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20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知道这帮忙的活会遇到他,就不接了。
  “明天有面试啊,别安排别的活。”进门前,邵聪再次叮嘱。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拐回自己的工位,周一诺猛灌了一大口水。现男友不知去向,前男友时隔几年偶然出现,这都是些什么事儿。
  这次招新面试一共来了七个人,三男四女。考虑到女生的婚孕问题,周一诺建议招男生。
  邵聪乐了,女生不见得比男生差啊,你不是干得挺好?
  周一诺摇摇头,不是每个女生都跟我一样,单身那么久。
  两轮面试之后,最终决定留下韩鹏。小师弟去年临七毕业,出去游历了一番,下半年才开始投简历。周一诺不明白他为何不去考博士,毕业出来,就算进不了三甲,也能去个不错的医院。
  韩鹏呵呵笑着,笑里有些酸楚。虽然从医很有成就感,大多数病人其实也很好沟通,但亲眼看着老板被患者家属打了四次,还有一次住院半个多月,心就凉了。这个行业风险实在太高。
  周一诺点点头,医患关系实在一言难尽。把韩鹏带到新工位,带着他认识了一圈同事。找了研发总监郭铭,郭铭没做具体安排,只让韩鹏暂时跟着周一诺做实验。又去别的部门串了串,交代他有问题随时提。如此一番,换来小师弟特别阳光的笑容和感谢。
  白天上班时还好,忙着工作没时间想别的。到了晚上,尤其是晚饭后,周一诺就会习惯性地想念那个并不在身边的人。
  抽出一张新A4纸,取了铅笔和直尺,周一诺继续打格子。
  也不知吃饭了没有,夜里睡得好不好,有没有急行军,多少公斤的负重,会不会在水里一泡就是七八个小时,能不能洗澡,会不会受伤。普通部队的营级干部,哪里还用和士兵们一起练得那么辛苦。什么都不知道,一点消息都没有,这种感觉以前从没有过。在没有对象回答这些疑惑时,或多或少会加入主观想象,想象时,思念和担忧同时被放大。
  等待,确实是一场心焦。
  毫无办法的她,继续一笔一划写着自己想说的话。明明信息已经如此发达,一下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擦擦额角的黑线,周一诺无语问苍天。
  又是一夜过去,手机没有响起,周一诺拍拍自己的脸,起床上班。
  刚入职的韩鹏比周一诺小四岁,年轻人工作热情高昂,走路步伐都明显轻快许多。领着韩鹏领了实验记录,两人并肩往回走。周一诺向他解释他职位的大致任务,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要学,证书得考,出差时多学多看,很容易上手。在大部分不用出差的日子里,他们也不能闲着,需要按照不同项目要求,以及研发部门的人手安排,进行实验操作。其中尤以血清抗体检测和细胞中和试验做得比较多。
  对实验不太感冒,却对临床监察有着浓厚的兴趣,韩鹏问起下次出差什么时候,是不是能跟着一起去。
  周一诺笑了,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就是劲头足,有个挺喜欢出去跑的师弟,以后工作就好办了。之前来过一个本科应届毕业生,没干上半年就离职,把负责带新人的周一诺郁闷了好几天。
  小师弟点头,眼神诚恳而专注,“很想去没去过的地方走一走,体验不同的生活。”
  “出差多了,人会烦的,但愿你到时候不会觉得想吐。”推开门,周一诺示意韩鹏先过。
  韩鹏停下脚步,撑着扶手,示意周一诺先走。
  谢过韩鹏之后,周一诺回到工位上,揉了揉酸疼的肩周,她拿起台历,在日期右下方标记了一个小小的18.
  和程梓明已经失联十八天了。
  韩鹏性格很开朗,虽比不上从前陆宇爱讲段子,短短几天内,也和部门员工融洽地打成一片。小伙子手勤快,嘴也甜,男生统一叫师兄,女生全部喊师姐。李娜拿他打趣,我们都是你师姐,那周一诺是你的什么啊?
  韩鹏的视线并没离开手里的6孔板,他举着细胞刮,咧嘴笑得十分开心,一诺姐?她是我的亲师姐啊。
  

☆、凌晨谈话

  冒菜,毛血旺,钵钵鸡,香辣牛蛙,麻辣小龙虾,烤羊腿,孜然羊肉……张哲的嘴唇有节奏的开阖着,他无声地反复念着他心爱的辛辣系菜肴,试图告慰自己贫瘠而空洞的胃。
  旁边的三期士官胡敏敬吞了口唾沫,没有任何多余动作,任凭副营长勾引馋虫,我自岿然不动。
  秦文东从侧面捅了捅张哲,用眼神示意他,哲哥,你够了,真的够了。
  四名成员构成突击小组B,等待着前方突击A组的行动信号。
  连续深夜伏击渗透,张哲的内心是崩溃的,他已经两晚上没合眼了,旁边这几个,没人能好到哪儿去。
  扮蓝军不能给点好待遇么?撇开还在新训的娃子们不算,两个特种作战营加一个装甲团,合起来挑对方两个重装机步团加一个师侦营。谁不知道作战营的营编制根本不满员啊?同样是扮蓝军,别人一个旅打一个旅,我们这是啥?两边一起练?那不能太偏心啊,红军战损达到规定比率,导演组还动不动让他们来个满血满蓝原地复活,再来一轮!
  红军重火力覆盖,蓝军绕着路线往对方后方突,一轮接一轮,简直就是轮/奸。就这还得玩命的上,不然被红军端了,回去又得挨训。
  真他妈的烦啊。
  最令人烦躁的不是漫长的等待,而是在等待的某个拐点,突然收到进攻指令时,身体跟不上大脑反应。平日里那么多训练,为的就是让肢体反应成为本能。这次带出来的都是练了四年以上的兵,其他的正在陪着娃子们新训。七个月的新训结束,马上还有夏训。为了磨合多人配合度,惯常的小组被打散,程梓明和张哲、李东石分开,各自带队。张哲埋怨归埋怨,不可否认,这样的实战模拟,能让大伙对战斗的认识迅速提高。
  想当年我第一次参加实战模拟时,算了,还是不要想了。
  石头在背后呢,再难啃的敌人都能啃下来,那个软绵绵的脾气和异于常人的定力交杂的奇异生物,却是心里最踏实的依靠哇。
  张哲打起精神,探查好附近,继续隐蔽。
  收到程梓明的信号,张哲迅速给出手令,小组全员出动。跑动中,除了背囊和身体接触产生声响,就只剩脚下与地面的摩擦声。张哲默默估算了时间,信号给出时间貌似比预期早出许多。头儿那个组的方向隐约传来空包弹的声响,零碎,步/枪居多,大多都是短暂交火,然后恢复平静。
  看来营长大人也是烦了,眼见这一轮比前几轮猛多了,根本不给对手留喘息的余地。哎,只能说,谁碰上他那组,谁倒霉。
  小红红们,自求多福吧。
  接近红军阵地,张哲示意停止前进,粗略估算对方火力,张哲气得直想骂娘,对方阵地人数明显比情报上显示的多,又是硬骨头!小组全员分散包抄,一边交火一边向侧后方转移。第五轮了,红军杀红了眼,一个排打完,剩余的兵力和张哲硬拼。胡敏敬眉头越打越紧,张哲越打笑得越开心,在李东石的火力压制下,张哲小组终于顺利完成任务。
  组里年纪最小的秦文东被红方击中,光荣牺牲的他一脸沮丧,直呼哲哥我错了。张哲无奈,也算是老兵了,怎么这样呢。回程时,张副营长拉着他做了好一会思想工作。
  得了,别哭丧着脸,扮蓝不意味着不会牺牲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嘛。平时训练的时候给我练勤点,上了战场就不会死得那么快!什么?都是25公斤?你不会30公斤啊?!哎哎,干嘛,还要哭鼻子吗?好了好了,回去给你买红牛,大老爷们儿,别娘们唧唧的。轮/奸了五轮才死一次,不错了,真的。不信整完队你问问,肯定有死三四回的。
  秦文东泫泫欲泣的眼神里,饱含了对副营长的感激与信任,盯得张哲怪不好意思。
  可不是么,当年我一上来就死了,当年还没这么多轮呢。
  夜视仪下,程梓明全组端掉对方两个暗哨。被俘的战士瞪大了眼,一脸不可置信。
  中尉宇航伸手拍拍他的脑袋,笑了笑,死人不要出声哟。
  靠在树上的俘虏满脸愤懑,嘴里骂了句脏话。
  宇航还想跟他理论,程梓明回头小声喝了句,跟上。
  宇航颠颠儿地持枪追上去。
  这一轮又在无声无息中结束了。
  五轮,两次成功袭击红军指挥所,全面渗透红军部队后方及侧翼。折损主狙三人次,所有行动小组伤亡人次未超预期目标,红蓝战损比达到11: 1。
  对于二营的这个结果,朱碧波表示满意。
  集合时,张哲拿手肘撞了撞程梓明,嬉皮笑脸,“头儿,你后两轮速度越来越快,是想虐死他们吗?”
  “没想太多,就想赶紧结束,”程梓明摘了帽子,挠了挠脏兮兮的头发,和张哲往帐篷走去,“哎,波哥在哪你知道吗?”
  “可能和领导们在一块吧,还有红方的大佬们,总得安慰一下。”回到帐内,张哲红着眼打哈欠,坐了一会,觉得无趣,撒丫子寻吃的去了。
  程梓明灌了两口水,将水壶里剩余的水倒出来搓了把脸,早春凌晨时分,凉意袭来,一丝睡意都没有。他坐在简易床上,开始发呆。
  消失了将近一个月,一诺一定生气了。想起她,程梓明柔软的心里满是歉意。可道歉有用吗?更多的是无可奈何。之前还能每天聊聊微信或者打个电话,虽然不多,但至少有联系。而这大半个月不知所踪,没叮嘱她好好吃饭,没照顾她的情绪,不知她又埋头写了几页纸?那个爱笑的姑娘,她在信里写,你会给我回信吗,就像阿甘那样,在越南的雨林和艳阳里,一封又一封地写给他的珍妮。
  对不起,我做不到,真的做不到。
  一想到她失望的表情,程梓明猛地闭上眼。
  她一定生气了,怎么办?我该怎么做,才能让她不生气?
  舌灿如花的张哲,去年没挽留住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。对方一句我要你有什么用,弄得三十岁的小伙夜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  这样的事情,几乎每年都要上演。
  原本没有女朋友的,每天汪汪叫几声,自嘲是只快乐的单身狗。
  原本有女朋友的,坚持不住,大多也变成单身。
  程梓明的目光定在应急灯上,整个人放空走神。
  脚步声靠近,蓬帘被掀开,朱碧波走了进来,“怎么了,听说你找我?”
  “嗯,”程梓明心里有事,说话声音不太大,“确定什么时候带回了吗?”
  “还没定,也许今天,也许明天,”朱碧波开始翻找程梓明的背囊,“烟呢,给我来两根,非要我陪他们在导演部待着,还不让抽烟,憋死我了。”
  “没带。”程梓明抬头看着朱碧波。
  “我说,有事你就说,要请假?我批行了吧,别为了这个难为我,不给我烟抽。”朱碧波斜睨他一眼,语气轻松自在,全没在导演组办公室以一敌三的傲气。
  “真没带,”程梓明一脸坦诚,“我抽屉还有半条,回去给你行了吧。不过只有软珍品。”
  “也行吧,哎,跟你呆久了,嘴都养刁了,”朱碧波转过身,笑得奸邪,一脸褶子,“以前多少带一点的,这是怎么了,要戒?”
  程梓明没有正面回答,笑了笑,算是默认。
  “真要戒啊?”朱碧波凑近了,对上程梓明的眼,“有问题,有问题。我就说嘛,你怎么可能为了张哲,还找家里人寄吃食。”
  程梓明笑意更深,点点头,企图转移重点,“那是,他那张嘴,多少东西都填不满。”
  联系这些天收到的所有信息,朱碧波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。在一起快十年,很少听说有人给程梓明邮包裹,突然这么一下,手笔还不小,再看这家伙一副要戒烟要请假的架势,有情况,肯定有情况。
  “真要请假?去哪?”朱碧波居高临下看着他。
  “回武汉。”程梓明实话实说。
  “哎哟,出来的时候你就想好了吧,离家200公里地,这地儿简直是老天爷帮你挑的!你小子,非等到现在才说,够沉得住气啊,”朱副团长的胳膊搭上了程梓明的肩,一脸委屈,“哎呀呀,可惜最迟明天就要带回了。”
  程梓明一声不吭,直直盯着他,朱碧波无语,“怕了你了,总喜欢直勾勾地看人。行吧,我跟他们说明天一早带回,今天原地休整。”
  “晚点名前跟我报到。”朱副团长加了一句,站起身。
  “好,”程梓明看了眼手表,凌晨四点半,刘延钊和宇航还没回来,“我能现在走么?”
  原本往外迈的腿堪堪停住,朱碧波回身瞪住程梓明,“卧槽,不要太过分啊!”
  程梓明没多说话,继续直直地看着领导。
  “好吧好吧,记得晚上早点回来,”朱碧波挠了挠脑袋,一脸难以置信,“很漂亮么?一会儿都等不了?”
  程梓明顺手抄起刚被朱碧波翻出来的碗,朝他砸了过去。
  “哎哟喂,你还以怨报德!你给我等着!”话音落了,人却出了帐篷。
  

☆、一个雨天

  已经十分浓厚的乌云再也绷不住了,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,程梓明一路跑着,倒没觉得凉。黑车司机是个老大哥,一路聊天非常风趣。到达火车站售票厅时,雨开始越下越大。
  程梓明老老实实站在军人优先窗口排队。即使卸了领章臂章和胸标,一身丛林迷彩在人群中还是很引人注目。军人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20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20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