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一诺千金_分节阅读_第15节
小说作者:蒋博导   内容大小:694.9 KB   下载:一诺千金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6-10-05 17:05:36
题都可以拿来讨论,喜欢吃什么,什么食材,怎样的做法,这种小事都能讨论上一个小时。期间他还不忘穿插几个让人脸红的句子,让人对他跳跃思维心悦诚服的同时,叫人不知如何作答才能不产生更多歧义。
  聊天到半夜,两人才互道晚安。看着枕边发光的手机,周一诺把手贴在心口,浓黑的眼里映出幸福的光。
  真好啊,这才是恋爱的感觉。
  不得不承认,对于如今的社会人,手机的重要程度自是不言而喻。周一诺是这条理论的坚决拥护者,无论走到哪,她都会带着手机。在沙发上坐着玩,床上躺着玩,就连上厕所都要带进洗手间,仿佛手机是她不可分割的另一个灵魂。
  其实,她以前也一直这样。但总有些人,会将在别处积累的不满引导到这件事情上来。
  邓清表示自己已经出离了愤怒。
  “你看哈子你丫头,换了个手机像换了个魂样的,以前哪是这个样子,就像离了手机就不能活了一样。”邓清一边抱怨,一边剁着排骨,砧板上血肉飞溅。
  “还好吧,以前不也是这样吗,这不是换了个新手机,总要熟悉哈子情况撒,”周茂林站在一边剥豌豆,朝老婆挤出个笑脸,“以前用安卓,现在换系统了,总要花时间适应嘛。”
  “换系统,我还以为她换了个祖宗,整天拿倒手机,跟供个祖宗有么区别,”下手又是一刀,邓清抿起嘴,忍不住继续碎碎念,“那些有么斯用,年轻伢要多出去转,成天见黑地闷在屋里头,么样可能遇见合适的男伢咧?”
  “哎呀,你总是三句不离老本行,”老婆的执念实在太深,周茂林已经毫无办法,不知道究竟是妻子恨嫁还是女儿恨嫁,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不要管得那么多,我家丫头还是蛮优秀的。再说了,你现在着急她嫁不出去,等她真的嫁人了,你又欠她,总想要她回来,哪有现在好咧,总在你跟前。”
  “总在我跟前,”邓清歪着脸凑上前,膝盖蹭了蹭老公,“看得多了,烦死了,一晃三十了,还不结婚。”
  周茂林连忙伸手拂过她额前的头发,轻轻挽到耳后,“说了无数回,随她去,随她去。”
  “今天下午她又不在屋里吃饭?”停下手里的活,邓清走到灶前,看了眼冒着白泡的鸡汤。
  “嗯,好像说明天中午也不在家吃饭,有个高中同学结婚。”周爹汇报着女儿的日程,却忘了分秒钟前,这个话题还是媳妇儿的死穴。
  “哎,”邓清叹了一口气,“你说撒,她的同学们哈结婚了,她还连个男朋友都冇得,跟她介绍那多男伢,这不喜欢那不合适,烦不烦死人。”
  周茂林头痛不已,说了句去厕所,逃离了媳妇碎碎念的紧箍咒。
  下午又能见到周一诺,程梓明心情一片晴好。昨天夜里聊到一点多,今天他依旧六点多钟就出门跑步。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,平时不太在意路边的枝枝桠桠,但如今的程少校已然脱了单,心情自然无比愉悦,就连那荒凉的路边只吊着几片叶子的枯树,落在他的眼里,歪歪斜斜的身姿里都透出些美感。
  春节假期的清晨,路上本就没什么人。天气依然阴冷不堪,微霾的空气将细小的水分子锁在雾中。程梓明绕着干休所独自跑着,脑海里回想着和周一诺聊过的内容,脸上不由自主地带了笑。
  隔壁老莫背着太极剑问往广场走,看到这个跑步的年轻人,不觉有些眼熟。
  “莫叔叔好。”路过老莫时,程梓明主动打了招呼。
  “好,你好。”招呼打完,发懵的老莫不禁眯起眼,这好像是,隔壁程家的二小子?什么事儿这么开心,脸上跟挂了朵花似的。
 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下降得厉害,自以为英明神武的程少校表示,他绝对不是那种在各种激素共同作用下被冲昏头脑的二愣子。一但发现自己开始走神,他便立即启动自省机制,将情绪拉回到正常状态。
  对程梓明来说,他那点小九九,怎么可能逃得过程万平锐利的眼。自从那天问他玩得如何,他答了句蛮好,老爷子就开始仔细观察起他的一言一行。动不动舔舌尖,眯了眼笑,发呆,就连张阿姨喊他吃饭都喊了两声,他才有反应。
  哼,就这水平还想隐藏?
  原本害怕吃饭时一直摁手机会被爷爷发现什么端倪,但一诺主动暂停了对话,让他好好陪爷爷。他甚至有些期待,如果带一诺回家,爷爷会不会喜欢她?应该会的,爷爷的遗憾便是孙辈里没有女孩,他总抱怨一群小子没一个贴心。一诺那么懂事,肯定能得到爷爷的疼爱,没准,比他的更多。
  想着到这些,胃口大开的他又添了一碗饭。
  摸清了周一诺的假期作息规律,程梓明自觉地把时间表跟她同步起来。这姑娘爱睡懒觉,十点左右起床,吃完午饭出门。整个午后他们要么轧马路,要么找地方喝茶聊天,吃完晚饭再溜达溜达,然后送她回家。两人什么都聊,从NBA讲到科幻小说,从国家形势讲到股票,涉猎范围之广,令程梓明一次又一次对这个姑娘丰富的知识面惊讶无比。
  无奈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,程梓明心里默默盘算着,初八的火车回广东,这样还能陪她两天。
  晚饭前,听说他初八就走,周一诺满脸的笑意瞬间凝固。
  “这么早啊。”才刚刚习惯在另一个人的陪伴下过假期,习惯有个人嘘寒问暖,习惯一起走在江城的街头,欣赏不一样的风景,习惯每天夜里揣着无比美好的心情,捧着手机说晚安。
  看她笑意明显消失的脸,程梓明心里也不好受,却没有办法,只好低了眉眼看她,“只要有机会,我就请假回来。”
  周一诺摇摇头,对他的说法表示明确反对,“你工作性质特殊,别老请假,专心工作。”
  程梓明不由低了头,半响不说话。
  “怎么了?”虽然有些难过,但周一诺的第一反应是,接下来的两天必须得充分利用。
  “我能牵一牵你的手么?”程梓明抬头,安静地看着她。
  又能感觉自己活着了,左二至六肋软骨下方的那个器官如此猛烈的泵动,周一诺眨眨眼,只觉得口干舌燥。还是遇到意外那晚有过肌肤接触,之后这两天,程梓明一直克制守礼,甚至没有盗用小说里的经典桥段,趁着过马路顺势牵住她的手。
  现如今,答应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,一切发展得太快,快得超过她的预期。
  深吸一口气,周一诺安慰自己,对于一个假期不到十天的人而言,时间就是一切。在这有限的时间里,他的紧张和在乎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。
  就算再给你三个月时间,你确定能找到一个比他更容易走进你心里的人吗?谁能清楚他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,难道还要慢慢磨蹭,拖上一个月才羞答答地告诉他,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?
  大家都是成年人,谈恋爱也讲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这种时候,扭捏有用吗?
  看他伸出手掌,掌心向上,一双眼里满满的期待。
  这一幕落在周一诺眼里,突然变得很神圣,神圣得像他在邀请自己,从此加入他的人生。
  周一诺,你们真正开始相互了解才三天,你确定吗?她在心里问自己。
  她抬眼望着他,映入眼帘的,是他的认真。
  我想我愿意相信他。
  周一诺把手放在了他掌心里。那里的温暖,随着静脉回流进了她的心里。
  左手被程梓明交握,揣在大衣的荷包里,再也没有松开。周一诺顺势往他身边靠了靠,人潮汹涌处,甚至被人挤得靠在了他身上。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弯了唇角,把她往怀里再拉近一点。
  像所有恋爱中的情侣那样,他们一时一刻都不想分开,就连晚上的告别,都比前些天多说了一刻钟。两人说着如此没有营养的话,显得格外幼稚,讲着讲着,往往自己先被逗笑了。最后的最后,还要争执一下,到底谁看着另一个人先离开。
  结果必然是周一诺屈服在程梓明的执着下,一个人转身上楼。
  

☆、(番外)一诺日志(1)

  2008年5月18日/ 阴/ 心情很烦躁
  刚才王凌成打来电话,说有事约我谈。
  其实我认为没什么谈的必要。用需要专心写论文的理由半个月不见面,除非脑子被门夹了,不然我会相信他真的在闭关写论文?半个月以来,我们一共打了五个电话,其中三个是我主动打过去,每次对话他都支支吾吾,毫无逻辑没有重点。而他打过来的那两个电话中,一个在十六天之前,告知我他要专心写论文,大意是指暂时不要见面;一个在今天,约我去谈事。而在这之前,无论午饭晚饭,他都会到我寝室楼下等着,然后两人一起去食堂。
  我承认我有点傻,但还不至于傻到连这种白痴借口都会相信。
  张云梦和温宁听说了,一直安慰我。
  诸如王凌成这家伙这么不上心,干脆分了算了,正好加入毕业就分手大军,赶一赶潮流。
  或者是,既然乌龟探出了头,你就去看看,到底能吐得出来什么,总好过一个人发呆。
  我想我并没有发呆,十天前在图书馆三楼自习室,看到他和一个女生搂在一起,我就知道我被劈腿了。我以为我会立马冲上去给他一个耳光,但我并没有。我只是远远地站着,多看了两眼那女生,确定了她是公共卫生学院的朱琴琴,然后转身离开。
  我释然了,因为朱琴琴的爸爸是市卫生局副局长。
  抱歉,我第一个想到的只有这个理由,最正面最直接的理由。因为我相信,在一段长达四年的感情面前,所谓的她比我漂亮这种肤浅的缘由,远比不上一个好泰山来得重要。
  而且我真心没觉得她长得比我漂亮。
  而今天,这个薄情寡义的家伙通知我去,不知是聊天还是对质。
  聊什么?聊我们的纪念日是05年的元旦?聊一起走过的四年?四年后在这个五月我被他甩了?原本说好工作两年就结婚的呢?
  我靠。
  好吧,我回来了。
  寝室里现在就我一个人。幸好她们不在,这种时候安慰越多越想哭。回来的路上我都好好的,要是被她们几个念叨哭了,多丢人。
  去的一路上都在想,他到底会对我说些什么。无奈没有被人劈腿的经验,我只能想象着电视里的狗血情节,怎么惨怎么来。
  看清他的方位以后,我发觉脚下有点无力,再也不像从前,会加快步子走过去。他还是穿着那件我陪他买的外套,美特斯邦威的休闲装,傻傻地站在那,看到我出现,并没有迎上来。
  哎,这种时候,难道要我主动不成?
  走到跟前,面对面,大于我们每次在寝室楼下互道晚安的距离。
  我问他论文写好了没。
  他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了一句对不起。
  呵,对不起。道明寺曾说过,如果对不起有用,那还要警察干嘛。你这是要打一棒子再给一个甜枣吗。
  只可惜老娘不吃那一套。
  我说,有事说事,别唧唧歪歪的。
  于是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一个关于官家小姐钦慕穷书生的故事。故事里官家小姐和穷书生因为某个原因熟识了,官家小姐温柔可人热情似火,对一个刚被国家公务员考试腰斩的穷书生,释放出了最大的善意。
  我一直不明白编制是个什么东西,也不明白为什么王凌成对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如此执着。并不打算读研当临床医生的他,除了对编制考试报名报名再报名,居然没给任何一家企业投简历。那个时候我就应该能意料到如今的结局,一个对编制如此偏执的人,骨子里必定有些坚持的东西。而他坚持的东西并不是我,如此而已。
  他刚才说,朱琴琴在面试给他帮了忙,他已经成功获得了省药监局的那个职位。而且他并不打算卸磨杀驴,毕竟以后工作方面还要仰仗她爹。
  在我听来,怎么我才是那头被杀掉的驴?
  这就证明,这场省考之前,他们就已经搭上了。十天前我的目睹,不过是疾病已经发展到了症状明显期,而潜伏和前驱我居然都没发现,脑子还真是驴得可以。
  我问他,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理由?
  他支吾着说,我就想着跟她在一起,工作就能解决。其实,其实我舍不得我们之间的感情。
  别他妈当了□□还想立牌坊,我的感情不是你拿来糟蹋的对象。
  我告诉他,你的选择没有错,没准女方还送房送车,让你平步青云。
  没想他还能诚恳地说出事情的真相,而不是继续用那些无厘头的理由敷衍我,我甚至想对他表示感谢,肯说出真相,起码表明他没再把我当傻子。然而,在我们俩的男女朋友关系还没完全断绝之前,他做出怀中再拥佳人的举动,实际已经把我当成了大傻子。
  飞快地推算了一下,我已经被劈腿四个月了。
  我盯着他,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事已至此,挣扎无用。但在他看来,我的眼神夹杂了坚决、鄙夷、痛恨和后悔。
  他说,你别想不开。
  我他妈最想不开的事,就是当初眼瞎,看上了你。
  所以我说没啊,没什么想不开,你说完了吧?
  我转身想走,他伸手拉住我的胳膊,却被我迅速挣开。
  放开!脏不脏啊!我回身瞪住他。
  我看到他的脸黑了,哈哈,碰了脏东西,回去用酒精喷喷。
  他又说了一遍对不起,还说他自己也很痛苦。
  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3页 当前第15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15/73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一诺千金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