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23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展?这就是进展啊!
  窝在被窝里,周一诺回想起分别时那个印在额头上的吻,她咬了咬手指甲,心下不由忿忿。哼,胆小鬼,大男人一个,居然还要我主动!如果不是我主动抱你,你是不是连我的手都不敢牵了?!每次就只会两眼盯着人一直看,光看有什么用,目光温柔有什么用!不都说当兵的胆大勇猛嘛,怎么胆量如此之小!这个时候知道说好话了?你确定,只要你说了,我就愿意听啊?哼!
  手机在手心里被捂得发热,她羞答答地红着脸,啃着手指打过去一行字,晚安,我也爱你。
  接下来的每晚,他们都会以这样一句话甜蜜地结束一天的忙碌。
  但好日子总是短暂的。不过一周,程梓明又失联了。
  什么鬼!太过分了!夜深人静的时候,周一诺偶尔也愤愤地想。
  可有什么办法呢?跟他吵架?他是无辜的啊,只要有一点点时间,他都能飞奔回来,他何尝不想两个人一直在一起?他说过,现在也必须随队训练,体能这东西,一旦掉队就跟不上。每天训练已经够辛苦了,周一诺不想给他添麻烦。电话这边一句抱怨,电话那边的人可能会担心好几天,在训练中分神可是了不得的事情。
  好在相处时间久了,周一诺渐渐掌握了规律。如果偶尔心里不痛快,就去看电影唱KTV。过了那阵情绪,再听到他的声音,宁愿聊些吃了没吃什么这种没营养的话题,也能对自己的小委屈绝口不提。
  没人的时候,周一诺还会双手握拳给自己打气,加油,咱也是名光荣的军嫂了!自怨自艾是没用的,振作起来,好好过日子吧!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韩鹏的工位在周一诺斜后方。经过长达一周的观察,他发现亲师姐有个习惯,一到座位坐下,她必定先掏出手机看一眼,并不打开APP,只看一眼桌面就马上锁屏。
  如果要看时间的话,她左手腕有手表。
  如果是看股票的话,股市跌成这个惨样,放上好几个月也起不来。而且,也没听说一诺姐炒股啊。
  韩鹏不理解。不过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癖好,或许她的桌面有什么特别帅的男明星呢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四月中旬的某天上午,韩鹏打算冲杯咖啡看文献,刚走到茶水间门口,听到里面传来周一诺的哀嚎。
  “娜娜,周六跟我一起出去吧,吃饭逛街、唱K看电影都可以,我请,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啊!”周一诺拉着李娜的胳膊,不住的摇晃。
  “你轻点,轻点!”李娜把水杯放到桌上,“至于吗?就那么不想回家?”
  周一诺瘪着嘴点头,“你是不知道,上个星期回家,我妈又说有个阿姨家的儿子刚从国外回来,要我去见一见。你知道她这样的行为对我来说是什么吗?家有一老,如有一鸨啊!”
  门外的韩鹏无声地笑着。
  “瞧你这话说的,有你这么埋汰自己亲妈的吗?说实话,这年头海龟也不怎么值钱了吧,不过,反正你也闲着,去看看呗,没什么大不了的,买卖不成情义在嘛。”李娜走向饮水机,语气平淡,对周一诺反复无常的相亲早已见怪不怪。
  周一诺搓搓鼻头,白润的皮肤变成粉色,“可我有男朋友了,我不去。”
  原本打算抬脚迈进室内的韩鹏,在听见这句话的瞬间收住了脚。
  李娜的惊讶声响起,伴着她用勺子搅拌水杯的清脆声,“有男朋友了?什么时候的事啊,没听你说呢?”
  周一诺继续拉住她的胳膊左晃右晃,“好不好嘛娜娜,陪我出去玩,我不回家了,书奇要去武大找她男人,她把我给抛弃了,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啊。”
  “你没跟你妈说,你有男朋友了?”李娜不解。
  “说了,她不信,”周一诺翻了个白眼,摇头晃脑的模样竟然有些可怜,“你说我信誉是有多差,跟亲娘陈述事实,都能被认为是在撒谎。真是想不通,天天催我谈恋爱,我说我有男朋友了,她又怀疑我没那个能力。简直没有天理。”
  李娜花了些时间整理思绪,想通其中关节,一脸迷惘加不可置信,“哎,我有点没弄懂,既然你都有男朋友了,你可以去找你男人玩啊?还来找我干什么?”
  “哎呀,他工作特别忙,没时间,”周一诺的爪子仍旧拉着李娜的袖子不撒手,“好不好,我们出去玩,上回你不是说要买单鞋?走嘛走嘛。”
  “好吧好吧,真受不了,一把年纪了还卖萌,怪不得你妈不相信你。”李娜转身出门,周一诺跟在她身后,快走两步,挽起她的胳膊,愉快地回了办公室。
  韩鹏进了茶水室,站在刚才周一诺站过的位置,笑着摇了摇头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还没到周末,周一诺就用邓清发来的联系方式拒绝了那只海龟。
  母亲知道消息后,自是发了一通脾气。上次已经在李媛那里没了面子,这次好不容易从以前的同事那里联系上一个学成归来的精英男孩,还没见面就被这死丫头给推了,都三十岁了,还挑三拣四,一点成家的意愿都没有,谁家有这样的丫头,都得生气吧?
  邓清放出话来,只要周一诺进了家门,绝对打不死她。
  周一诺对此表示呵呵哒,老邓啊老邓,虽然你是太后不假,但是你忘了家里还有老周么,他可是太上皇。在老周的庇护下,我不相信你能够得着我。
  哎,远在天边的某人,你看见了没,为了你,我也是很拼啊。在家跟老佛爷斗智斗勇,真心很不容易。你知不知道,你知不知道?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你了,也许,是因为你总是把我看得很重要?
  周一诺把脑袋埋在臂弯里,趴在电脑桌上,盯着手机桌面发呆。
  哎,你去哪了呀,什么消息也没有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某天上班时,看见门外穿着白大褂走过的周一诺,邵聪叫住了她。
  周一诺手里还拿着离心管,并没坐下,跟邵聪打完招呼便站在办公室的空地上。
  “王凌成和你,好像是一届的?”在他的印象中,周一诺似乎也是08届毕业的。
  听到这个名字,周一诺心里顿时涌上不想的预感,只是面上依旧若无其事,她点点头,承认他们是同届同学。
  “还记得他最好,上次他来我们这检查,你们见过的。”邵聪面带微笑,“昨天他给我打电话,说想约我们几个校友聚一聚。”
  周一诺流露出忌惮的神情,她并不认为这是件好事,校友那么多,为什么非要找我们公司的几个人来聚?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。事出反常即为妖,无奈她只能按捺心情,听邵聪继续。
  邵聪面色依旧,“这是个不错的机会,跟他们搞好关系,对我们以后申报和审核都有好处,毕竟经常跟他们有接触,也算是个人缘,只是没听你说你们是同届同学。”
  周一诺点点头,“我们都是03级临五的。只是,我能不去吗?”
  邵聪不解,“你周末有安排了?他还特别点名叫我带上你。”
  此话一讲,周一诺十分无语,这么多年过去了,突然来这么一出,王凌成到底什么意思?这种假公济私的事情,亏他做得出。
  “如果不方便就算了,我打电话跟他说。”邵聪从周一诺的表情中发现不适,工作中从没见她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,万一这两人的过往不太和睦,那可不好。
  药监局的人,能得罪么?什么叫民不与官斗?周一诺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傻丫头,在公司利益面前,清高是没用的。更何况那只是个不太愉快的前男友。毕竟这么多年没来往,就算遇上了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。
  她抬起头,抿唇一笑,“没事,师兄,约的什么时候?”
  邵聪多看了她两眼,确定她真的愿意,“这周五晚上,到时候坐我的车,对了,你跟韩鹏说一声,叫他也去。”
  周一诺点点头,轻轻带上了办公室门,心里长叹一口气。
  

☆、觥筹交错

  初春的凉意渐渐消散,人们纷纷脱下厚重的冬衣,努力追寻春的气息。从三月底开始,东湖梅花、武大樱花、包括周边县市景区的桃花、杜鹃花,无一处不在排队诉说着春的到来。
  春天的武汉特别好看,当然,四处汹涌的人头格外好看。
  走在四月末的艳阳里,任凭春风吹起额前的碎发,身边偶尔走过一两对相依偎的情侣,看着别人的男友呵护备至,周一诺会羡慕地多看两眼,再看两眼。行了,都快斜视了,再这样毫不遮拦地看下去,小心那姑娘以为你要抢她男人。
  周一诺嗤笑一声,腿没有程梓明长,背没有程梓明挺得直,烫个大刘海就想装韩国欧巴?看起来比程梓明差远了,不过尔尔。在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状态中,周一诺再次成功地扛过了一个周末。
  马上要到五一假期,就算周末可以不回家,法定节假日总是得回的。周一诺决定回去和父母好好谈一谈程梓明。
  只是,在这之前,还有王凌成这座大山要翻。
  罢了罢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吧。
  周五下午,邵聪领着周一诺和韩鹏提早下班去占位子。说是老校友聚会,自然是公司出钱,周一诺暗笑,现在从上到下抓得紧,就连出来吃饭,都得找个私人理由。
  将近七年,时光可以把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分开,也可以让他们再次遇上。遇见时,谁都不是当年的模样。经历过那些撕心裂肺的细胞好像已经全部死亡,意识里剩下的,再也不是那些悲伤。看着圆桌对面的王凌成,周一诺忽地发现,他那圆滚滚的脸,怎么看怎么喜庆。
  一群人忆往昔峥嵘岁月稠,从食堂的饭菜聊到万松园和雪松路上的油焖大虾,从病理生理讲到新门诊楼,席间言笑晏晏,一片盛世太平。酒场话题多变,周一诺默默听着,并无太多言语,多附和着笑意。眼见韩鹏二两白酒下肚,脸红得像关公,她站起身添了碗甜汤,递给师弟。
  韩鹏看她的眼神千恩万谢,爽快地将汤喝个底儿掉,冲着周一诺甜甜一笑。
  这一切都不动声色地落入了对座王凌成的眼里。
  王凌成面带微笑,十分有礼,眼底的探究消失不见,看向韩鹏。“这位师弟,是今年应届毕业的吗?”
  韩鹏通红着脸,略带尴尬地答道,“我是07级临七的,刚进公司。”
  王凌成笑了,“那你可是今天在座最小的师弟,不过你比我和周经理厉害,我们都是临五。”
  韩鹏笑着点头,直说还要感谢各位师兄师姐的照顾。
  一直静观其变的周一诺被莫名其妙地扯进了话题,不明白王凌成在搞什么把戏。果不其然,韩鹏不过是个过渡,王凌成终于成功将话头转到她身上来。
  “周经理现在跟CDC交流比较多,以后也要经常跟我们打交道才好啊。王凌成的目光在周一诺脸上流连,你说是不是?”
  想干嘛,看我出丑吗?逢场作戏谁不会啊。周一诺笑着站起身,朝他举起酒杯,“是啊,自然要跟您这边多联系,以后还要感谢王科长的指导,这里先敬您一杯。”
  王凌成也站起身,却几步走到周一诺面前,举起手中的酒杯。
  周一诺不卑不亢,面带微笑,举杯相碰。
  王凌成一杯干到底,一气呵成眼不眨,笑的时候露出明显的双下巴。眼神却不曾从周一诺身上移开,直说你随意啊,随意。
  周一诺愣了愣,需要直接喝干的吗?她皱了皱眉,把高脚杯里剩下的白酒一饮而尽。
  “都跟你说了别喝那么多,随意就好。”王凌成站在周一诺身侧,声音极小。
  周一诺瞪了他一眼,你不喝这么多,会逼得我也喝这么多?
  王凌成端着酒杯往回走,笑着摇了摇头。周一诺啊周一诺,不管你怎么装淑女装老练,性子还是这样直接,这么多年了,一点没变。
  两颊红扑扑的韩鹏体贴地给周一诺倒了杯椰奶,向来酒量不行的他看向亲师姐,眼神里充满了崇拜,“你知道吗一诺姐,我这辈子最羡慕的,就是你们这些有乙醛脱氢酶的人。”
  周一诺转过头,悄悄对韩鹏抱怨,“辣死我了,老邵也是,买什么52度的天之蓝。”
  韩鹏盯着周一诺的脸,询问她状况如何。她的眼睛被灯光映得一闪一闪,白皙的脸上未见丝毫红晕。
  “半杯而已,暂时还扛得住。”周一诺长呼一口气。夹上两筷子菜,先垫垫再说。
  自从周一诺和王凌成拉开了酒桌文化的序幕,大伙也都开始活泛起来,你来我往,觥筹交错,所有的面子与感情,尽在一杯酒里。韩鹏喝酒时饱含壮士断腕的沧桑与豪迈。他安慰自己,反正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,大不了来一场狂醉,好歹气势上不能输给师姐一个女流之辈。
  殊不知周一诺酒量并不差,出临床任务时,也能扛得住饭局大旗。与医药代表等销售行业一样,长得不错还能喝点酒的姑娘,大多运气不会差。迄今为止,周一诺最光荣的战果,是在江苏某市CDC以一敌三,对方两男一女,都是缺乏乙醛脱氢酶的上脸怪。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23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23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