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29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间四辆小卡,两辆商务车殿后。
  车队进入伏击圈,被边防率先设好的路障拦下,意识到异常情况,吉普和商务车上的几人迅速下车,观察四周动向。据情报称,他们大约二十来人,目前下车的几人全都持有枪械,并无明显慌张,看上去训练有素。
  张玉海背靠着卡车车厢,端着92/式/手/枪,用越南语喊话,哪方的朋友有话好说,按照先前谈好的过路费,多加三成。
  普通货品在进村时,需要交纳一定过路费,这在当地已经约定俗成。喊话后约有一分钟的寂静,瘦弱男子意识到,这肯定不是缴纳更多过路费能解决的问题了。他又换壮语喊了一次,这次说的是,对方的朋友,行个方便,不然我们就硬闯了。
  祝大有暗哼一声,现在村里的农民越来越过分了,为了多要点过路费,宁愿半夜不睡觉跟来设卡。
  片刻过后,边防的战士用普通话回话,放下武器,举手投降。
  妈的,又是这群烦死人的武警,仗着手里那几条破枪,成天在边界线上打来打去,偏又打不出个鸟来。站在吉普车旁,祝大有往地上啐了口唾沫,扯着嗓子嚷嚷,你们还是去抓抓烟草、冻肉,眼见夏天到了,蚊帐应该也是紧俏货,别来烦你大爷的事。
  边防战士再次喊话,放下武器,举手投降。
  妈的,老子就不信弄不死你们。祝大有混这行已经有些年头,和边防武警交过几回手,对他们的战斗力没什么兴趣,只想赶紧把货运过去好收尾款。他骂骂咧咧地扣动了扳机,冲着路旁的树林射击。在他的带领下,队伍里的成员迅速上膛射击。
  边防武警开始还击,一时间,风中只剩下子弹的声音。
  最先喊话的张玉海当过两年义务兵,对部队还算熟悉,循着枪声,他组织了几个退伍军人朝对方射击。
  程梓明一声令下,李东石和刘延钊开始点射。李东石瞄准祝大有的腿部,一枪即中,胖子当即倒地不起。旁边的队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拉到车间缝隙,勉强躲避。
  祝大有几乎疼晕过去,手下的兄弟扯烂布条给他止血。抱住这条不一定保得住的腿,他咬碎了牙,妈了个逼的,武警什么时候火力这么猛了!
  “B1,B1,有三名往你那边去了,注意封锁。”程梓明提醒刘延钊。
  “B1收到。”刘延钊严密观察着下方动向,胡敏敬在他身旁报数据。扣动扳机,又是一人惨叫着倒下。
  是特战,好几只狙,弟兄们撤!张玉海一边回击,一边用越南话通知队友组织撤退。
  祝大有心有不甘,这次的货价值太高,若是不能顺利交货,后果太严重。他拉过身边两个只受了轻伤的队员,示意他们尝试驾车原路返回。
  无奈对方火力太猛他们还没进入驾驶舱,便又中两枪。即使发了撤退的号令,一时间已是退无可退。祝大有一双眼杀得血红,右腿钻心的疼痛使他身体不自主颤栗起来。
  季晓晨的小组协助边防从侧后方堵住了逃窜的嫌犯。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,共击毙反抗分子18人,抓获俘虏4名,主犯已被送往医院急救。
  收队,交接,返程。
  天光大亮。车上,睡醒的弟兄们开始进食。接过刘延钊扔来的面包,程梓明说了声谢谢。
  张哲眯缝着眼,靠在石头的背上伸懒腰,看着程梓明递来水壶的手,他摇了摇头。
  “哎,那个明年要结婚的,帮我把水壶拿出来。”张哲扬起下巴,指指被压在下方靠近石头的那个背囊,抹满油彩的脸仅剩两只眼闪闪发光。
  石头朝刘延钊使了个眼色,刘延钊心领神会地往一旁挪了挪,露出一小块空地。石头单手支撑,迅速转移,留下张哲失去依托,险些摔下来。
  车里的人都憋着笑。张哲气歪了嘴,欺身上前,抓住石头的领口企图把他往下拽。无奈没有拉动,反而被踹了一脚。
  “又欺负我,单身狗就活该被你欺负吗?”张哲抿着嘴,面露不快。
  石头白他一眼,“懒得理你。”
  程梓明勾了勾唇角,闭上了眼。
作者有话要说:  千辛万苦憋出来这样一章,凑合着看吧。。。。

☆、金陵之思

  盐城的六月和武汉没有太大区别,偶尔下雨下到疯,偶尔出太阳晒到死。
  上午忙于访视,下午休息,午睡起来整理各种资料。这样的生活延续了十来天,访视时间窗终于出现了空隙。
  两天的空闲,周一诺决定带韩鹏去南京,同行的还有CRO公司一男一女。
  听闻是两男两女的短期旅行,程少校心里松了口气。他只有一个要求,能否早晚各报告一次行踪。
  周一诺满头黑线,当我是你的兵啊。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乖乖说好。联想起网上看的段子,别人家的军官要求四到六个小时报告一次坐标,程少校才要求早晚各一次,已经算是大度了。
  程梓明却有些不安,担心这姑娘嫌自己管得太宽,他努力回想着刚才说话的语气,反复模拟三次,并未觉出不妥。之前和张哲聊天,小哲哲讲过自己的悲惨往事。当兵的人,说话都是直嗓子,情绪一激动,嗓门自然就大,搁他这是心情所至,搁在前女友那,可就是赤/裸/裸地吼人了。
  碰巧他的前女友是个贼能生气的主儿,一来二去生气值太高,不慎撑破了读条框,于是game over。
  “一诺,生气了?”回想起张哲以身试法的惨烈悲壮,程梓明小心地问。
  “嗯?什么?”周一诺不太明白。
  “嗯,你会不会觉得,我管得太多了?”程梓明斟酌着用词,异地恋最忌相互猜疑,倘若一方完全无法陪伴另一方,又有什么资格去限制她的人身自由。
  如今程梓明胆量越变越小,相处对话中常以关怀怜惜为主,对周一诺提出的事情几无异议,眼看快要沦落到放弃所有决定权,达到“只要你说的都对”的高度。这家伙,明明担心,却还愣愣地不肯说心里话。周一诺笑出声来,把皮球踢回去,“你觉得呢?”
  听明白她在反问,程梓明眨了眨眼,继续斟酌,又打了个折扣,“其实,明天晚上报个平安就行。”
  周一诺大笑不止,手机险些滑落。程梓明啊程梓明,说你什么好,刚见你时那股勇往直前的劲哪儿去了。明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偏偏学着认低服小。
 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模糊的声响,像是脚步声,由远及近。周一诺的耳朵和听筒贴得更紧,不慎差点被传来的叫嚷声震破耳膜。
  “哎,网管,机子掉线了!”
  “老板,302号房结账!”
  “客官,这次的服务您还满意吧?下次再来啊!”
  继而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笑声,说是笑声,其实更贴近于吼叫声。程梓明捂住手机,笑骂几句,随他们去了。六月的晚饭后,夕阳还没完全成型,离下山还有好一会。天边的云朵慵懒地飘着,倾听着爱人的低语。
  “哎,每次都是这几句,就没点新鲜的吗?”周一诺拍了拍耳朵,嘟囔着。
  部队里有媳妇打电话的人都特别招人羡慕,尤其这种单位,拥有更高的单身比例。营长相当于从前的中队长,属于中层干部,有独立的办公室和寝室,与其他人相比,私人空间多出不少。自从告别单身的情况被公开后,程梓明没少被人开涮。从前只是单方面调戏他,现在升级成了间接开周一诺的玩笑。
  程梓明怕影响不好,害怕周一诺会认为大伙闲得蛋疼,没事就耍流氓,担心人民解放军在地方百姓中原本不太高尚的形象将要毁于一旦。孰料电话那头的周一诺淡定地抠了抠手指甲,还以为他们至少会喊一句肥皂掉了之类的,让我脑补一下激情四射的画面。言语中甚是对挑逗过于寡淡的不满。
  程梓明点点头,我家这个不是小白兔,是呲着狼牙的小红帽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周一诺提起假期去南京时,韩鹏心神一荡。片刻间,他埋下眼,想象着与周一诺的单独旅行,不知不觉眼前的景物带了朦胧的光,那片涟漪随着联想渐渐荡漾开去。周一诺语句没停,直接把他那还没荡漾完的心思,速冻成了光滑的冰面。
  他没想到师姐会叫上CRO的林宇和吴曼媛。那一瞬间他其实想拒绝,却最终在周一诺不明就里的眼神中放弃。
  一行四人,选择了汽车作为交通工具。从上车时刻起,周一诺就没忘给程梓明报备。到达南京时已到中午饭点,大家先找了地方吃饭。截止至午饭结束,程梓明的手机收了不下二十条微信。其中不乏两三张菜品图片,在某张特色菜底下,周一诺附了一句话。
  鸭头,鸭头,我又吃到一个美味的鸭头!
  下午大家一起去了夫子庙,顺道参观了秦淮河。
  看到传说中的秦淮河时,韩鹏的下巴抖了抖,他指着那条分不清颜色的水流,不可置信地问周一诺,师姐,你确定这里能通画舫?
  周一诺重重点头,秦淮八艳啊,夜夜笙歌什么的,请自行脑补。
  即便不是周末,景点也永远人潮汹涌。家长们带着蹒跚学步的孩子,相携而行的白发老人,踱着或快或慢的步子,享受着美好的下午。孩子的笑声、大人的交谈声,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和商家的音乐声交杂在一起,街边的铺子售卖着全国可见的地方特色,就连雨花石都显得不再稀有,反而价牌上的数额让人有些无言以对。逛来逛去,并没寻觅到想送给程梓明的纪念品,周一诺索性决定,回程时买些盐水鸭,给他祭祭五脏庙。
  第二天早上,大伙找了家老字号馆子吃了牛肉锅贴,一起去爬中山陵。层层绿树环绕下,顺着山体而上的台阶显得十分巍峨。太阳已经升起,阳光透过树林,在地上投下斑驳的树影。台阶上行人不多,周围的空地上有旅行团在相互交流。
  看到延伸而上的台阶时,林宇有些气喘,你们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要爬上去?
  说话间,身边跑过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,蹬蹬几步超过了他。
  望向林宇气丧的脸,韩鹏伸出手。
  林宇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就当减肥吧。
  周一诺和吴曼媛已经领先他们许多。女孩们总是容易亲近,更何况经过这半个月的熟识和一晚同住。吴曼媛挽着周一诺的手,停下来转身看风景,顺便等那个快要四肢并用的胖子。行人渐渐变多,不少人开始坐在高处的台阶上休息,其间不乏共饮一瓶水的小情侣。
  找了片空地坐下,周一诺掏出手机拍照,上次来时是深秋,初夏的景致明显另有不同。站在山腰往下看,阳光洒在树顶上,晕出一层金色的波浪。摘选两张比较好的,给程梓明发过去,抚慰一下他的担心。
  风景很美,可惜身边无人分享。鬼使神差地,周一诺附了一句,亲爱的,你怎么不在我身边。
  想一想,有些酸,又加了一句,没事啦,好风景跟你一起分享。
  回程的整个下午,大家都在补眠,一觉睡到终点。
  下车时,韩鹏特地帮周一诺提了两提咸水鸭,周一诺没推让,大方地说了谢谢。她自己还有一提,看她大包小包的样子,韩鹏不由感叹,“买这么多东西,回去路上多麻烦,幸亏有我,别的干不了,力气还是有的。”
  周一诺抬头笑,“明天找个最近的邮局,都寄出去。”
  “邮局多慢啊,为什么不用快递?”韩鹏眉间全是不解。
  “因为很多地方不通快递啊。”想起程梓明,周一诺心情格外好,最近一周一直保持联系,沟通多了,感情自然更稳定。
  经周一诺点拨,程梓明才知道“亲爱的你怎么你不在我身边”来源于一首歌。他下载来听了几遍,越听越觉得有些难过。
  石头从门口路过,看程梓明少有地插着耳机,便摘了一只来听。听到是这首歌,他转了脑袋仔细看向程梓明,想从他的表情动作中寻找蛛丝马迹,却没发现任何异常,他小声地,带着警惕问他,“跟嫂子吵架了?”
  程梓明摇头,“没有的事。”
  石头摸摸耳朵,“小婉给我录过这首歌,每次不开心了就给我唱这个。所以,我以为嫂子也抱怨。呃,明哥,其实抱怨是正常的,别跟嫂子动气。”
  “怎么会,”都说恋爱过了三个月,就会有各种矛盾浮上水面,程梓明没跟周一诺动过气,也不敢想象会有跟她动气的时候。他挑着眉,直直看向这个平日说话不多的兄弟,“她还真没跟我抱怨过,从来没有。”
  石头睁大了眼,有些不可置信,“哪个当军嫂的不抱怨?小婉那么乖,还跟我闹过两回,差点分手。”
  当晚,程梓明冷静想了想,他确定一诺从来没有跟他抱怨过,这句歌词已经能算得上她极偶尔的内心流露。老实说,看到这句话,他心里不可谓不害怕。这种身边无人相伴的状态,也许还要伴随她更长时间。外面的精彩世界和部队的简单重复形成鲜明对比,没人能确定她愿意在这样的状态中持续多久。她拥有的不仅是一个没法一起吃饭约会的男朋友,更是一个让她独自面对一切困难的男人,一个无声无息消失,不知何时才能出现的男人。
  张哲被分手,季晓晨被离婚,桩桩件件不在提醒着异地军恋的艰难困苦。前一晚哭得昏天暗地,第二天在靶场射击,环数居然还能高得离谱。张哲说,既然爱她,又给不了她想要的,何不放她走呢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29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29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