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57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回到家里,作为特派员的陆宇向家庭成员们透露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长辈们自是知道胡胜男的离世对程梓明的影响有多大。初二那一年,这小子基本没怎么开口说过话,每次看向父亲的眼神都满载仇恨,直到中考完了,父子二人的关系才稍微和缓些。
  他曾经最不屑的人便是这样,给不了他母亲关心和照顾,甚至看不到幸福的未来。而如今,他担心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,所以开始否定一切,否定这相处了一年多的感情,这并不是件好事。
  程依玫推了推儿子,“你冇劝哈子他?大不了给那姑娘的妈妈好好做做工作。他不方便,我去谈!”
  “哎哟老娘哦,你能不能莫瞎掺和,本来就够乱的了。”陆宇揉了揉脑袋,靠在沙发上挺尸。
  “什么叫瞎掺和?既然丈母娘不同意是一切的诱因,那就让丈母娘同意,问题不就解决了?至少那姑娘是坚持的吧?”在儿子身边坐下,程依玫十分认真。
  “糯米现在跟他妈闹掰了,你们再去讨好他妈,叫她么样做人?”陆宇扬着眉,一脸无奈地盯着老妈。
  “你这个伢啊,这是么斯话,么斯叫闹掰了,闹掰了也是她亲妈。当妈的,跟自己的伢有么斯好闹的。”身为母亲,程依玫理所当然地认为这都不是事儿。
  “为么斯不掰,她妈非要拐子转业,拐子现在干得好好的,过两年说不定还会往上提,转么斯业?这些糯米心里都清楚得很,她也晓得拐子是真心喜欢这一行,所以从来不跟他提转业的事,你现在去跟她妈谈么斯?谈么斯都是白搭!”
  “那你说这个事情么样解决咧!”没好气地把茶杯放到茶几上,程依玫瞪着儿子,左也不行,右也不行,真是急死个人。
  “那就让他们自己解决,几大点事,搞得吓死人的,”半天不出声的程万平开了腔,“搞得定就想么样么样,搞不定就不要娶老婆,不就这回事,还值得你们在这里吵来吵去,闹得我头疼。”
  “老头,么样能这样说咧,梓明要是真的不谈了,再想碰到个合心意的,就难了撒。”程依玫皱着眉,言语里明显偏帮侄子。
  “都像他这样,当兵的就不用结婚了,都当和尚吧!你妈,你大嫂,不都是这样过来的,别个屋里的媳妇就不是媳妇,就他媳妇金贵!”老爷子的白眉朝天,隐隐有了怒气。
  “这又不是糯米的问题,爹爹你莫怪她啊。”千万别为了这个,影响糯米在家人面前的形象,陆宇出言提醒外公。
  “还要你教!”老爷子白了外孙一眼,想起程梓明,真是怒其不争。本以为三十多岁了,那事都过去了,结果还是迈不去这个坎。还不如别个姑娘伢,明晓得当妈的不同意,愣是把函调材料都弄好了。
  越活越转去,真是个木头!
  

☆、遥远的她

  一诺说冷静冷静,所有的事情,等想好了再说。
  过去这么些天,程梓明还是没想好。像是有两种思想在脑海中打架,每当他被过去的美好催生出想要跟她和好的想法,她母亲的话便像一盆冷水当头浇下。回想起从前,母亲忍着病痛在家照顾孩子,原本一百多斤的母亲,临走时躺在病床上还不到八十斤,被折磨得没了人形,还每天对着年幼的他挤出笑容。
  他不敢想,一旦脑海中母亲苍白的脸被换成了一脸笑意的周一诺,他都会惊出一身冷汗,在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突然喘着气醒过来。
  不敢想,真的不敢想。
  好多人都发现最近营长怪怪的,不怎么跟人说话,偶尔会发呆,像是在看天,又像是想透过这片天,看别的什么东西。
  夜里拉动的次数变多了,距离变远了,打靶合格的环数涨了,水下训练时间变长了,就连到各连队查例操查训练的频率都比从前高了。
  不敢看程梓明的臭脸,张哲偷偷地问李东石,要结婚的那个谁,你知道营长最近怎么了吗?
  石头耸耸肩,你不是九转玲珑心吗,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可能知道。
  政审材料已经办好,拿着文件回办公室的王旻一路哼着小曲儿,还想着这么大喜事,只宰明仔吃顿好的貌似都不够。
  谁知程梓明直接把档案袋塞进了抽屉,低声说了句谢谢,从头到尾连个笑模样都没有。
  王旻意识到不对,问程梓明怎么了,结果对方只是摇头,明显不想细谈。
  直到某个细心的人指出,原本应该按期到达的信件和包裹,统统消失不见了。大家才转过弯来,完了完了,这是跟嫂子吵架了,还是分手了?
  凑到王旻跟前,张哲压低了声音,“王哥,明哥到底怎么啦?政审没通过吗?”
  虽说比普通单位的走形式要正规些,但如今的政审真没那么困难。早就做好材料交接的王教导员低声感叹,“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啊,你胆子大,你去问问。”
  张哲立马苦下一张脸,“哎,最近连排长们反映,训练任务又重了,新兵蛋子们受不了,都跟我抱怨呢。”
  王旻抬眼看天,“那又不关我的事,你找营长说去。算了你还是别找他了,万一他心情不好,再给加量呢?”
  拍拍小心肝,张哲回复连排长们,营长最近心情不太好,还是别惹他了,该怎么练就怎么练,自求多福吧。
  原本程梓明会在晚饭后的短休给周一诺打电话。如今在冷静期,电话断了,一诺也不再给他发微信,他更不敢主动联系,万一被那姑娘逮住要个结果,该怎么办?一个人想不明白的时候,他便动不动往靶场边的山坡跑。每天躺在那,看太阳躲在半山腰露出红彤彤的脸,想想一诺现在在干嘛。
  找到程梓明时,李东石摇头叹了叹气。他也不靠近,而是找了个极佳的观察点,一动不动地埋伏着,观察着这个反常的家伙。
  没听到他自言自语,却隐隐约约听到他在哼歌。什么歌来着?张学友的,遥远的她。
  这是首经典粤语歌,李东石会唱。程梓明哼着调子,一直颠来倒去地唱那几句,词还唱不全。
  石头在心里默默地跟着和。
  在这半山那天,我知我知快将要别离没说话
  望向她却听到她说不要相约,纵使分隔相爱不会害怕
  遥遥万里,心声有否偏差
  正是让这爱,试出真与假
  遥远的她,仿佛借风声跟我话
  热情若无变,那管它沧桑变化
  不对啊,如果是按歌词的意境,看样子不像是嫂子跟他提分手啊。这歌里表达的明明是两个人情比金坚,难道是,嫂子也得什么不好的病了?呸呸呸,胡说什么呢。
  一紧张,石头的呼吸声明显变乱了。
  “出来吧,刚吃完饭不怕压得胃疼。”程梓明仍旧保持仰躺着的姿势,眼睛没往周围瞟一下。
  石头木木地站起身,拍去身上的灰尘,走到程梓明身边坐下。
  侧身望了望,原以为是张哲,没想是石头。
  “跟太近了。”程营长如是评价。
  作为狙击手,隐蔽是基本功。石头没吭声,心里却暗想,我要是跟远点,哪能这么千载难逢地听到你唱歌。
  “怎么了?有事?”看他半天不吭声,程梓明先发了问。
  李东石本就不如张哲舌灿莲花,这段时间大伙心里都憋着疑问,谁都不敢跟营长当面提。张哲更是过分,见着明哥绕道走,生怕被他弄死。石头支支吾吾地,开了口却不敢直说,剑走偏锋地提了一句,“我刚才听见了。”
  “听见什么?”程梓明愣了愣,哎,我好像什么也没说啊。
  “你在哼张学友的歌。”李东石盘起腿,抓了两根小草绕在指尖。
  “啊?哦,我还以为是陈奕迅的歌。”他对听什么歌没研究,不过一诺喜欢,便也偶尔听一听。
  “原唱是张学友,你听的应该是陈奕迅翻唱的演唱会版,他当时还唱破音了。”李东石继续玩草,顾左右言其他的说了半天,他原本打算说点别的,怎么开始讨论一首老歌有几个人唱过,真无聊。
  “明哥,”李东石侧脸看向程梓明,程梓明皱起眉,也歪过头来看他。石头盯着他的眼,鼓起勇气问了出来,“嫂子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太好。”
  “嗯?”程梓明笑了,嘴里叼着的小草歪了歪,“怎么突然问这个。”
  这首歌就是这样写的啊,明明相爱的两个人,女孩得了血癌,却坚定地告诉男孩,就算没法在一起,思念也永远不会消退,纵使分隔相爱不会害怕。
  没等到程梓明的回答,石头索性没说话。他使出了明哥惯常用的那招,我就不说话,我就盯着你看。
  “碰上医闹,被家属给打了。”程梓明咬着草,满嘴的苦涩。
  “严重吗?”听他这么一说,石头也跟着紧张。现在的医患关系,真不是一般剑拔弩张。
  “她说不严重,但从我打听到的消息来看,还挺严重的。”说到这里,程梓明沉默了半响。头、胳膊、腿处处都有伤,这难道还不严重吗?
  “小婉也是,出了事从来不告诉我,有伤有病全都默默地去医院,要不是被我发现病历本抵不了赖,基本不开口,也不承认。”说起这个,石头抿着嘴摇头。
  也只有这些坚强的女人,才能下定决心和他们这样的人在一起。看那个什么苏米,光长得好看,还不是说走就走,什么都没留下?有些人啊,就是眼瞎,还死活不肯承认。
  韩剧里不是说了吗,长得漂亮,又能挣钱的女人,谁找当兵的啊?
  可现实就是,这些坚强的姑娘都能自己挣钱,长得不算差,学历也不差,日子过得好好的,自从跟他们在一起,就学会了打了牙齿活血吞。让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心生不忍。
  “我总以为女孩子小心思特别多,工作中、生活中遇到不如意的事情,总想找个地方排遣。有回我俩在一块,我就问她,跟我说说你工作上的事情吧。她横了我一眼,特别不高兴地说,你是能帮我出差呢,还是能帮我做实验啊?那样子,嘿,别提多对牛弹琴。”说到这里,程梓明笑出声来,天上的云,好像化作了那一刻一诺的眼,满目都是嫌弃。
  “那到底怎么了?材料都批好了,怎么也不见你开开心心回去领证。”明明言语中全是舍不得,明明就是很想她,怎么变成这样了。李东石想不通。
  “小婉的父母你见过吗?”程梓明扯掉嘴里的杂草,扔到了一旁。
  “见过啊,没什么,都挺好的,”想到明哥这么问肯定有原因,石头问他,“嫂子家里,不同意?”
  程梓明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。
  家里人不同意,所以明哥在发愁。难道因为家里人不同意,所以嫂子不给他写信,也不给他寄零食啦?看样子嫂子不像是那么胆小的人呐。要是知道嫂子偷偷把函调材料都弄好了,家里还不得乱成一锅粥?
  “那嫂子是啥子意思嘛,这种事你还是要看她的态度咯。”一激动,李东石的重庆普通话就开始往外冒。
  程梓明叹了口气,没有回答。
  正因为她一直坚持,所以才觉得对她格外亏欠。那么好的姑娘,在这么好的年纪,陪着他守活寡,值得吗?所有说出口的那些会对她好,如果都兑不了现,又有什么意义?
  “其实说回来,我们和她们又有什么区别呢。你上次受伤,告诉嫂子了吗?你也不会跟她讲,不是吗。”李东石从来不跟温婉提受伤的事,在他看来,要么生,要么死,受点小伤告诉媳妇的都不是真男人。
  “划了个口子而已。”程梓明摸了摸腹侧的伤口,已经愈合得很好了。
  “你不也是说得轻松吗,在她们看来,这哪是划了个口子,中弹就是中弹,区别大了去了,”李东石看着程梓明笑,“所以啊,你也别怪嫂子,人家是心疼你,这叫关心则乱。”
  那怎么能一样,她一个姑娘家,能和皮糙肉厚摸爬滚打惯了的老兵比吗。我宁愿受那些伤的是我,只要她能跑能跳,快快乐乐的。
  程梓明默默地想着。可是,我什么都给不了她,哪里还有资格说这些话?
  

☆、康复休养

  半个月后,周一诺顺利出院。原本打算拄着拐去趟公司,却被李娜一席话堵了回去。
  往大了说,公司从成立到现在,从来没人受过这么重的工伤。这回你立了功,好不容易放两个月的假,不在家好好歇着,到处跑个什么劲?伤筋动骨一百天,养好伤才有力气继续为公司卖命,日子还长着呢,不差这几天。
  往小了说,骨头上的伤养不好,以后好多动作可就做不了,人生可就少了许多乐趣,何况你家那位还是个需求巨大的兵哥哥,你舍得啊?
  再次被她弄得瞠目结舌,天知道这女人为何总是满脑子想些男女之事。再说了,她现在哪里还顾得上男女之事,养伤的首要任务,是先把那个幼稚的家伙揍一顿,让他明白好好一段感情不能这么轻易放弃!
  老爹要上班,若是在家待着,少不了又要跟母后大眼瞪小眼,想到这些,周一诺不免头疼。刚跟父亲提了一句,要不我去出租屋住?老爹皱了眉,拄着拐乱蹦的家伙,麻烦自家人就行了,别给你同事添麻烦,你不就是怕你妈吗,我帮你搞定。
  不知是不是上次老爸发的脾气起了效用,还是又被叮嘱了什么。每每老妈嘴唇微张,想要说些什么,最后都会欲言又止。
  一来二去,弄得周一诺怪不好意思。
  找个男人没如你的意,你确实可以不接受,但那是我老公,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57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57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