仰实在五体投地!哼!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!”
  仿佛见到周一诺叉着腰走来走去的毛躁模样,程梓明笑得更开心了。笑完之后,程少校仍旧没肯透露到底怎么回事,再叮嘱了一遍老婆大人记得转账。
  不管他买了什么,这种不商量一下随便乱花钱的行为都是不对的!周一诺咬牙切齿,下次见到他,一定要把他狠狠地打一顿,让他记住,钱从来都不是这么花的!
  第二天,周一诺在公司收到一个奇怪的包裹,英文投递的。难道这就是那家伙的犯罪证据?
  打开一看,有围巾、裙子,再仔细一看,周一诺哭了,是真的哭了。
  居然还有一枚大钻戒,看了看盒子里付着的卡片,一克拉,一万多刀。
  程梓明你这个白痴!!!婚都结了,还买这玩意儿干嘛?!
  晚上打电话,戴着闪耀无比大钻戒的周一诺在心里将程梓明骂了个狗血喷头。大意不外乎婚都结了还浪费钱,这么贵,再凑巴凑巴都能买辆车了。什么钻石保值,都是骗人的,屁用没有,除了显摆一下,心里爽,没有别的作用。钱要花在刀刃上,你拼死拼活一身伤疤换的血汗钱,不要拿来买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。就算要买,花一个月工资买个差不多的意思意思得了,买个这么贵的,你不肉疼,我肉疼啊。
  本想给老婆一个惊喜,没想她话里话外全是舍不得,程梓明哦了一声,郁闷得半响没说话。
  “哎呀你别难过,我不过是气你花钱不跟我商量,其实你买东西给我,我还是挺开心的,何况还眼都不眨地花这么多钱,证明你真的很爱我啊。”怕影响他的情绪,周一诺马上开始撒娇。大钻戒在台灯的照射下发出炫目的光,更显得中指上的弹壳戒指黯淡无光。
  “说实话,心里爽吗?”程梓明厌厌地低声问道。
  “爽!”周一诺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  “这还差不多,费了我老大劲,让梓光在美国买的,这玩意邮寄蛮费事。”程梓明轻哼一声,算是接受了老婆迟到的安抚。
  对戒还安静地躺在抽屉里,周一诺特地把自己的那枚拿出来试了试,正好和钻戒一样,都能戴在无名指上。为了平衡重量,弹壳戒指被换到了右手,周一诺喜滋滋地拍了照发给老公。
  程梓明很意外,“弹壳那个你还一直戴着呐?”
  “对啊,老公亲手做的,当然要一直戴。等下次见你,把你的对戒给你,就算不能戴,也记得收好。”
  嗯,老婆买的,肯定会收好。程梓明如是说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这世上的道理其实很简单,除了最亲近的人,其实没人受得了你过得比他好。你过得不好,他便站在高处怜悯你,你要是比他强那么一星半点,他肯定会酸溜溜地妒忌你,或是中伤你。
  自从周一诺开始戴着大钻戒上班,流言蜚语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一个平凡无比的三十岁女人,突然开着三十万的车,戴着一克拉的钻戒,人们还能说什么?
  临床医学部的周一诺,你认识吧?最近傍了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噗,那老头老得,眼睛眯成一条缝,个子又矮,头发都没了。
  不是吧,看不出来啊,原来她口味那么重?
  她之前不是有个男朋友,还来过我们公司的?怎么突然就傍上大款了?
  哎呀,现在的女人,为了钱,什么做不出来?
  这些是是非非传到临床医学部的同事耳里时,周一诺也并不落后地听到了这些消息。
  知道内情的人自是不忿得很,人家结着一年只能见一两面的军婚,经济上享受点补贴怎么了,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老公,当人老婆,花老公的钱天经地义。
  周一诺倒很坦然,她对打抱不平的李娜和郑书奇说,你们若是再听到有人这么讨论,可以再补充一句,告诉她们我还买了一套房子,120平米,全款,男人出的钱,我一个人的名字。
  有本事到我面前来骂啊,我拿结婚证抽死她们这些长舌妇,不好好上班,整天说些家长里短,还整天自诩是高科技企业的从业人员,不要脸。
  不知是不是因为李娜和郑书奇真把她结婚的事实放了出去,流言的风向发生了奇怪的变化。
  临床医学部的周一诺,你认识吧?找了个当兵的,几年见不上一面,觉得自己为男方守着,特别了不起,找男方家讹了房子车子,日子过得可潇洒了!
  哎哟,找个了当兵的,那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?男人常年不在家,她要这么多钱干什么?不会去养小白脸吧?
  啧啧,现在的女人啊,军功章有你的一半,绿帽子也有你的一半!
  倒是低估了她们的无耻程度,周一诺摇了摇头,黑的能说成白的,白的能说成黑的,这么能编,怎么不去当编剧啊。
  将这些流言蜚语做了微调,周一诺在电话里愤愤不平地告诉了事件的男主角。
  程梓明笑得开心,“你让她们说去呗,你又不会掉块肉。她们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□□裸的羡慕嫉妒恨。”
  “就是!哎,女人多的地方就是是非多,还是你们那好,都是大老爷们,没有长舌妇。”
  程梓明笑得更开心了,“那是你以为,男人一旦八卦起来,很厉害的。都在这个封闭的圈子里,有一丁点风吹草动,马上全单位都能知道,比起你们公司,哼哼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  无语地抬头看天,周一诺吸了吸鼻子,脑补了一下穿着军装凹造型的一群男人,居然围在一起讨论家长里短。想想便一阵恶寒,她摇了摇头,把一切想象的画面从脑海中挥去。
  即便公司存在着谣言,它也只是谣言而已。过上一段时间,便会有新的谣言出现,旧谣言和旧新闻一样,过不了多久,就会被人们遗忘。
  目前周一诺最大的任务,是努力当好一个善于排遣寂寞的当代好军嫂,装修之事并不是那么迫在眉睫,周末空闲时间里,她要么回汉口,要么去看爷爷。
  原本并没养成要去看爷爷的习惯。只是某个周末的晚上,老爷子突然打电话来,问她上回做的那个茄子具体是怎么个做法,突然有点想吃了,可张阿姨试了两次,味道总是不对。
  哪里听不出爷爷话里的婉转。周六一大早,周一诺特地去菜市场买了几样拿手菜的食材,开车去了爷爷家。
  刚一进门,老爷子就不好意思地笑,“人上了年纪,胃口不好,偶尔吃到一道钟意的新菜,便有些念念不忘,真是丢人。”
  周一诺笑得开怀,“这有什么,我过来给您做就是了。人活这一世,还有什么好追求的吗?不就为了一个吃?我就是因为好吃,所以才研究做饭,总要先把自己的胃给满足了啊。”
  乖孙媳妇自己爱笑,还喜欢逗得大伙一起笑,比孙子们有趣多了。这也是程万平忍不住拉下老脸给她打电话的原因。最重要的是,只要她来了,便会一直陪着老爷子,下棋、喝茶、聊天,听老人讲讲过去的故事,讲讲人生经历,或是聊聊程梓明兄弟几个小时候造出的那些光辉事迹,十足一个耐心的小听众。一点都不像那几个毛猴子,要么屁股上长了疮,一刻都不得安生,要么就只知道抓着手机,神游云天外。所以说啊,男孩子要那么多,有什么好,还不如有个小姑娘,贴心!
  吃过晚饭,周一诺常陪着爷爷在院子里走圈,相熟的人看见他身边的年轻姑娘,总会好奇地问一句,哎呀老程,这是谁啊。
  程万平总会特别自豪地回,我小孙媳妇!
  后来,周一诺渐渐把这件事当成了习惯,一个月至少去一到两次,不用爷爷打电话来,而是提前一晚打了电话去,偶尔还要撒撒娇,爷爷,明天我可不可以去你那里蹭饭吃?
  自此,周一诺在程家的地位比陆宇高了不止一星半点。但凡陆宇也去,时常被坐在爷爷左手边的小糯米挤到饭桌对面。看着她和爷爷那么要好,陆宇真是好气又好笑。
  “嫂子呃,你这队,站得不是一般的好。在这家里,只要有爷爷护着你,我拐子都拿你没办法。”靠在小院里晒太阳,陆宇嗤笑着看她。
  被阳光照得舒服地眯起眼,周一诺莞尔一笑,“谁叫你们那么忙,出国的出国,当兵的当兵,当老板的当老板,爷爷要什么,不就有人陪他聊聊天吗?以前我爷爷还在的时候,我也经常这么跟他聊天。”
  “再说了,爷爷是程梓明最亲近的人,他那么忙,我帮他在爷爷跟前敬敬孝,难道不应该吗?”
  白他一眼,周一诺呲了牙,“你们这种唯利是图的资本家,总喜欢把人想得那么龌龊。哼。”
  

☆、谜之梦魇

  自从与程梓明在一起之后,周一诺不自觉间养成了一些之前没有的习惯。
  比如看电视看到中央7台,若正是军事节目,会把遥控器停下来看几眼。即便看不太懂,也想混个眼熟。
  比如偶尔有人看新闻时,听到某地正在联合军演,她便会凑过来看看,即便弄不清楚具体有哪些部队,总会放大了脑洞猜想,会不会有她的男人。
  比如加入军嫂的论坛和贴吧,与广大和自己拥有相同身份的女人相互鼓励。
  军队是个大熔炉,能把许多不同的人尽可能的去特异化。虽然广大军嫂来自五湖四海,有着不同风俗习惯,不同教育程度,但大家谈论的话题中心亘古不变,必定是自家那个归属于国家的男人。当然,偶尔也会有几个男士出来冒个泡,说自己是男军嫂,老婆才是那个在部队服役的。作为另一半都是把青春奉献给了国家的人,军嫂们对这样的男同志也集体致以了崇高的敬意。
  经常见年轻的妹妹或者准军嫂新人提问,如果我不能去探亲,平时给他买些什么寄去最好?
  问题下面自然跟着一些最质朴的建议。洗面奶、刮胡刀、电动牙刷,润嗓或外伤常用的小药品,高蛋白高热量的零食。
  也有些泼辣的嫂子,直接大大咧咧,毫不遮掩,没事啊,把你自己送去最好了,他一定会喜欢的。
  还有些不太习惯孤单的姑娘,会巴巴地问,他总是不跟我联系,是不是不在乎我了?
  这时就会有一大堆嫂子站出来细细安慰,没准他只是很忙呢?或者是手机被收上去了呢?别多想,你要相信,一旦他有机会联系你,肯定会想要第一时间听到你的声音,看到你的面容。
  网络本就是个大晒场,千奇百怪无所不有。总的说来,嫂子们真是抱得一手好怨。怨起来时,怨天怨地怨男人,仿佛每个不同身份的军嫂身后,都有一个让人怨得要死要活的坏男人。可嫂子们同样也晒得一手好幸福,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家老公心疼起人来,简直要把人宠上天。
  是谁说的,无论那个姑娘贫穷或富有,美丽或平凡,在他人生中困难的日子里,风雨无阻地等了这么多年,不管是谁,也得把她放到心尖尖上,百般疼爱都嫌不够。
  程梓明的单位本就比一般单位忙碌,拖拖拉拉婚假也没个说法。按照周一诺的想法,如果时间不宽裕,婚纱照就算了,那玩意儿照来照去,男人不过就是个道具,除了当女主角的背景墙之外,没有一点意义,她完全可以自己去照写真。至于程梓明那边,还不如让宣传干事给他拍一套大片,常服、迷彩,最好是全副装备一样来一点,让见不着活人的她,也好在家对着军装硬照舔舔屏。
  程梓明却不同意,哪个姑娘家结婚不想风风光光的,听父亲的意思,一诺同意了不大操大办,已经算是受了委屈,那婚纱照总得满足她吧?一辈子就一次的事情。她嘴上说不用照,心里必定还是有些小希冀的。再说了,他还想见她穿婚纱的样子,那样一个言笑晏晏的姑娘,为他绾起长发,穿起白纱,挽着他的臂,冲他恬静地笑,单纯只是想一想,就已经酥到骨头里了,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机会!
  这件事本身也没多难,不就是花上一天时间当背景吗?只要媳妇站在身前,别说当背景了,但凡老婆大人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,哪怕只有针眼那么一丁点,他也觉得很开心。
  对这样的甜言蜜语嗤之以鼻,周一诺直哼哼,“说得容易,你有假吗?有假吗?有假吗?”
  假期都定不下来的人,我跟谁去预定婚纱照啊?懂不懂行情?现在婚纱照和酒店一样,需要提前预约的好吗。越是好的影楼,提前的时间就越多。既然你那么忙,还是算了,或者等你哪天休假了,我们自己去照点合影,算作留念就行。
  那怎么能一样呢,那又不是结婚。程梓明的犟脾气上来了,自是毫不妥协。在他的认知里,一诺已经在这场感情中做出了太多宽容和让步,她的大度,从最初的让他惊喜,直到如今的让他愧疚。结婚是一生一次的大事,不说多么奢华,至少别的女人有的,她也不能缺。不然的话,他这个老公也当得太窝囊了。
  还好陆宇及时出现,加入到了三方会晤,用他本身的行业优势,结束了这一场无休无止的斗嘴。
  婚纱照好说,陆大少有相熟的摄影师,衣服嘛,人家工作室里有。大不了提前打个招呼,到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63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63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