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34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师姐,我陪你去。”
  “血清还没弄完呢。”周一诺皱着眉头。
  “我都已经嘱咐好了,没事,假也请好了,”韩鹏侧脸看她,“都疼成这样了,难道你还准备到外面滴滴打车?”
  抬头看了看韩鹏,周一诺点点头,“那麻烦你了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
  上车之后,周一诺便不怎么吭声,一直咬紧了牙关忍着疼。看她难受,韩鹏开始着急,不觉加重了油门的力度,将车开得飞快。
  除了省中医院,光谷一带没有大规模的综合性医院,只能沿着珞瑜路武珞路一路往前开,幸好不是早晚高峰,一路还算通畅。这段距离不算太短,韩鹏有些担心周一诺会吃不消。一路上,他利用一切间隙时间观察着周一诺的反应。
  看他紧张的模样,周一诺哭笑不得,“没事,查个血常规,做个B超,应该是急性阑尾炎,别担心,没事的啊。”
  韩鹏摇了摇头,“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,明明生病的人是你,倒要你来安慰我。”
  周一诺苦笑两声,探了探额头,“貌似有些发热,搞不好得做手术。”
  偏过头看了看有气无力的周一诺,韩鹏顿了顿,“去陆总吧?省人民医院有点远。”
  周一诺点点头,咬着牙,微微闭上眼,睫毛轻闪。
  “你这性子,真是,”韩鹏叹了口气,“一个姑娘家,那么要强干什么。”
  周一诺阖了阖嘴唇,终究没发出声音,心想,我才没有很要强,我是真的好疼啊。
  

☆、红颜表嫂(2)

  身为全国百佳医院,陆总实力自是雄厚,丁字桥寸土寸金的地界,又起了两幢新大楼。大门口总是人流熙攘,貌似只有上次半夜来时,才有幸见过这大三甲医院安静恬淡的一面。
  周一诺咬着唇,碎发贴在额边,由于腹痛,呼吸变得急促,就连迈步都显得有些艰难。韩鹏伸手去扶,她摆了摆手。韩鹏叹了口气,只得跟在一边。
  连续的腹部剧痛消耗了大量能量,她有些头晕乏力。阳光洒向玻璃门,在大厅地面映出长长的影子。进出的人群中,不乏制服齐整的军人。扫了眼他们的夏常服,周一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程梓明。上次来陆总有他陪着,倒没觉得不好过。对比当时的温馨,眼下的情境,怎一个悲惨了得。人在难受时,不免有些负面情绪,周一诺暗暗地想,陆宇说得没错,程梓明,你可不就是个王八蛋。我开心,你不在;我难过,你不在;我生病,你还是不在。
  你要是在的话,扶我一把也好啊。
  韩鹏挂了急诊,带着周一诺进了诊室,医生问诊时,不忘在一旁补充。拿到化验通知单,又带着她去采血、B超。
  “但愿能有床。”韩鹏一脸焦急,鬓边汗珠直往下淌。
  周一诺的唇色看上去有些诡异,整体唇瓣发白,下唇中部却红得明显,全是被她咬出的血色。探了探她的额头,温度略微有些偏高,韩鹏心急如焚。有个师兄在这边普外,辗转打通了电话,安排了一个床位。
  “别着急,应该马上就能办住院手续。”韩鹏扶着周一诺的胳膊,却发现她一直在颤抖。
  因为忍着疼,周一诺说话时断时续,“其实,这也算是,学临床的好处,你还是,应该进医院,这样,我就可以,找你看病了。”
  站在周一诺身旁,韩鹏半俯着身子看她,一脸担忧,“少说两句行不行,脸都白了,休息会儿。”
  确诊为急性阑尾炎,为了避免穿孔,医生建议手术。周一诺想了想,如果保守治疗下次再犯,碰上妊娠期就大大的不妙,于是她选择了腹腔镜手术。虽说是个微创,韩鹏也紧张得不得了,“师姐,会没事儿的,对吧?”
  刚要开口嘱咐,却被韩鹏紧张的模样逗得呛着,周一诺一连串的猛咳,因为缺氧,面部迅速潮红起来。
  韩鹏简直哭笑不得,拍着周一诺的背,给她顺气,“笑什么笑,都这时候了,还能被口水呛着,你的心是有多宽啊?!”
  “我想跟你说,给分析的郑书奇,打个电话,叫她给我带,洗漱的东西,谁叫你那表情,那么逗,”话还没说完,她又嘶嘶地抽气,“叫她,千万不要,告诉我家里。”
  韩鹏急急地点头,答应照办。
  一个在普外见过大世面的医学生,碰上阑尾手术还能这么紧张,啧啧,果然医者不自医。
  办了住院,先打吊瓶消炎。下了班,郑书奇带着生活用品匆匆赶来。
  “怎么就突然阑尾炎了呢?”郑书奇带着不安坐在床边。
  韩鹏坐在椅子上,手臂环在身前,一眼不差地看着周一诺。
  输了液,精神好了些,周一诺眨眨眼,勉强笑着答,“我哪知道,运气不好呗。”
  “什么时候手术?”郑书奇拉着周一诺没插针的右手。
  “等两个小时做腹腔镜,”看周一诺一脸不自然的笑容,韩鹏面带严肃,“幸亏没有化脓穿孔。”
  郑书奇学生物出身,医学名词能听个半懂,听韩鹏说得凶险,她一脸庆幸,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  “是啊,我都没事了,”周一诺努努嘴,淡淡地笑,“回去吧。”
  “我屁股都没坐热呢,就赶我走。公交倒地铁,大老远的过来容易嘛,”以为周一诺指的是自己,郑书奇斜眼看她,“也不请我吃顿饭。”
  “等我好了,请你吃大餐,”周一诺伸出右手,指了指武大的方向,“好不容易过来一趟,不见见小强?”
  “没事,让他晚上过来接我,我等你做完手术。”郑书奇笑着,眉眼弯弯。
  周一诺将目光转向韩鹏,面上堆起笑,“韩鹏,折腾了一下午,辛苦你了,回去歇着吧。”
  看她这副模样,韩鹏叹了口气,“等你做完手术吧”。
  周一诺带着告饶,“没事的,手术顶多一个小时,到时候就晚了,先回去。”
  抬眼看看周一诺,郑书奇站起身,拍了拍衣服,回头对着韩鹏说,“没事的,我来接你的班,这一下午你也折腾得够呛,回去休息吧。”
  韩鹏点点头,看向周一诺,“那我明天再过来看你。”
  听了这话,周一诺立马哭丧着脸,“别啊,手术完了等排气,多憋屈啊。”
  没料到她会说得如此直接,表情生动得让人以为刚才那个疼得死去活来的不是她。韩鹏一脸黑线,忍不住瞪她一眼,“等排气才要有人来陪你走走,刚才要死不活的那个人是谁?现在点滴打上了,你倒是精神好。”
  周一诺收着下巴,点点头,“嗯,还可以。”
  扑哧笑出声,韩鹏的语气里夹带着明显的宠溺,“你啊,就知道逞强!”
  周一诺满意地点点头,“那好吧,如果明天我顺利排完气,可以吃流食,记得给我带碗鸡蛋羹。”
  天底下应该没有比她更心宽的人了,韩鹏笑着摇头。
  郑书奇出门买晚饭,和韩鹏一同往外走,说起周一诺的病情,不禁感叹道,“你们这些学医的,真可怕。”
  一下午精神高度紧张,的确有些疲累,韩鹏按了按太阳穴,笑了笑,“哪里可怕?”
  书奇讪讪地摇头,“大小不计也是个手术,怎么就能谈笑风生的。”
  韩鹏面上噙着笑,心里却默默地叹了口气,“见怪不怪了吧,何况师姐这种性子,天塌下来她都以为自己扛得住。”
  郑书奇赞同地点了点头,“是啊,她力气大,扛得住。你也别担心,毕竟阑尾是个小手术。”
  有个问题一直压在韩鹏心口,他不好意思对着周一诺当面问,于是他带着疑惑问郑书奇,“她男朋友怎么不来陪她?”
  郑书奇眨了眨眼,“她男朋友比较忙,工作在外地。没事,有我呢,女人总比男人心细吧,等她手术出来我再走,你明天再过来看看。”
  韩鹏点点头,“好,晚上万一不顺利,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  趁着小伙伴们都离开的间隙,周一诺拨通了电话,竖着耳朵听。
  一声,两声,三声,一直到传来熟悉的提示音,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
  周一诺一脸不忿,把手机放到一边。
  马上手术,术前禁食。眼巴巴看着隔壁床的病友小姑娘,妈妈正给她喂着香喷喷的排骨汤。周一诺不禁悲从中来。腹部仍旧隐隐作痛,原本因为伤病产生的负面情绪,被丝丝香气逐渐放大,馋虫大动的她,却只能把目光移向窗外,以缓解满腔的闷气。
  过了一会儿,周一诺又拨了电话过去,还是一样,关机。闷在被窝里玩开心消消乐,不到一会儿体力便用完了,平日里那么可爱的小动物,如今看上去,也十分令人不爽。逛逛朋友圈,三个人跟约好了一样,集体晒孩子,还全发的小视频。还有一个,晒和老公去马尔代夫旅游的照片,马尔代夫空气果然好,蓝天白云碧海,没有雾霾。
  程梓明,你连马尔代夫都去不了。哼!你果然是王八蛋!
  郑书奇一直陪着周一诺聊天,直到她被护士传唤进行术前准备。临行前周一诺拍了拍郑书奇,明天别带东西来了,反正我也不能吃不能喝,你休想在我面前吃东西,挑逗我。
  被她逗得发笑,书奇点点头说好。
  被推进手术室之前,她闭着眼自我催眠,没事,不过就是睡一觉,睡醒了还是一条好汉,不过肚子上多三个洞而已。难道还会有人嫌弃?哼,就知道玩消失的人,才没资格嫌弃我身上有疤。
  第二天早晨,周一诺早早地醒了,腹部的痛感仍在,只是没那么难以忍受。
  输着液插着管,不能吃饭。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,疼痛之余百无聊赖,她索性挺尸,顺带思考人生。
  昨天夜里,周一诺把程梓明翻来覆去辱骂蹂/躏了千百回,一觉醒来,却好像全都忘了。本来么,从开始到现在,主动打电话的成功率为零,我永远都是被传唤的那一个,唤着唤着,也就习惯了。为什么联系不上就这么矫情呢?因为我生病了啊,还要做手术呢!可是,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,手术很成功,并没有缺胳膊少腿出事故。
  所以,他在不在,好像影响也不大。
  平静下来,细细想,还是不要告诉他了,免得让他担心。
  在周一诺的认知里,程梓明从事的行业不过看起来光鲜,军装笔挺禁欲气质范,认真负责忠诚有安全感。实际呢,这个职业急需人道主义救援,动不动消失几个月,外训时,经常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源,几天几夜不睡觉是常事,动不动经历些正常人经历了都会发疯的事。出的苦力多,留下的伤病多,工资没见多高,付出的辛劳远高于所收获的酬劳。如此确能看出,这真是个非常需要荣誉感的职业。
  他说,有些事情,总要有人做,这么大的国家,总要有人守。既然我还算有兴趣,那么就由我来做好了,至少我能保证用尽全力做好。全国两百多万军人,不可能每个人都真心喜欢这一行。万一真打起来,总要有人能立马上战场,不然,身后的老人、女人和孩子怎么办?
  想想程梓明所受的苦,相比那些,住个院又算得上什么,至少手机有流量,病房有空调。还有某个不着调的小叔子,油腔滑调的打电话,请个安什么的。
  这样想一想,其实生活还是挺美的。
  

☆、红颜表嫂(3)

  听说周一诺急性阑尾炎手术住院,陆宇立马进入了紧急状态,先在电话里柔声细气地问清了住院的具体位置,转头就找助理李敬昕推迟了下午的会。和李敬昕说话时,他的指下还匆忙拨着程梓明的电话,却怎么也拨不通。
  “操!关键时候就找不到人!”回身从办公桌上抓起车钥匙,陆宇匆匆离开公司。
  从电话里听上去,糯米的精神状态还不错,但陆宇还是有些不放心。这丫头,最喜欢报喜不报忧,要不是隔壁床的家属跟医生说话嗓门比较大,都没发现她在医院里。被发现了,这丫头的第一反应就是“千万不要告诉你哥”,真不知说她什么好。冷静下来,陆宇不得不承认,告诉程梓明也没用,因为他根本回不来。
  一路飞车开到医院,什么东西也没顾上买,陆宇直接进了病房。
  病房一共三张床,其他两家都有家属陪护,没有通知父母,周一诺安静地靠在床上,歪着头,睁大了眼,对陆宇挤出一个笑脸,露出几颗白牙。
  “还笑,笑得出来?皮笑肉不笑的,真丑。”陆宇歪着嘴角,一屁股坐在床边。
  用没输液的手捂住嘴,周一诺的声音嗡嗡的,“你别逗我,我现在不能笑,扯得伤口疼。”
  “没事,一条小伤口,”陆宇挤挤眉,眼里带着嬉笑,“那地方一般人也看不到,放心,我拐子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  伤口被牵引,周一诺疼得直抽气,哭丧着脸,“叫你不要逗我!”
  “这也算吗?我明明是在陈述事实,”陆宇叹了口气,“他怎么好意思嫌弃你,你这才一道疤,他身上,啧啧,大概抵你十几个吧。”
  听陆宇说得瘆人,原本为自己委屈着的小心思,瞬间转移到程梓明的一身伤上。认识这么久,只听他提过一次腰肌劳损,加上飞机上亲眼所见手臂上的疤痕,这也才两处。十几处伤口,那得有多疼?被陆宇提醒,心头那点责怪程梓明的想法,顷刻间烟消云散。
  “好了,不逗你了,其实我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伤,我可没有看男人洗澡的爱好,”提起程梓明,陆宇面色透出无奈,“只是,一路上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,都没人接。”
  周一诺点点头,“我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34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34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