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48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点防备都没有的周一诺呆住了,“可是,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准备……”
  “去看爷爷不用准备什么,跟着我就好,”松开怀里的姑娘,改为拉住她的手,程梓明深深地看着她,满眼都是心疼,“我明天下午就得走,时间仓促,能办一件是一件,不能再让你一直等着了。”
  “哦,好吧。”周一诺抬头看着他,爱人突然从天而降的喜悦冲刷着她的神经,她不想说话,只呆呆地看着程梓明,伸手摸上了他的脸颊。
  脸颊温热,皮肤粗糙,一双眼里含着柔情。他的整张脸那样鲜活,唇角勾起,笑意和记忆中一样明朗,这么长时间的等待好像并没有让他发生任何改变。周一诺一把揪住他的脸,那是和自己的脸蛋全然不同的触感,像是只有一层皮,轻轻便可掀起。
  “是真的。”咬住唇,周一诺吃吃地笑,傻气从内冒到外。
  “你的同事们可都看着呢。”俯下身,程梓明凑到姑娘耳边,低声提醒。
  走廊上偶尔有同事经过,或憋着笑快速走过,或好奇地多看两眼。
  “哦,随他们去吧。”眨眨眼,周一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。
  程梓明没有一直等到她下班。周一诺哪里舍得让他等,见面的时间如此短暂,她一定要全方位利用好。飞速找领导请好假,她拉起程梓明的手就进了电梯。
  生物城的大道上人烟稀少,两人从公司大门出来,拐到另一条路上。
  周一诺突然原地站定。
  被她拉住胳膊,程梓明回过头,“怎么了?你不是说那条路上好打车?”
  “过来,”周一诺冲他勾勾手指,“跟你说个事。”
  程梓明听话地上前两步,走到周一诺跟前。
  两手抓住他的衣襟,周一诺踮起脚尖,直接吻上了他的唇。
  扣住姑娘的腰,程梓明带着笑意闭上眼。
  

☆、初次见面

  在超市买东西,周一诺总觉得程梓明挑的东西不够好,想换价格更高一些的,包装更精美一些的,像任何一个见家长的小媳妇一般惴惴不安。
  看出她的紧张,程梓明一再安慰。老爷子毕竟已经九十多岁,虽然精神还不错,但牙口已经不复从前,烟早戒了,除了喝茶下棋,并没有别的爱好。作为晚辈,最重要的不是送什么东西给他,而是回去陪他说说话。
  承认程梓明说的很有道理,但周一诺还是心有戚戚。
  由于工作过于忙碌,童年时期父亲的角色在程梓明的记忆中一直缺失,熟料对他倾注所有爱的母亲病逝,他便成了爹不疼、没娘爱的孩子,更何况父亲和继母的感情像是比从前和母亲在一起时更好,让当时年幼的他一直耿耿于怀。以至于后来长大了,懂事了,明白两个人的婚姻不合,肯定双方都有问题。但那些已经淡了的感情,却再也浓烈不起来。
  爷爷是他从十三岁到现在一直相依为命的人,重要程度自然非同一般。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如果得不到他爸的喜欢,倒没什么,万一爷爷不喜欢,那事情可就严重了。
  绕过一栋栋楼房到达小院,夕阳照着天边的云彩,干休所里绿化很好,樱花桃花争相斗艳,与天光相映成趣。可惜周一诺心里装着事,连风景都来不及欣赏。
  院子里站着一个着军装警卫模样的人。他好像认识程梓明,两人点了点头,程梓明便牵着周一诺的手继续往里走。
  大门开着,像是知道有人要回来。把大包小包放在沙发边,程梓明环视了一楼客厅,没见有人,听见厨房的响动,便先过去跟张阿姨打招呼。
  周一诺站在客厅里,打量着屋里的陈设。十分简单的装修,也没有华丽的装饰物,不像大多数长辈喜欢的传统中国风,如果不是独门独院的小楼和门口站着的警卫员,她几乎要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。
  “爷爷在楼上。”含笑拉住周一诺的手,程梓明带着她上楼。
  “爷爷什么级别?”周姑娘小声地问道。
  “嗯?”程梓明唇边带了笑,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  “普通离休干部怎么可能住小楼?还有,门口还有警卫员。”周一诺逐条分析,看向程梓明的眼神里带着不解。
  “别紧张,”拉紧周一诺的手,放到唇边亲了亲,程梓明眉眼都是笑,“他只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头子,是我爷爷。”
  动了动嘴唇,最终没有说话,周一诺跟着他走向爷爷的卧室。
  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程梓明敲门,拉着周一诺走了进来。
  老爷子须发皆白,精神却矍铄,看到程梓明便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噢?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  待看到他身后跟着的姑娘,爷爷笑意更盛,“哟,这是哪个屋里的丫头啊,也冇得人介绍一哈。”
  爷爷一把年纪了,还喜欢逗人玩。程梓明往前走了两步,把爷爷扶到摇椅上坐下,“你说要我带回来给你看,咯,人带过来了,”他勾了勾手,示意周一诺走近些,“我女朋友,周一诺。”
  “一诺千金那个一诺吗?”老爷子额眉毛斜翘着,格外有精神,笑眯眯的冲周一诺招手。
  周一诺笑着点头,“是的,爷爷好。”
  “动一哈撒,去搬个椅子,越大越冇得脑子,就在这傻站倒!”拍了拍程梓明的衣袖,爷爷直朝他瞪眼。
  头一回看程梓明被长辈训,周一诺笑得很开心。在她的印象里,向来都是他对别人冷着脸,少有他看别人脸色的时候。没想这家伙在家这么乖,像个受气的小孩。
  “没事啦,爷爷你别训他。”周一诺笑着对爷爷说道。眼见程梓明去隔壁屋搬了个板凳过来,她上前迎了迎。
  哪肯劳动她干体力活,程梓明把凳子放在摇椅左手边,示意周一诺坐下。
  周一诺极小声地问了句那你呢,还没听见回答,便看到他利索地在对边席地而坐,跟个孩子一样。
  周一诺呆了呆,见程梓明仰着头对她笑,颇有些浑身不自在。动手把凳子挪到墙边,她走了回来,一屁股在爷爷左手边坐下。
  看了她一眼,程梓明温柔的眼神里带着笑意。
  程梓明回家太突然,临出发时告诉父亲程伟国,父亲却有事走不开。程少校表示有些遗憾,父亲却说,没事,晚上用电视开个视频,正好这个星期也没跟爷爷通过话,让我看看那姑娘的模样就行,你觉得好就好。
  程梓明将父亲的意思转述给爷爷,老人家嗯嗯两声,直说好。却明显不想继续细谈二儿子,转头便拉住两个孩子的手,细细地问起两人相识的经过。
  “梓明这个伢啊,不么样会讲话,要是惹你不高兴了,你也不要等他来跟你说软话,晾他两天,他晓得慌了,自然就好了。”瘪了瘪嘴,爷爷眼里是看穿事实的洞然。
  “他挺好的,没怎么惹人生气,”周一诺微微低着头,飞速看了程梓明一眼,含笑的脸上似有红晕,“而且嘴也不笨。”
  “哎哟哟,她说的那个是我家梓明吗?”转头看向程梓明,爷爷一脸揶揄,“我倒是不晓得,你年纪大了,嘴也不笨了。”
  “爷爷!”程梓明耷拉着眼角,皱着眉,十足的愁苦模样。
  “好好好,我说得不对,好歹也是营级干部了,手底下几百号人,还是会说话的,”孙子这是嫌弃给他掉面子了,程万平赶紧换话题,“今天回来,么斯时候走啊?”
  “明天下午,”看了眼周一诺,程梓明答道,“明天早上,我想带她去看哈我妈。”
  “嗯,去吧,”程万平点点头,“哎,丫头啊,你去楼下问问张阿姨几点钟开饭,好不好?”
  “哦,好的。”周一诺冲爷爷笑了笑,看了眼程梓明,出了房间门。
  “你看看,你看看,”程梓明的眼神好不容易才从门口飘回来,程万平眯着眼数落他,“一百年冇见过姑娘伢!”
  “我都快半年冇见她了。”程梓明望向地板,唇角堆满了苦涩。
  “我就想问你这个事,”身为过来人的程万平,非常清楚什么叫儿女情长、英雄气短,“打算转业吗?”
  程梓明叹了口气,拳头捏紧了又松开,“暂时不太可能。”
  “那她么样说?冇得要求吗?”支走那丫头,老爷子最想问清楚的就是这件事。倒也是个聪明的姑娘,在楼下喊了声五点半开饭,便没有上来。
  “暂时还冇跟我提过。去我们基地的时候,我带她去战友家做客,她提过一次,如果随军见面几率也不高,还不如分开,留在武汉至少生活工作都方便,以后小伢上学么斯的,资源也更好。”程梓明如实答道。
  “她冇生你的气?”现在的小姑娘,多少有些娇惯,比不上过去的女人踏实。在老爷子看来,身高相貌什么都是虚的,只有一颗愿意相守的心最管用。
  “就因为她不怨我,所以总是觉得欠她格外多,” 脸上挤出一丝苦笑,程梓明又叹了一口气,“她性格蛮独立,去年阑尾炎开刀,愣是一个人熬过去了,还是小宇后来告诉我的。”
  听了孙子的话,老爷子点点头,看着他的眼,很认真地说,“那你就对别个姑娘伢好一点。”
  “嗯,我晓得的。”任爷爷的手掌拂上肩膀,程梓明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  晚饭不算隆重,比平时多了两个菜。为了照顾回来的年轻人,张阿姨特地增加了荤菜的比例。程梓明又开启了饭霸模式,好在其他所有人都见怪不怪,周一诺还将特地放在自己身前的排骨递到了他跟前。
  初进门的忐忑不安已经消失不见,尤其在发现程梓明的爷爷和自家老爷子一样,是个脸上常常堆着笑的和蔼老头子,亲切感反而油然而生。听到爷爷跟程梓明斗嘴,周一诺还会帮着爷爷,一起数落程梓明。
  晚间的视频进行得相当顺利,除了开场时周一诺打了个招呼,全程她只用陪着淡淡的笑就好。程梓明的父亲带着眼镜,熟练地用武汉话询问老父亲的身体以及儿子的近况。
  聊天进行到一半时,程梓明问了句,“顾阿姨不在家吗?”
  程伟国的脸上立刻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笑容,儿子果然比从前懂事了,以前他从不主动提起淑敏。他连忙挥手,喊着顾淑敏的名字,将她拉到摄像头范围内。
  拍了拍妻子的背,程伟国的言语里带着兴奋,“看,我儿媳妇,漂亮吧?”
  顾淑敏也是一脸笑容,平时她都尽可能不打扰父子二人的相聚,今天梓明的主动让她十分惊喜。她叮嘱老爷子记得按时吃降压药,嘱咐年轻人出门在外注意身体。
  视频结束,程梓明发现,跟父亲和继母相处,好像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。
  夜里,程伟国拉着顾淑敏的手,满脸感叹,“儿子长大了,一晃也要结婚成家了,我得跟依玫商量,让她帮忙给看套房子。”
  顾淑敏表示赞同,“毕竟我们也没时间回去。让孩子们自己挑,你到时候把钱付了就行。”
  爷爷睡得早,临睡前,他忽地叫住程梓明,“你们么样睡?要不让丫头去客房睡,我下午让张阿姨新换的床单被罩。”
  看着爷爷,程梓明小孩般微微嘟着嘴,十分不赞同他的提议,“不,我又不是冇得房间,为么斯要去客房睡。”
  爷爷皱着眉,哪里不明白他心里的小九九,“你那床太小,睡两个人蛮挤,实在不行,你们俩都去客房睡大床。”
  “爷爷您不用操心啦,赶紧睡觉,我自己安排。”待爷爷睡下,程梓明关了灯,退了出来。
  

☆、漫长的夜

  周一诺跟在程梓明身后进了房间,门刚关上,他的吻便猝不及防地压了下来。
  虽然被他揽在怀里,周一诺还是踉跄了两步,退到了墙边。程梓明捧住她的后脑,以防磕在墙上。
  这是一个漫长的吻,发起者和承受者的界限逐渐消失,两个人都主动回应着对方。甜蜜的吻,从最初风暴般的激动,到逐渐安静的温柔。缱绻交融,温柔缠绵。
  周一诺喘着气,偷偷睁眼看他。
  他闭着眼,依旧浓黑的眉挤出细微的皱纹,整齐的睫毛轻轻地颤抖,唇角微微勾起。灯光从他头顶倾泻下来,室内的静谧衬托着吮吸和啃咬声,格外妖冶性感。
  体能弱方周姑娘终是败下阵来,“咳咳,歇会儿,我快没气了。”
  用额头抵着她的,程梓明满眼不舍地盯着她的双眼,低声喃喃,“一诺,一晃又半年没见你了。”
  言下之意是,半年没亲了,所以要多亲会儿?
  趴在程梓明怀中,周一诺的大眼忽闪,“明天中午,去我家吃饭吧?”
  程梓明还在考虑,她突然站直了身体,抓住他的胳膊,模仿老徐老气横秋的语气,“程梓明同志,党和人民考验你的时刻到来了!时间短,任务重,解决一个是一个!”
  被周一诺逗笑,程梓明温顺地点头,再次将姑娘拥进怀中。
  程梓明的唇又抚上了周一诺的耳垂,均匀的呼吸轰在她的耳畔,像擂鼓般节奏分明。他极有耐心地噬咬着光滑的软肉,低沉地笑着询问,“一直忘了问,你怎么都不戴耳环?”
  周一诺哼笑出声,两手圈住他的腰,“没时间折腾,压根就没打洞,再说了,要是戴了耳环,哪能这么方便随你咬。”
  程梓明也笑了,捧住她的脸颊,“确实是,那以后还是别打洞了。”
  “什么人啊!”周一诺斜着眼瞪他。
  从墙边挪开,周姑娘环视了一周,从吃完饭到现在,还没喝过水。
  “渴了吧?我去给你倒水,你先坐会。”揉了揉周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48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48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