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18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梓明的春秋常服正装照,端正的五官透着英气。啧啧,幸好要刷密码才能看得见。
  周一诺满足地锁好屏,像是锁住了什么小秘密。
  高层会议一直到中午才结束。午休刚过,邵聪从茶水室泡了杯咖啡,从走廊路过时,把周一诺叫进了办公室。
  站定之后,周一诺拢了拢耳边的头发,朝他微微鞠躬,笑得喜庆,“领导新年好啊。”
  邵聪年过四旬,主管申报及临床平台。按辈分算,周一诺要喊他一声师兄。由于年后第一天上班,邵聪穿得比较正式,西服笔挺,配了一条蓝色领带。听了周一诺的话,他开始打趣,“心情不错呀,看来年假玩得很开心嘛。”
  周一诺笑而不语,邵聪示意她坐下。
  “是这样,”邵聪右手握着咖啡杯,左手自然地搁在腿上,“RA的张琦开始正式休产假了。”
  周一诺点点头,这个消息,她年前就已经知道了。
  “孔玲玲今天跟我说,她也怀孕了,”邵聪有些无奈,“RA本来就只有三个人,这下只剩一个能外出的,万一工作有冲突,跟药监的接触,你能不能帮忙跑一下?”
  周一诺呆了呆,这年头,怀孕都成风潮了,看来自己落后得实在太多。她点点头,表示同意领导的安排。
  “临床这边今年有一个招新指标,过了十五,人事那边就要开始安排面试,到时候你跟我一起面一下。这是目前他们收到的几份简历,你拿回去看一看。”邵聪递过一沓A4纸。
  接过资料,周一诺瞥了眼最上面那页,咦,这小鲜肉长得还不错,韩鹏,是本校毕业的小师弟。匆匆翻完简历,想起年前还没排完2016年新的出差安排,周一诺喝了口蜂蜜水,调出表格开始填。
  下班后,周一诺和郑书奇拐去超市买了菜。坐在电动车后座,郑书奇冻得上下牙直打架,她翻身下车,猛地跺了跺脚。
  这么阴冷的破天气实在不适合行人外出,这是要怎样,倒春寒吗。
  车停好,周一诺回过头,像史努比一样把眼睛眯成一条线,我的脸已经全僵了好吗,坐在后面的某人不要乱喊。
  郑书奇脸上堆出一朵花,虽然周一诺的身躯没能紧紧挡住扑面而来的寒风,但前座必然更不好受。
  周一诺继续眯缝着眼,挡在郑书奇身前。
  郑书奇嘿嘿地笑,答应今天洗碗,乐滋滋地越过周一诺往楼门口走去。
  周一诺失笑出声,提起车篓里的大包小包,小跑着跟上去,我做饭,你洗碗,这可是签了字画了押的规矩!休想抵赖!
  两人在森林公园旁的恒大华府租了一套两居室。用郑书奇的话来说,离生物城不算远,门口就是中百,公交方便,贵就贵点,比起之前住的小破楼,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。小破楼合同到期,周一诺跟着郑书奇一起搬了过来。周末若是没什么事,周一诺会回汉口,给郑书奇和张强约会释放空间。
  过日子么,柴米油盐酱醋茶,搭伙做饭是最重要的。厨艺不佳的郑书奇,挑选周一诺为合租对象的最大原因就是为了蹭饭。同居已三年,周一诺做饭的水平越来越好,郑书奇仍旧是个小洗碗工。
  火锅煮上了,咕噜咕噜地冒着泡。头顶暖黄色的灯,灯下坐着两个姑娘。
  抿了一口酸奶,郑书奇美滋滋的,胸中莫名冒出些指点江山的豪气,“哎呀,人生啊,怎么才可以更美满。”
  “张强博士毕业了,你就更美满了。”周一诺涮好羊肉,夹到郑书奇碗里。
  郑书奇点点头,拿手指着自己,“这年头,像我这么好的姑娘上哪找去。”
  “吃你的肉,小心凉了。”眼看这自恋无比的家伙又要开始往脸上贴金,周一诺及时打断她,又往她碗里塞了一个牛肉丸。
  “哇呀呀,谢谢糯米。”郑书奇埋头吃起来,嘴还在碗沿上,偏要抬起眼看着周一诺,越发显得大眼扑闪扑闪,格外可爱。郑书奇和张强相恋于高中,本科毕业后书奇直接工作,一直等着男友读书,今年已是第五年。这份耐心和诚意,绝非常人可比。
  吃完饭,郑书奇拎了锅碗进厨房,周一诺开始揉着肚子围绕客厅和饭厅走圈。
  

☆、营长有钱

  走到第三圈的时候,微信提示音响了。
  周一诺没有改变步速,慢慢地走着,点开手机。
  “吃饭了吗?”程梓明难得有空,主动发了消息过来。
  她顿住脚,飞快地打字,“吃过了,你吃了吗?”
  “吃过了,这会有点空,晚上要开会。”程梓明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,面上含笑。
  “周黑鸭都分完了吗?”走了两步,不小心撞到沙发扶手,周一诺索性坐下来,慢慢打字。
  “那还能有剩。”中午,程梓明和补充到岗及值班的战友们,在食堂分完了二十几包周黑鸭,不少南方孩子又一次被辣得合不拢嘴。李东石提醒程梓明,营长,张哲这次又没吃到,回来肯定要念你。
  郑书奇洗完碗,发现周一诺窝在沙发上玩手机,说了句进房间了,便回了自己卧室。
  电视里在播春晚回放,看过一次的梗,再看一次便没觉得好笑。
  又发了两条微信,那边发来一条,不说了,集合了。
  叹了口气,周一诺把手机揣在兜里,转身也进了卧室。按开电脑开关,她伸手去够桌上的水杯,还没碰到杯沿,突然打了两个喷嚏。
  咦,有人在念我么?正在专心工作的人应该没空想我,那么肯定是今天太冷了。
  此时的程宅一扫前几日的冷清,听说梓明被提前召回,程依玫带着一家三口回来安抚老爷子,顺便含沙射影地数落陆宇。
  陆宇捧着碗,嘴里塞得满满,一脸不开心。每次都这样,明明是担心梓明哥,最后变成我挨训。老爸就只知道在旁边一声不吭,真不知我是从哪个垃圾堆捡来的。
  “看哈子你,天天在我跟前晃进晃出,好好的工作辞了不干,非要创业。问你和吕珊么斯时候结婚,你又总说不急不急,你是想气死我吗?”
  “妈!”陆宇的脸皱成一团,“这个事情本来就不急,拐子们都冇结婚咧。”
  陆宇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在火上浇油,正好戳中了程依玫的心窝子。她满腔无名怒火蹭蹭往上冒,“梓明也是滴,梁思颖那好的姑娘,他还看不上!简直是,简直不晓得说他么斯好!”
  陆宇瘪了瘪嘴,“鬼扯,明明是别个看不上我拐子。”
  “梓明这好的条件,她有么斯理由看不上!明明吴思薇跟我讲,是梓明冇看上她家丫头。”程依玫看着儿子,满眼不信。
  陆宇翻了个白眼,“跟你说了你又不信,我问了拐子滴,他说对方要求他转业,否则免谈。”
  程依玫的咋呼脾气又上来了,“为么斯非要转业咧?实在不行,想办法把他调回来,到省军区,总可以吧。”
  程老爷子往碗里舀了一勺花生米,安静地吃着。陆宇看向镇定的外公,又看了看间歇性耳聋的父亲,歪了歪脑袋,小声嘟囔,“那是你说调就调的,部队是你屋里开的啊?就算能调,也要先问哈子拐子愿不愿意撒。”
  程依玫放下碗筷,瞪了儿子一眼,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
  程万平喊住陆宇,让他舀汤。陆宇双手捧着汤碗,放到外公身前。老爷子捏着汤勺,开口说话。
  “就这一个孙子,走了我这条老路,”程万平一脸自豪,“比我强,能进特战。”
  “老头,”程梓明是父亲的骄傲,这点毋庸置疑,但程依玫始终担心他的终身大事,“八月份他就三十二了,总该成个家吧。”
  程万平呷了一口汤,布满皱纹和老年斑的手与白润的瓷勺形成鲜明对比,“我跟你妈结婚的时候,三十四。”
  程依玫无话可说,父亲总有办法袒护他的小孙子。五十多年前,和现在的情况能比吗?
  “你啊,莫总是担心,要不出去找点事情做,退休在家,闲下来了不好。”程万平端着汤碗,朝小女儿笑着。
  耳聋症患者陆志远的听力瞬间恢复,捧着碗憋笑没憋住,被老婆瞪了一眼,笑得更大声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是手动的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所有队员带回之后,按原计划安排了两周常规训练,接下来有一场为期一个月的外训,具体地点尚未公布。
  常规训练期间的某天中午,二营程营长收到了一个硕大的快递。
  晚饭时,二营部分官兵的桌上再次出现了周黑鸭。
  张哲坐在李东石身边,将鸭锁骨啃得风生水起。
  李东石飞快地往嘴里扒拉着米饭,看张哲辣得直抽抽。他好意提醒,“上次营长带周黑鸭你不在,回来以后你又念叨他了吧?”
  张哲举着啃剩一半的软骨,眨了眨眼,“没有啊,我就,提过那么一嘴。”
  李东石摇摇头,“你啊,就知道给营长添麻烦,市里卖的不吃,非要吃武汉的。”
  张哲白了李东石一眼,“懂什么,原产的才叫地道。”
  重庆仔性子温吞,受不了张哲的赖皮,“寄了那么多,运费都得不少钱,营长总不可能就买给你一个人吧?”
  张哲眯起眼,瞄了一眼餐桌和人头,估算了大致总量。乖乖,一千多块。他把骨头扔到餐盘里,低声说道,“没事儿,咱们营长有钱。”
  营长有钱,这是二营大部分官兵的印象。
  二营长还是二营一连长时,就经常自己掏钱慰劳大家,出手很是大方。当时连里有两个家境普通的士官经济困难,他还自己悄悄拿了钱补贴,据说一人给了两三万。包括营长抽的烟,都比一般人要好。不管谁找他蹭烟,他都没小气过,心情好的时候,还成包的给。
  现在旅里招兵选拔的少,直招的多。很多新人猜测,莫不是营长家有雄厚背景,走关系直招来的。后来被告知,二营长是实打实从侦察连出来的,而且人家读的还不是军校,是地方院校的国防生。
  比起副团长朱碧波和一营长季晓晨,二营长的体能数据没他们那么耀眼。但人家是国防生啊,要么搞技术,要么搞政工的国防生啊,谁能想到每次演习就他鬼点子多!按照所学的专业,他完全应该进战备技术支持,而不是作战营啊!最后知道真相的人眼泪掉下来:那个250越野跑在前面的,真的是个大龄国防生?!
  而此时大家嘴里的那个有钱人,正趁着晚饭后难得的间隙打电话。
  “包裹收到了。”不过有天谈笑间提了一句,带的东西副营长出任务没吃到,有点可惜,他没想周一诺会寄过来。早上收到电话去取货的路上,他还在纳闷为什么会有包裹,等看到快递单上的寄件人姓名,他的心别提有多甜。
  “收到就好,幸好现在天冷,应该没那么容易坏。你们那儿不通顺丰,我用的EMS加急。”周一诺盘腿坐在电脑椅上,两眼笑得眯起来。
  “毕竟有些偏远,”程梓明笑得温柔,“以后少寄吃的,我们经常外训拉练,万一收不到,岂不是浪费。”身后的办公室门开着,桌上还放着今天和作战科的开会记录。
  “嗯,那我少寄这种容易过期的,碰到你在驻地我再寄。”周一诺眨眨眼,“你要是太忙的话,晚上就别打电话了。”
  “这两天有空,过几天可能就不行了,手机可能会不能用,”程梓明很是无奈,还没深入了解,两人就开始异地。好不容易靠着手机维系关系,感情慢慢趋于稳定,可一旦外训,原本微弱的联系便直接归零。他十分担心周一诺无法适应这样的生活,却又无力改变这样的现状,“所以只能委屈你慢慢适应了。”
  “哦,其实还好,”拿手抠着电脑键盘,周一诺慢慢想着程梓明的话,猜测他可能要外训,本想问问细节,又怕涉及保密,她砸吧砸吧嘴,“那就等能用的时候再联系吧。”
  “嗯,等会还要训练,晚点再给你打过去。”吃完饭,整队返回的人头在路灯下出现,程梓明挂了电话。
  二营三连长康明智从程梓明办公室门口经过,他侧着身子倚在门上,半开玩笑的问程梓明,“明哥,有烟不?”
  程梓明停下手里的活,抬眼看他,十分不明白他这吃完饭非得来两根的习惯,什么时候能改改。
  老康是谁,流血流汗不流泪的模范连长,敢打敢冲敢拼命,就这么点爱好。无奈家里母老虎管得严,零花钱少得可怜,月不过半就买不起烟。康明智挠挠头,隐约看见走廊尽头出现的人像极了张哲,他下意识地往屋里挪了两步。
  看他近身,程梓明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软珍品,面带笑意地递给他,“见着谁了,吓成这样?”
  一见黄鹤楼,康明智浮上喜色,赶紧把烟塞到裤兜里。
  张哲已经走到门口,人没现身话先到,“我说头儿,你这两天吃饭怎么这么快啊,一转身就不见你人。”
  怪不得老康吓得直躲,原来是张哲。耿直的康明智比张哲大半岁,最受不了他那张无敌的嘴,每逢看见老康抽烟,张哲都能从肺部病变讲到家庭责任,继而上升到人生追求与哲理,唐僧一般碎碎念,直叫老康头疼不已,每天被指导员叨叨,脑袋已经够疼了,再被张哲教育一顿,康总顿觉生无可恋。
  

☆、身家性命

  看着老康面上的慌张,程梓明眼里闪过一丝玩味,嘴上却答着张哲的话,“没什么,材料太多写不完,就想早点回来,再说,今天的饭确实不怎么样。”
 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18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18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