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61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  “那我们去领证吧。”摸着他的锁骨,周一诺轻笑出声。
  程梓明瞬时呆住,他认真地看着这个笑容满面的姑娘,她的眼神里没有戏谑,反而格外坦诚。发现程梓明愣神,周一诺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收紧。
  吻了吻她的手背,程梓明轻快地说了一声,好。
  变魔术一般,笑容又堆满了她整个脸颊。
  若是别的事,周一诺肯定会斜他一眼,鄙视他没有节操,刚才还像贞洁烈女一般不要不要嘛,转眼就变成了不要停不要停。可现在他们在谈论结婚的事,尤其还是在这样大反转的情况下,她拉住程梓明的胳膊,像条开心的泥鳅,以残废之躯在床上快乐地摇摆,“真的吗,真的吗?你说话算话?”
  经此一役,程梓明的信任度算是跌破了冰点,导致她一再怀疑他说出的话,总觉得他在骗人。
  抓住她作乱的小手,程梓明面色通红地点点头,再次确认了这个消息。
  “你明天能请假吗,你们驻地所在的派出所远不远,明天早上我们早点去吧?”兴奋的姑娘眼睛忽眨,想想这个,想想那个,“张哲告诉我了,政审已经通过了。”
  “那我等会请个假,”程梓明亲了亲她的手,有些抱歉,“但是我后天还要外训,可能得一个多月。”
  “我知道,小宇子告诉我了,你去呗。”周一诺不以为然,仿佛只要办了明天的事,你爱上哪儿玩上哪儿玩去,我才懒得管你。
  她肯定在来之前推演了各种方案,不然不会带了户口本坐火车。即使这样,这也确实是她最想要的结果。看她如此快乐,如果能让她继续这样快乐下去,容忍她的那些小心计,又有何不可呢。
  周一诺还沉浸在征服程梓明思想包袱大山的喜悦中,丝毫没有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的窘迫。夏衫本就单薄,程梓明更是一套体能服直接冲了过来,温软的女人在怀里乱动,身体的某个部位早就无比膨胀。他始终保持着仰睡的姿势,奈何周一诺为了靠他更近些说话,又往上爬了爬,动作间伤腿直接蹭到了某处。
  “咦~~~”周一诺拉长了音调,揶揄地看着他。
  耳朵红得要滴出血来,程梓明还在故作镇定,拍了拍她的大腿,用手将其固定在上腹部,叮嘱她别乱动。
  周一诺再次吻上他的唇,程梓明热情地回吻,喘息声逐渐加重,周一诺右膝使了力,竟然打算直接翻身坐起。
  “叫你别乱动!”程梓明急了,把周一诺搂在怀里,一个侧身,把她放回床上平躺,自己也同样躺下来,深呼吸。
  周一诺翘起嘴,气鼓鼓地瞪着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,三个多月没见,他的身体倒是比思想诚实,想要就是想要,没有任何不得已。
  “你的伤还没好,别乱动,你再这样,我不碰你了。”侧过头看着生气的姑娘,程梓明加重了语气。
  “不难受吗?”周一诺小心地望着他。
  程梓明叹了口气,怎么可能不难受,心爱的女人就躺在身边,下次见面还不知何时何地。曾经的巅峰快感存留在记忆中,各种激素在血液中奔流,但现在的他实在没有心情,平复着呼吸,他认真地说,“你要是伤了,我会更难受。”
  “哦,”周一诺不敢乱动,只是靠近了些许,拉起程梓明的手,“啊,我忘了告诉石头我今天不回去,他说中午来送我的。”
  想起那个家伙,程梓明嗤笑一声,“他不会来了。”
  虽然程梓明这么说,周一诺还是觉得过意不去,明摆着程少校小心眼,认为石头自作主张编造事实欺骗他的感情。可如果没有石头这临门一脚,程梓明又怎么有机会直面自己的内心呢?
  作为一个知恩图报的人,周一诺执意给石头拨了电话,她言语轻快地说,“中午不用送啦,谢谢石头兄弟。”
  李东石一听,好,有戏,看来这谎没白撒,多多少少也算出了点力。
  拿过她的手机,程梓明语气阴沉地加了句,“帮我跟波哥请个假,有很重要的事要办,明天下午,咳咳,送完你嫂子再归队。顺带把我办公室抽屉里装着函调材料的档案袋和证件一起送过来,对了,在衣柜里挑一身便装,跑步过来!立刻!”
  “以权谋私啊你!怎么能这样欺负人!”跑步过来怎么也得二十分钟吧,虽然对你们来说,这也许不算什么,可体能训练怎么能这么用呢?没有比这更缺德的了。
  挂了电话,程梓明抱住周一诺,理由说得极清楚,“外面太热,不想你跟着一起折腾。”
  周一诺鄙视地将他瞧着,“你好意思劳动一个伤员,要去自己去,我还想在这吹空调呢,你懂不懂什么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?!”
  额头抵上她的,程梓明坏笑着,“那你就不怕我走了就不回来了?”
  闻言,周一诺抓住了他的衣领,龇牙咧嘴,目露凶光,“你敢,我打断你的腿!”
  石头不光送来了程梓明需要的衣物和材料,甚至还贴心地送来了午饭。他绷着脸,朝程梓明敬了个军礼,对周一诺喊了一声,嫂子威武。
  拿档案袋拍在他屁股上,车钥匙抛给他,程梓明笑着送他出门。
  石头难得开心得像个少年,临出门前,他把着门,又朝周一诺喊了一嗓子,嫂子,我们要吃糖。
  整个下午和晚上,两个人都腻歪在一起聊天。
  再三询问不回去过夜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不良影响,程梓明严肃认真地说,我老婆全身多处骨折,我走不开。
  一边去,谁是你老婆。周一诺抿着嘴笑。
  程梓明的手指点在她的眉心,笑而不语。
  这一夜睡得特别安稳,周一诺早早地醒来,却发现程梓明睁了眼在看她。
  “吓死人了,一声不吭的。”她一边揉着眼,一边砸了他一拳。
  “起来吧,我们打车去。”程梓明抚着她的发,看她点头,抱她去卫生间洗澡。
  军婚的手续看上去也不是很繁杂,并没比排在他们前面的一对新人花费更多时间。拿到盖了钢印的红本本,周一诺无比激动地拉着程梓明合照,两人把各自的证件拿在胸前,头抵着头笑得甜美。
  收到周一诺发来的照片,陆宇直接爆了,他在办公室上蹿下跳,激动万分,一边挥舞着手臂,一边嚎叫,就知道,就知道你永远这么雷厉风行,这一仗干得漂亮!实在是太漂亮了!
  

☆、大功告成

  直到出了民政局,程梓明仍旧有些忐忑,他晃了晃两人相携的手,担忧地问,“你确定你妈已经同意了?我们这样,她会不会生气?”
  “嗯?不会的,难道她会因为我找了个喜欢的人结婚,就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吗?绒毛膜胎盘缔造的紧密联系呢,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。”拍着胸脯,周一诺笑得正义凛然。
  怎么听上去感觉好像有些不对?程梓明皱起眉,正打算教育这个不顾大局的女人,这个从法律意义上说,刚刚成为他妻子的女人。
  “那如果她现在蹦出来说她不同意,你要跟我离婚吗?”停下脚,周一诺仰着头,紧张地盯住他的眼。
  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掌紧了紧,看他坚定的摇头,周一诺终于笑声出来。这还差不多,好不容易被我抢回来的人,可不能再被人说上两句就跑了。
  程梓明却想着,如果真的只能选择伤害一个人的话,那个人一定不能是周一诺。这辈子不求大富大贵,只愿她身体健康,永远快乐。如果实在不行,无法做到两全其美,那就只能委屈丈母娘,再怎么说,只要一诺过得幸福,她一定不会有意见的。
  而一诺,无论如何,以后不能再让她哭成那样了。
  时间还有富余,两人沿着街边慢慢逛,享受着难得的相处时光。一条街走下来,周一诺吃了三家小吃,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舒服地叹气。阳光映在她的眼里,伴着他的影子,合着她的笑容,一切都宁静而美好。勾着她的手,指尖的温度是那样真实,真实过每一场梦境中的相遇。程梓明突然发现,当时想要放弃的想法,实在是没有道理。这么好的姑娘,好好疼她都来不及,怎么舍得把她推给别人。
  迎面看到首饰店,程梓明心头一荡,拉住周一诺的手,问她辅卡带了没。
  周一诺点点头,还在随着刚才的话题自顾自地说着,“既然结了婚,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帮你保管这些钱了。哎,你一说我想起来,等会儿我们找个ATM,再给你留点现金,我跟你讲,你不要总是那么省,男人行走在外,身上没钱会被人笑的,何况你现在也是成了家的人,钱不够花的话,别人不光笑你,还要笑我……”
  哎?眼见带路的程梓明停在了首饰店门口,周一诺才意识到,他问卡带了没原来是这个意思。她连忙摆手,把他往相反的方向拉。
  “戒指我都买好了!”周一诺不好意思地轻声低呼。
  程梓明扬眉看她,眼里全是惊讶,“什么时候的事?为什么你没告诉我?”
  “嗯,就是,就是你过年没回家,我一个人逛街看到一对戒指,觉得挺喜欢的,就买了。”说话声音渐渐变小,周一诺低了头不敢看他。
  男人不在身边,饥渴得连戒指都买好,这么恨嫁,好丢人的说。而且,买对戒也算是笔大项支出,都没跟他商量,他会不会有意见?
  笑着捏她的脸蛋,程梓明凑到她耳边,“买了就买了,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喜欢的呢?项链或者其他的?就当是我做错事了,给你赔罪。”
  一说起这个,周一诺瞬间来了精神,她仰起头,手指一下一下戳在程梓明胸口,“做错事,你应该好好记在心里,引以为戒,以后都不要再犯,买个东西就算赔罪啦?不可能!休想!”
  赔罪的理由不好用,那用新婚礼物这个理由怎么样?结婚第一天,老公给老婆买样东西,总还是可以的吧?看他一脸欢愉,周一诺实在抹不下脸反对,只好跟着他进去。琳琅满目的blingbling,纠结了半天,周一诺相中了一条项链。
  程梓明故作疑问的问起,“你给我买的戒指,确定大小合适吗?”
  周一诺赶紧拉住店员,拿了相同手寸的对戒给他试,确认没问题,周姑娘才放心地去刷卡。
  问到了她的尺码,程梓明特地小声问了导购,如果买钻戒,是偏大些好,还是就按这个尺寸比较好?
  得到建议的程少校站在柜台前,见周一诺满脸自我膨胀的笑,也乐得眯起了眼。
  拿别人工资卡付账的感觉,真豪迈啊。真好,这婚结的,犹如自己名下账户突然多出来几十万,顿时跻身富婆行列有没有?新出炉的小媳妇周一诺小心翼翼地把卡收好,嗯,回家房子看起来,车子看起来,装修统统都要关注起来,这家伙反正是靠不住的,未来的生活果然全都得靠自己!
  分别时,两人相拥而立,靠在自家男人怀里,左手偷偷探到他衣摆下面,摸着精瘦的腰,周一诺腻歪得不行地哼哼,“下回休假,跟我回趟家。”
  程梓明皱了皱眉,低声说,“好,但愿你妈到时候别把我给吃了。”
  “才不会,我娘又不是吃人肉的老妖怪!”抬起头瞪他,周一诺邪魅地笑,“要吃也是我吃才对嘛。”
  程梓明轻笑出声,把怀里的人紧了紧,“你先把伤养好再说。”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当周一诺还在飞驰的火车上打瞌睡的时候,陆宇已经到家了。
  程依玫正在忙碌地烧菜,听到关门声,以为是陆志远提前到家,她喊了两声,没人答应,一看才发现,儿子居然按时回了家。自从创业之后,这家伙回家就没个准点,不在家吃饭是常事,能在饭点回家反而不正常。站在厨房门口,她没好气地说,“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不好意思咧,今天冇煮你的饭。”
  从冰箱拿出一大碗绿豆汤汩汩地灌着,陆宇大手一挥,“冇得饭就下点面条,随便吃点。”
  见儿子笑得开心,程依玫笑着问,“么斯事心情这好?又谈了一个大单子么?”
  “单子算么斯啊,多一个少一个也就那样,”放下汤碗,陆宇翻出手机上的照片显摆,“看,为这个撒,哪个不高兴咧?”
  擦了擦手,程依玫接过手机,照片里一男一女,喜滋滋地举着结婚证。定睛一看,那男的不是小侄子程梓明是谁?
  抬头看向陆宇,程依玫惊喜地张大了嘴,“真的吗?不会是P的吧?”
  揉了揉鼻头,陆宇眨着眼,“么样可能咧,糯米发给我的,有么斯必要P。今天上午刚拿的证噢!我就说吧,这个姑娘伢,哼哼,拐子肯定放不下的。”
  “哎呀!我的锅!”程依玫火速赶往厨房救急,装盘出锅之后,趁着陆志远还没到家,她兴奋地挨个打电话,老爷子、大哥、二哥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
  程万平呵呵笑着说好。心里想着,不错,有胆量,有手段,这样的姑娘伢才适合做程家的媳妇。
  程卫国嗯了一声,前段时间确实听说他交材料政审了,蛮好咩,比梓光强多了。
  程伟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连说了三个好。挂完电话,他问顾淑敏,我们是不是尽快安排个时间,去女方家里拜访一下?
  与炸了锅的程家不同,周一诺淡定地将事情真相拖到了周末,这种触及太后威严的事,她得讲点义气,不能让老爹独自面对。
  周五的晚上,还是老爹按例来接,父女俩在路上已经交换了所有信息。周茂林酸溜溜地看着女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61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61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