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25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着父亲在外地,初中才回武汉,华工毕业的,现在驻地在外省。”周一诺诚恳地看着母亲。
  “你们认识几长时间了?”仿佛能感觉到妻子隐而未发的情绪,周茂林伸出手,试图拉住她的胳膊。他面带笑意地向女儿提问,却害怕暴脾气的妻子起身走开。
  “两三个月了吧。”周一诺皱了皱鼻头,她知道可能不会很顺利,但没想到母亲会在没了解任何信息的条件下,直接说不同意。
  传说中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,难道是骗人的?
  “他真的蛮优秀,高分考进了华师一附中,后来又读的华工的国防生,到了部队不想干技术,进了基层作战部队,一路到现在,表现特别好,”周一诺有些难过,不知道说些什么,才能改变母亲的看法。在她心里,程梓明是一个优点多到需要她仰望的人,见母亲这种态度,她真的有些伤心,“我们有蛮多共同语言,跟他在一起蛮自在。而且,他对我也蛮好的,事事顺着我,平时也经常照顾我。”
  “他一个当兵的,么样照顾你?啊?打个电话叫你记得吃饭?发个消息叫你按时睡觉?漂亮话哪个不会讲?那又有么斯用啊!能当饭吃吗?!真有点事要帮忙的时候,你看他是不是能变出翅膀飞回来!”邓清的火噌地上来了,怪不得,只要安排相亲,她死活不愿意去,怪不得这臭丫头经常对着手机傻笑,原来她已经谈恋爱两个多月了,更可气的是,自己居然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  “我又不是三岁的小伢,吃饭睡觉我自己不会吗?他对我好,我对他好,我们俩之间有感情,这就够了啊,还要别的么斯咧!当不当饭吃,有么斯关系撒!再说了,我一个人过了几十年,不也好好的吗?这世上,除了不能提供精子,有么斯事是我自己不能做的?我又不是靠男人养!”周一诺也急了,太多的观念难以和母亲保持一致,何况是终身大事。她没指望母亲顺利同意,可母亲这样的态度,让她十分难过。
  “你都这个年纪了,难道还只是想谈个恋爱玩哈子?我自己养的丫头我晓得,你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,”甩开老公的手,邓清站起身,语调拔高,目光严厉,“我就问你一句,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跟他结婚?”
  周一诺咬着唇,各种委屈、失落、不甘交集在一起,心里只觉翻滚得厉害。她重重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眼神却透着坚定。
  “我说了,我不同意。”邓清留下这句话,转身进了卧室,房门腾地被扫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周茂林示意事情暂时缓一缓,跟着老婆进了房间,剩下气得想哭的周一诺站在客厅,大口喘气。
  和大多数家长一样,邓清对周一诺进行的教育是打压式的。整个成长过程中,周一诺受到的表扬极少。大多数情况下,她得到的都是类似于“你处理得不错,但明显还有其他更好的方式”,或是“130分确实不低,但你要知道,前面还有好几个140分的人”这样的引导和暗示,目标永远无穷无尽,没有终点。每当周一诺按计划甚至超额完成计划,母亲便这样不动声色地给她设下另一个更高的目标。偶尔与人谈论子女,同事们夸赞邓清,你们家女儿那么懂事,学习又好,你这辈子真是好福气。
  明明心里开心得不行,她的惯常回复却是虚伪地板着脸,好什么啊,一点都不听话,总是惹我生气。
  周一诺认为这是种病态心理。可拥有这种病态心理的人,是自己的母亲,血浓于水无法割舍的亲人,她实在无可奈何。
  假期前两天,周一诺和邓清各忙各的事情,没有更多交流,周茂林被夹在女人的冷战中,辛苦异常。为了缓和家庭气氛,他只能采用惯常手段,各个击破。
  女儿年轻,总归讲理些,于是他先找到了周一诺。
  “何必跟你妈对倒来咧,她那个脾气,你又不是不晓得,吃软不吃硬。你跟她硬扛,她比你还能扛。不如说几句好话,让她开心一点。”老周叹了口气,女儿大了,有男朋友了,也许过不了多久还要结婚生子。周茂林有些感慨,老了老了,现在这肚子,估计都塞不回军装里去了。
  “老头,这种事不是要哄她高兴好不好?是我结婚又不是她结婚!她不同意,我才不高兴咧。她找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人,叫我去相亲,我也去了,可我真的沟通不了。一天到晚担心我找不到男朋友,现在我有男朋友了吧,她都不愿意多听两句,就说不同意。我晓得她介意他是个军人,军人么样咧?我从来不觉得军人是个值得介意的理由。”周一诺撅着嘴,一脸不开心。
  周茂林笑着点头,看来丫头还没气糊涂,知道老邓反对的根本原因。
  他宠溺地笑,“你啊,就是个死心眼,一句不介意就完了?结婚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,军婚是什么?是一个人过日子。一个人承担起一个家,过得好也就罢了。万一过得不好,就算想离婚都不好离。你妈是怕你受苦,晓不晓得?”
  其实周一诺什么都明白,只是她没觉得一个人生活会有多困难,军婚是很艰苦,可军人毕竟只是一个职业,我们不应该从职业判断一个人。只要那个人值得,他做什么工作,在哪里工作,又有什么关系?况且,她觉得彼此独立很好,她不需要一个整天黏黏呼呼的男人,像堂姐夫那样,虽然能天天陪在身边,整天玩电脑游戏,家务也不做,孩子也不带,还不如人不在家呢。
  看着面前含笑的父亲,她想了想,不情愿地嘟着嘴,“你们当年谈恋爱的时候,你还不是在部队。”
  把周一诺垂下的长发挽到耳后,周茂林满眼疼爱,“傻丫头,但我是个兵啊,我退伍回来,跟你妈结了婚,有了你,你妈那坚强的一个人,以前还跟我讲,她根本无法想象,万一我冇退伍,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。丫头啊,军婚就意味着么斯都是靠自己,这些都是客观事实,需要考虑。你那个么斯明,32岁能干到正营级,的确很优秀。但你想啊,这优秀的人,一时半哈滴,部队肯定不会让他转业,那你呢,么样办?一直等倒他?”
  “不么样办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周一诺把鼻头揉得通红,信誓旦旦。
  周茂林笑着摇头,恋爱中的小女儿心思啊,哪还看得见生活道路上的荆棘。那些最细小的事情,都能把人给击垮。一旦选择了军人,要承担的一切远比想象中困难。但愿她能想明白,邓清不是故意跟她作对。
  女儿这边说了没起作用,转过头,他努力开解刀子嘴豆腐心的妻子。
  “我找糯米谈过了,她也明白你是为她好。”老周在心里仰天长叹,为什么生命中重要如斯的两个女人总是不合,而我就这么命苦,总得哄完这个哄那个。
  邓清冷哼一声,白眼翻的凌冽,“她晓得个鬼,我现在就是她感情路上的绊脚石,城堡里白雪公主的后妈,棒打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。”
  周茂林噗嗤笑出声,“哎哟,这排比句用得,作文都可以打满分了。”
  被老公不着调的模样逗出声,邓清推了他一把,“一边去,她又说我么斯坏话了?”
  装作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模样,周茂林瞪大了眼,就差抱着妻子信誓旦旦,“小丫头还敢说你的坏话?我第一个不放过她!”牵起妻子粗糙的手,他收起玩笑心情,“她好像蛮喜欢那个男伢,军婚么斯的,她也不在乎。我劝你咧,也不要管了,随她去吧。”
  邓清白了他一眼,刚要开口反驳,被周茂林一句话堵住了,“你不同意归不同意,但是她向来有主意,她要是真的不往心里去咧?那你说得再多,又有么斯用?”
  

☆、闭口不谈

  假期最后一顿晚饭前,周一诺主动找母亲聊了会天。期间,周茂林在厨房做饭。他一边炒菜,一边担心,万一房里的二人吵起来,他可要赶紧去救火。十几分钟过后,周一诺红着眼从主卧出来。老周巴巴的望向女儿,她只是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好在晚饭时,饭桌上的气氛明显和缓了许多。
  饭后,周一诺背着行李返回恒大华府,准备第二天就近上班。
  女儿走时,还红着眼眶跟老邓告别。周茂林不解,好奇地追问妻子二人相谈的细节。
  “她说她需要的不是那种两人每天在一起,女人追在男人身后,让他收拾脏衣服脏袜子的婚姻。她需要的,是即使两个人不在一起,也能朝着各自的目标奋斗的婚姻。”邓清如是说。
  两人聊了十几分钟,难道就说了点这个?周茂林别有用意地笑,“就这些?冇跟你耍赖,说非此人不嫁?”
  邓清白了他一眼,“你丫头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吗?”
  乐得她们母女俩关系融洽,老周的和事佬工作圆满完成。还是有点不放心,他又追问了一句,“这样说来,你同意了?”
  邓清轻哼一声,“冇啊,我还是不同意。”
  周茂林看着她,示意她继续,他想听转折。
  “你姑娘说了,她晓得和军人在一起很难,毕竟现在两个人认识时间还短,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。所以咧,如果她半途坚持不下去了,我可以尽情地嘲笑她,如果她坚持下去了,也希望我祝福她。”
  “就这样?”老周觉得很惊讶,这样一席话就能把老邓说服,表明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反对。
  邓清有些无语,“就这样啊,难道你还希望我们娘俩继续不说话?”
  周茂林赶紧摇头,这罪名太大,他担不起。不过丫头这手欲扬先抑,倒是玩得漂亮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回到驻地,澡都没来得及洗,程梓明紧赶慢赶去取信,乐滋滋地取了三封信往寝室走,一路上各种被追问。
  程营长,嫂子又来信了?这是其他营或者分队的人普遍的问法。
  明哥,你这脚都已经乐得不着地了啊,是不是马上就能飞起来了?这是较为相熟的连级主官。
  头儿,你的笑容已经闪瞎了我的氪金狗眼,你能不能放过我,让我做只安静的美丽的单身狗?能说出这样的话,除了张哲还有谁。
  程梓明马上进入防备状态,把信收好,以防被张哲抢到手。
  “我又不看,你至于么?”看他那宝贝的样子,张哲十分无语。
  “你要敢看,我弄死你。”程梓明面无表情地瞪他一眼。
  “哎哎,又不是我把你有女朋友的事情传出去的,是朱头儿好吗?”张哲调整了自己的步伐,和程梓明变成相同频率,心里才算舒服点。
  “你再这么叫他,小心活不过今天晚上。”程梓明脚下生风,越走越快,上楼梯如履平地。
  “别啊,你别告诉他,落到他手里,我就完了,”张哲嬉皮笑脸,努力跟上程梓明的步伐,“那个,头儿,你上回说,嫂子隔三差五会给你邮吃的……”
  话还没说完,程梓明站在楼梯口,阴恻恻地冲他笑,“她说了,由于你上次拿了她的信,取消一次你的周黑鸭。”
  “别啊……”张哲哭丧着脸,作训服乱糟糟地裹着,眼见程梓明进了寝室,“天啊!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?”
  “因为你话多。”洗完澡的李东石,抱着盆衣服从旁边经过。
  “没天理啊,连石头都欺负我!”张哲踹开寝室门,目露凶光,指着李东石的背影,“你给我等着!”
  李东石回头,狡黠一笑,“来啊,狙不死你,正好试试我的5.8高精度,还没喂过几个。”
  张哲一脸黑线,努了努嘴,最终决定无视他,进门洗澡。
  洗澡收拾完,程梓明关上寝室门,从枕头下拿出刚才放好的信,一字一句地读起来。
  起初,他建议有条件第一选择打电话,有什么想分享但又不着急的事,直接发微信留言,看到了第一时间回复。试了几次,周一诺觉得不合适,程梓明的外训周期长,手机关机、信号不好时,经常出现信息丢失。
  还是白纸黑字来得靠谱,虽然技术含量低了点。周一诺如是说。
  这样的确不会发生信息丢失的情况,但会因为撰写时间过长,写信的人记不清具体写过些什么内容。通常,程梓明会针对感兴趣的内容,在电话里说说读后感。偶尔,周一诺会抬头看天,咦,我写过这个么?
  三封信,程少校花了一刻钟,前前后后读了三遍。
  最后一封信里,居然附了一个总结报告,题为“关于参加同济医学院校友聚会”的总结报告。初看标题,程梓明以为周一诺在说笑。细细看下去,这丫头言语里隐隐带着负荆请罪的意味。她明确了立场,对前男友直言不想再见。
  程梓明笑笑,毕竟在一个城市一个系统,工作上偶尔有交集再正常不过。信上说,毕业这么多年只办过一次同学会,在为数不多的同学婚礼上,即使遇见了,顶多笑一笑,鬼知道这次他抽什么风,居然跑来跟我喝酒,难道他家庭生活不和谐?啊哈哈哈,天啊,我多年前的诅咒,居然真的应验了。
  越相处越发现周一诺远比表象上搞怪,惯常用夸张的语言表达很朴实的意思。比如,她的总结报告其实可以用一句话概括,前男友找我去喝酒,但我不想理他,并且打算以后都不理他,所以你千万别生气。
  夜里,程梓明靠在窗边打电话,他的眼神望向窗外,璀璨的星让他想起心爱姑娘的眼,听着她无比悦耳的声音,他努力想象着她此刻丰富的表情。说到王凌成时,他表现得很豁达,身在部队,人情世故他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25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25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